第三百一十四章 八大盐商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八大盐商

第三百一十四章 八大盐商

    扬州西城,钰琅街。

    白家大宅。

    庭深不知几许的一处偏厅内,重檐架紫烟。

    堂上一尊铜鹤口中不时吐出一股股熏香,沁人心脾。

    八个衣着富贵,或须发皆白,或正当中年,或年纪轻轻的男子,分坐于堂上。

    八人虽年纪各不同,但看起来都颇有威势。

    望而可知是长期手掌大权之人。

    此八人,便是天下闻名的扬州八大盐商。

    正中主座上所坐之人,便是白家这一代家主,白世杰。

    也是八人中唯一一个年轻人。

    但是,他看起来又不是位居末席的小辈,反而是八人中的中心人物。

    此刻虽未有人说话,然其他七人的目光,都或明或暗的停留在白世杰的脸上,似在等待他拿什么主意。

    白家,的确是八大盐商之首。

    不过白世杰能坐正中,靠的不仅仅是家世。

    自大乾立国以来,扬州城内的八大盐商并非始终是此厅内坐着的这八家。

    只有白家和另一个赵家始终列居八大,其他六家则是风水轮流转,每六年就会更迭一回。

    百十年来,晋商、徽商、鲁商、粤商等各省大商巨贾们,无时无刻不惦记着这八个铸金山淌银海的位置。

    而白世杰之所以能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成为八大盐商之首,便是因为在他继任白家家主后的这十年里,不止一次的带领其他七家盐商,狠狠打退了来自晋商、粤商、鲁商等大阀的狙击。

    很有几次,他甚至不惜命白家下血本,也要帮助其他七家。

    帮他们度过了一次又一次难关。

    然后再带领八大家不断的发展壮大力量,终成八家庞然大物。

    正是靠着实打实的利益襄助,才使得白世杰成为了整个扬州城甚至整个江南的翘楚人物,被公认为当世人杰。

    虽然八大盐商家族并不在江南十三家中,那也只是因为朝廷刻意限制了这八家人科举入仕,禁止此八家盐商入官途。

    但论实力,这八家绝不在江南十三家之下。

    八大盐商本家虽不会入仕,却不断通过联姻,资助等方式,培养其在官场上的力量。

    整个江南,都被这八家织成一张大网。

    而作为大本营的扬州,更是被这八家经营成了铁桶阵!

    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今日锦衣百户所之变,以及贾琮至盐政衙门后所说的那些话,只用了不到半天功夫,就悉数为八家人所知。

    虽然因为黎明时阴雨天之故,百户所内发生的事暂时还知道的不大明了。

    但盐政衙门内发生的事,八大家却知道的几乎分毫无差。

    自然,也都知道了贾琮两月间驰骋万里,横扫五省锦衣千户所,收复江南大半锦衣江山的壮举。

    这也是他们八位盐业巨擘此次聚首的直接原因。

    作为江南几大势力中的一部分,锦衣亲军的力量其实并不算强大。

    没有中枢支撑,外省锦衣亲军到后来几乎沦落为合法的“地痞打手”,为其他几大势力充当干脏活臭活的角色。

    然而正是这个原本许多大佬连正眼都不愿看一眼的势力,此刻却忽然变的极为危险。

    因为锦衣亲军曾经干过的那些脏活臭活,现在却极有可能成为让诸多大势力死无葬身之地的直接罪证!

    其中,就有他们八大盐商。

    “原以为武王还活着,当夜动手的贞元功臣也还在重位,锦衣亲军就不会死灰复燃,没想到啊……”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面色凝重的说道。

    这位老人名叫邱仑,是八大盐商邱家家主。

    值得一提的是,邱仑有一孙女,嫁入了盐政衙门内,成为了林如海的妾室……

    邱仑说罢,一中年男子接口道:“荣国府的这位伯爷可不简单,除了文名动天下,师承牖民先生和松禅公外,他还和太后侄孙女儿很有几分不清不楚。

    听说那位尊比亲王公主的叶家独女十分欣赏贾家子,在武王跟前为他说过不少好话。

    贾家那位写了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送给武王后,太后那位侄孙女便趁机说服武王,送了四个武王亲卫给贾家子当还礼。

    有了那四个武王亲卫护着,贞元功臣就不可能再对他出手。

    宫里那位就是算计到了这层关系,才封了他一个锦衣指挥使的官爵。

    老辣啊!端的会算计。”

    这位侃侃而谈的中年男子名为郑泽,是八大盐商郑家的家主,素重威仪,行事持重,智慧不浅。

    他说罢,又有一人接口道:“还不止如此……为了给贾家子铺路,牖民先生上月初九便至金陵,一口气召见了江南九大家族的族长,要求他们爱护五百年一出的文华种子。

    一阙‘明月几时有’,将贾家子的文名推上了巅峰。

    有牖民先生和松禅公作保,江南许多家族,甚至许多官员都不好和贾家子一般见识。

    唉,宫里那位真真是个会用人的,寻了这样一个棘手的人物做刀,刺猬一样让文武都难以下手,真让人为难啊。

    谁敢直接动贾家子,就算真杀了他,也难得善终,反而会迎来灭族大祸。

    京里那位太后侄孙女儿不是吃素的,撒个娇发个脾气,天子都让她三分。更别说牖民先生和松禅公了……

    这二位天下师要动了真怒,谁能扛得住?纵然我们无所谓,可家风门声还要不要了?”

    牢骚不绝之人,名唤安华,是安家家主,看起来很富态,穿一身员外服,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有点像财神爷,人缘极好。

    不过他的话,却让堂上气氛愈发凝固。

    接下来,就无人说话了。

    一个自带防御光环,文武不侵的人,怎么对付?

    一直没有说话的白世杰看了堂上一圈后,轻声道:“咱们八大盐商,初时并不显贵,甚至还曾被人视若年猪,肥时宰杀。直到圣祖南巡时,我白家先祖用了半数家财,为圣祖爷打造了一艘五牙龙舟,作为圣驾行在,忠孝之心终感圣祖,自此,盐商之位才有所提升,不再任人鱼肉宰杀。

    到了贞元朝,武王率天下兵马南征北战,为大乾拓土万里。只是这武功赫赫下,却难掩国力耗费太甚,国事日渐艰难,士林中渐有穷兵黩武之议。

    又是我白家先祖,邀八大盐商齐聚,共筹白银二百万,资作军费,才有了武王追亡逐北,单于夜逃的辉煌。

    那一次,只我白家一门,就出资一百万两。

    至此,贞元帝与武王亲自召见我祖父,御笔亲赐‘国之义商’,传位佳话。

    崇康二年西北大旱,崇康四年蜀中地龙翻身,崇康五年黄河决堤……

    一次次国难,又是我白家与诸位叔伯每每倾尽全力相助。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表功,只是相信,天子不会忘了这些,朝廷不会忘了这些,天下人,也不会忘了这些。

    不会让猖獗小儿恣意妄为的,所以诸位叔伯不必太过惊慌。”

    这一番话,让众人神色一震,面色都好看了许多。

    只是……

    邱仑语重心长道:“世侄啊,话虽如此,可这些年各省锦衣千户所,或多或少都替咱们干了些不光彩的事。其中,就有替咱们除却私盐对头……”

    “世叔!”

    白世杰沉声警告道:“我们八大盐商,从没有和那些人有过直接联络,也不会和那样的人联络。我们是清清白白的盐商,是圣祖、太上皇和当今天子都褒赞过的商人。谁都不能只凭借屑小的污蔑之言,就往我们身上泼脏水。

    这些年来,咱们修桥补路,赈济灾民,是世人共认的良善人家,是太上皇御笔亲书的‘国之义商’。

    这一点,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

    邱仑虽然年高,可此刻面对小几轮的白世杰,却不曾倚老卖老,反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世侄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白世杰面色放和缓些,微笑道:“诸位叔伯这般慌张前来,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当然,这件事不算小,但也不至如此兴师动众。如今最该着急的,其实并非是我们啊。多少人靠着那些锦衣丘八们赚些脏银子度日,金陵城外秦淮河上的妓人,有三成都是那些混帐摸来的,更别提那些黑赌坊和人市。

    若是让他们知道即将大难临头,诸位叔伯,你们猜他们会不会坐以待毙?

    金陵那位林昭会不会认命?

    况且,大家早已得知,贾家子是为了助朝廷推行新法而来。

    这首当其冲的,也不是咱们呐。

    咱们八家是靠着这盐吃饭,只要盐引在,就是世代的富贵。

    可别人却不是,旁的不说,江南十三家,哪一家不是良田万倾?

    呵呵,所以天塌了有个高的顶在前面。”

    听闻白世杰一番话,众人面色愈发轻快了。

    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笑道:“世杰贤侄不愧为我八大盐商之首,有你在,我们心里就踏实的多。我家那些混帐,要是有世杰贤侄三成能为,我就心满意足喽!”

    此人为八大盐商周家家主周至,为人行事素来阴柔,不过此刻看起来比较真诚。

    白世杰谢过后,顿了顿又道:“原本今日世杰是要做个东道,难得能请诸位叔伯一聚。只是想来诸位叔伯还要回去收拾一些手尾,不如就等十月十五之后,再由世杰做个东道,请诸位叔伯务必赏脸。”

    其他七人闻言,纷纷起身笑言“客气”,然后没有太多客套就离去了。

    他们的确有不少尾巴要早早斩断……

    等他们离去后,白世杰收起笑脸,唤来一心腹,沉声吩咐道:“立刻派人快马加鞭赶往金陵,将今日之事告诉刘昭,让他务必在十月十五日前,动用全部力量诛贾清臣于金陵城外!”

    ……

    ps:感谢塞外沙尘兄的盟主,出去一天回来看到这个,真是受宠若惊,心情大好,谢谢老兄。另外也感谢cells?ta?r兄每天都不中断的打赏,真心温暖,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