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急召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二百七十章 急召

第二百七十章 急召

    荣禧堂,东廊下三间小正房。

    几根小儿手臂粗的明蜡点的通亮。

    贾琮将昨夜之事讲明一遍后,同样一宿未安睡的贾政,明显轻快了许多。

    昨夜贾琮的那番表现,震动的远不止贾母一人。

    头一回,贾政感觉到贾家的大权,不知不觉中从二房转移到了大房……

    而这一切,竟还是由他一手造就的。

    若果真贾琮自此目中无人,贾政心里都不知该是什么滋味。

    并且,还往下想了许多……

    好在这会儿释然了许多,贾琮还是那个贾琮。

    贾政未睡,王夫人自然也没怎么睡,坐在一旁看着贾琮缓声问道:“这么说来,老太太是一宿未睡?”

    贾琮有些愧然一笑,道:“昨儿敦四老爷的话,还是让老太太担了心,以为真养出了个忤逆白眼儿狼。不过方才将事情讲明白后,老太太数落着我,就睡着了。”

    贾政和王夫人闻言都笑了起来,贾政道:“年纪大了,就怕见到家里发生波折乱事。琮儿昨儿应该下来再和族里人说那些事……”

    贾琮想了想,道:“老爷说的原是道理,只是一番苦心他们未必明白,若不早早断了他们的妄念,必还会闹到老太太和老爷跟前求情,让老太太、老爷、太太作难。其实若非他们做的太过混帐,侄儿也不愿下此辣手。老爷怕不知道,那些人做下了多少坏事,让人根本想不到,那些会是贾族子弟能做出的混帐事。

    如今天下大势激荡,朝堂内外惊雷滚滚。外省新法一旦推行完毕,接下来必然是对勋贵宗亲们下手。贾家若不提前自行除害,到时候少不得会有人来‘帮’咱们一把。就凭现在查出的问题,贾家上下抄家三次都不够替他们赎罪的!”

    原本还想劝贾琮温和行事的贾政,听闻此言后,与王夫人一同变了脸色。

    贾政皱起眉头来,道:“竟到了这个地步?”

    贾琮点点头,道:“回头侄儿让人送一份他们的罪状来……捡一些轻的罪证吧,不然侄儿担心老爷气出好歹来,就不值当了。”

    王夫人都怔住了,半晌后缓缓问道:“那轻些的,他们都做了什么?”

    贾琮道:“贾、贾菖伙同南厢富发赌坊的人一起,设局坑害百姓,让人家破人亡,卖儿卖女,人命都出了三五遭。最可笑的是,坑害别人得到的银钱还落不到贾他们手里,都让人取了去。”

    贾政又惊又怒,道:“这起子混帐东西,他们怎么敢做这等没天理的事?”

    王夫人则奇道:“那他们图什么?”

    贾琮苦笑着摇头道:“就图一乐子,再接一点人家吃剩下的……总之,恶劣恶心之极。不仅如此,他们曾经还坑骗过环儿,带他往锁子胡同去过一遭,是环儿伶俐,发觉不对后赶紧远离。另外,还有宝玉……”

    听闻贾环已经够让贾政夫妇心惊了,再一听闻宝玉二字,王夫人惊的差点没站起来。

    一来担心宝玉被人带坏,二来担心贾政大怒之下,要打宝玉……

    果不其然,就见贾政咬牙切齿骂道:“那个畜生也跟着他们做下好事来?”

    贾琮忙摆手道:“宝玉心地纯善,怎会与他们同流合污……”

    王夫人闻言,海松了口气,贾政也不觉轻松一些,却听贾琮又道:“只是当初贾金荣等人,与不知哪房的亲戚做妖,取了‘香怜’‘玉爱’之名,在学里厮混胡闹,还让他们去和宝玉、秦钟接触……好在老爷后来发怒,将金荣等人赶出族学,不然这些心里藏奸的,难免哄骗了宝玉去。”

    贾政、王夫人闻言,都觉得后怕,果真让宝玉也成了他们那样,是打死还是不打死……

    贾琮又将贾珩之事说了遍,贾政甚至迷茫起来:“我家到底是怎么了?连珩儿这样忠厚之人都成藏奸的……”

    贾琮闻言笑道:“老爷,家大业大,族人众多,难免良莠不齐。往后老爷严加管教,总会好的。”

    王夫人则担忧道:“那前面岂不是又没了管事的人?”

    贾琮想了想,道:“侄儿瞧后廊下五嫂家的贾芸,侍母诚孝,又颇能行事。家境贫寒,却始终未与贾之流厮混,洁身自好,可以一用。”

    贾政点头道:“那就让他来吧,总要撑到琏儿回来才好……”许是庶务说多了,贾政也起了心思,担忧问道:“琮儿,你把那些坏事的族人都打发到黑辽庄子上,可到了那里他们就成爷了,若是拿大作威作福,岂不是……”

    贾琮闻言笑了笑,温声道:“老爷放心,这件事原本就准备寻个功夫和老爷说。二府在黑辽田庄管事的,是乌家乌进忠、乌进孝兄弟并他们乌家子弟。只因我家主子宽仁,如赖家、钱家这样在眼皮底下的家生奴才,都一个个吃里扒外往自家捞去多少好处,乌家那样山高皇帝远的,就更不用多说了。

    侄儿在黑辽时让人打探了番,乌家在奉天一地,成了有名的大家豪族。虽是奴才身份,可家里却是奴仆成群。许多当地百姓根本不知道那些田庄是贾家的田庄,都以为那是乌家的产业。事实上,乌家也的确将贾家的田庄当成了自家产业。每年最多将三成收益送往都中,其余都截留给他们。最可笑的是,之前家里曾让他们代为发卖过几处田庄,他们便用极低的价钱,自己买到手里,成了他们的产业。监守自盗,无过于此。”

    贾政闻言气的发抖,怒道:“我家何曾亏待过他们,缘何如此不忠?”

    贾琮道:“不过是人心不足罢了,见老爷宽仁,得陇望蜀。”

    王夫人在一旁先劝了贾政两句,又问道:“那琮儿是怎么处置的?”

    贾琮笑了笑,道:“让亲兵捆了送去宁古塔了,太太今年瞧瞧,送来的红禀贴上,必比往年多两倍不止。”

    王夫人笑道:“那如今也是琮儿的亲兵在管着?”

    贾琮点头道:“对,所以老爷不必担忧送往黑辽的族人会无法无天。虽然都是些残缺了肢体的,但也不是他们能翻天的……不过这边送去的族人,都会被送到原宁府的田庄上做事,让他们知道生存之艰难,不再混来。荣府这边的田庄,还需老爷太太费心,派些可靠的人去管着。”

    王夫人闻言,对贾政笑道:“这孩子……我不过一问,他倒是多心了。老爷和我又能让哪个去管?到头来不过又是一个乌进孝。”

    贾政闻言亦颔首笑道:“太太说的是,还是琮儿让人管着吧,论起识人来,呵呵……不想琮儿于诗词文墨一道惊艳,连管家也这般得心应手,想是祖宗保佑,合该我贾家兴旺。”

    贾琮谦逊了两句,见贾政夫妇黑眼圈都起来了,便起身告辞。

    待王夫人让彩霞送了贾琮出门后,一边服侍着贾政上了炕卧下,一边到底还是忍不住,担心道:“老爷,若是那些产业一直都让琮儿管着,你我在时还好,若不在了……”

    贾政靠在锦枕上,疲惫的摆摆手道:“琮儿非是那样的人,再者,他真若有那样的心思,你以为宝玉那个孽障能守得住家业?好好待琮儿吧,他是个知恩义的。再者……”

    贾政轻轻一叹,目光有些茫然和无奈,道:“谁能想到,他才这点大,就到了这个地步。你昨儿没见到,琮儿当着老太太和我的面……唉,也不必多说了。好在他是个心里存善的,只要咱们一如既往的好生待他就是了。”

    王夫人闻言,心里虽多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贾政虽未告诉她昨夜荣庆堂发生了什么,可如何又能瞒得过她?

    所以她能理解贾母和贾政缘何一夜难眠,就是她,心中也多有惊悸。

    几乎是眨眼之间,那个躲在东路院假山后,被嬷嬷打的遍体鳞伤,还要自己缝补破烂衣裳的孩子,竟到了无人能治的地步。

    贾母、贾政都没法子,她又能如何?

    让王家想法子么?

    心中轻轻一叹,王夫人让彩霞吹灭了灯,躺在炕上安歇了……

    ……

    从荣府出来,贾琮又与亲兵一起锻炼了身体,舞刀弄枪了番。

    而后又去书房读了起子书,直到巳时初刻,方回到宁安堂东厢。

    洗漱一番后,与平儿等人一起用了饭。

    贾环许是担心贾琮捉他一起晨读,早早就带着小吉祥,主仆二人从角门溜回了荣府……

    到了巳时三刻,镇抚司镇抚使韩涛带人将昨夜诸案卷宗送来。

    另外,还带来一人一车。

    人为南镇抚司镇抚使姚元。

    锦衣亲军麾下南北两大镇抚司,北对外,南对内。

    南北相对,所以韩涛与姚元看起来,并不怎么对付。

    不过在贾琮面前,二人都十分谦卑。

    昨日一役,已经在神京都中的锦衣亲军系统中传的沸沸扬扬,无人不知,也无人不为之振奋。

    如泥猪癞狗般苟活了十来年,眼看着又能恢复荣光了,韩涛、姚远吃饱了撑的,才会和贾琮阴奉阳违。

    再加上明眼人都看得出,贾琮非真正心慈手软的文弱书生,昨日西城南厢锁子胡同,几被血湖淹没……

    车则为前锦衣指挥使骆成之座驾,通体精钢所制,可防强弩!

    是姚元带来的见面礼……

    “大人身份贵重,锦衣之职虽权重,但敌人也多,难免有人心存歹念,设计加害。有了这架马车,再辅以大人之亲兵护随,至少行路之上,大人可无忧矣!”

    看着姚元那张谄媚的臭脸,韩涛恨不能捶个稀巴烂。

    心里后悔不已,自己怎么没早一步想到这架马车……

    贾琮则饶有兴趣的看着这架“防弹”马车,他之前就有想过此事,日后仇家不少,不能大意。

    却不想今日就得了一架。

    姚元见贾琮感兴趣,登时大喜过望,他原还怕贾琮是九边归来的勇士,淡漠生死呢……

    见贾琮喜欢,他越发来了精神,躬身为贾琮介绍道:“大人,这架马车是前指挥使骆大人精心打造的,四面皆用三寸厚的精铁包裹,寻常弓弩箭矢,绝无可能穿透。而且,这里还另有玄机!”

    说着,姚元将车马打开,从里面将前车壁上的一把手转动了一周,就见车门正上方,缓缓露出一排闪着森然光泽的利箭。

    姚元笑道:“此车攻守兼备,必不会让大人失望。”

    一旁韩涛酸溜溜道:“真到了让大人一个人在车内放箭杀敌的地步,哼哼,就算箭矢再多一倍,精铁再厚三尺,又有何用?”

    “你……”

    见韩涛当面拆台,姚元大怒,瞪眼过去。

    正准备书什么,就听贾琮笑道:“如今都中锦衣亲军里,就你们这几个顶用的了,若是还无故内斗,呵呵,换谁来当这个指挥使也没用。”

    “卑职不敢!”

    韩涛、姚元忙躬身请罪。

    贾琮一边打量着马车,一边随意的摆手道:“敢不敢随你们自己,我虽是锦衣指挥使,却也是荣国府承袭二等伯的勋贵,真觉得扶不起你们,大不了向陛下请辞,我倒要看看,还有哪个能再拉你们一把。到那时,陛下说不得会下狠手,清洗一遍,从起炉灶,其实陛下原有此意……”

    韩涛和姚元二人闻言,唬的纷纷变了脸色,跪地誓道:“卑职绝不敢再让大人失望!”

    贾琮见好就收,叫起后,吩咐道:“你二人回去,整理一下外省各卫的锦衣名单,专挑出一批资历在十三年以上的精干老人,我会签发调令,调其入京。如今都中人手太过单薄,底层多是些混事的。也就能在贾家这样的良善人家里充当个耳目,没多少用处。”

    说着,看了韩涛一眼。

    韩涛闻言面色悻悻,忙担保道:“都中各府的人事分布,卑职稍候派人给大人送来。”

    贾琮摇头道:“按规矩来吧,另外……”他看向姚元,沉声道:“南镇抚司的作用要尽快发挥出来,锦衣亲军就要重竖威严,但越是这个时候,越不容出混帐事。盯着咱们的人不知有多少,这不用我再多说吧?”

    姚元闻言神色一震,心中对贾琮的看法又上了一层,他万没想到,贾琮会有这等居安思危的念头,忙保证道:“大人放心,卑职省得。”

    贾琮点点头,又看向面色不大自然的韩涛,正色道:“下面的力士是什么成色你自己心里清楚,比南厢那些青皮强不了多少。所以,更要趁现在还未尾大不掉时,早早淘洗干净,不给朝堂上那些人发难的机会。

    你们务必要明白一点,锦衣亲军不是文官,更不是勋贵。文官若犯错,了不得贬官流外,武勋犯些错,朝廷甚至都不会计较。可若锦衣亲军犯了错,丢了陛下的体面……

    锦衣家法,你二人比我熟。”

    此番言论一出,韩涛和姚元二人,更是如看鬼神般看着贾琮,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贾琮能想的如此深远,如此……滴水不漏!

    二人再度跪下参拜,沉声道:“卑职愿遵大人之命!”

    贾琮几番敲打,至此为止,道:“那就去做事罢,记住,想要让锦衣亲军真的重新站起来,甚至比原先站的更稳,那就一定不要让对手发现破绽。对于锦衣亲军而言,越是低级的,越致命。”

    韩涛、姚元二人正要领命,就听到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贾琮亲兵队正郭郧领着两个黄门太监急急入内,为首一黄门看到贾琮后,明显舒了口气,而后大声道:“陛下有旨:传二等忠勇伯,锦衣亲军指挥使贾琮,入文华殿自辩!”

    ……

    ps:出了点事,这会儿才写完一章,脑子疼,实在写不动了,明天还要上班,捂脸请假:我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