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谣言

第二百二十八章 谣言

    宗人府左右二司理事官是属官,为正五品。

    左右二司分掌宗室及勋贵谱牒,序录子女嫡庶、生卒、婚嫁,官爵、名谥,并核准承袭次序,秩俸等差,及养给优恤诸事。

    宗室为之。

    宗人府左司理事刘呈祥,便是宗室。

    只是大乾建国百余年,宗室繁衍日广,到了崇康年间,宗室子弟不下千人,且由于降爵承袭,太祖年间的亲王到了这一朝,若无恩典功绩,也不过是奉恩镇国公。

    而当初的奉恩镇国公,到了这一朝早已在宗室谱牒上除名了。

    倒不是天家苛刻,若为宗室,则不能科举为官,又不能从军领兵,只能在内务府或是宗人府、光禄寺等闲缺儿上厮混。

    就这样,也是僧多肉少。

    每年发的那点奉恩银,举家食粥都不够。

    索性脱去这一层桎梏,反倒百无禁忌。

    刘呈祥本为太祖三子成王一脉,只是祖上初封着实不高,到了这一辈虽还未脱离谱牒,却也没什么爵位了。

    空担着一个宗室的名头,因为文名不弱,因此在宗人府里任正五品的属官。

    给宗正、宗人等王爵打下手……

    同为太祖子孙,有人如今袭着王爵,贵重位显,有的却和奴仆下人一般,任人驱使。

    其心态可想而知。

    刘呈祥便是宗室里比较“反动”的反骨仔,期望“革命”发生的一位。

    分明是宗室,他却敬重寒门出身的读书人,又仇恨勋贵一脉的膏粱败类。

    因而寻常宗室、勋贵一脉往宗人府办事,在他手里常落不到好,百般刁难。

    偏他到底还是宗室,别人还不能拿他如何。

    尤其是勋贵……

    而刘呈祥被引入仪门时,正好看到贾敬迁怒于贾琮,厉声呵斥。

    若是寻常,他也不会心有他想。

    最多冷笑一声狗咬狗。

    可是贾家不同,因为素来自诩文名的他,知道贾家近来出了一位清臣公子。

    他虽没见过本人,却听说过,贾家这位清臣公子,年虽不高,但相貌之俊秀,直追宋玉潘安。

    站在人群里,当真是人如美玉,倾国倾城。

    更有传闻,其师松禅公之所以以颜鲁公之字为其表字,就是想借颜鲁公千古之刚烈气息,中和一番他过于神秀的相貌。

    因此,当刘呈祥甫一入仪门,看到贾琮第一眼时,就认出他来。

    实在太过明显了,分明鹤立鸡群。

    再加上那副淡然不俗的气质,与传闻中一模一样,刘呈祥断定此人便是“神交已久”的贾清臣。

    而见一个能口出“四言”,能书“清臣体”,能写出“竹杖芒鞋轻胜马”的少年文杰,被一个“奇装异服”,满身腐朽气息的勋贵斥骂,刘呈祥心里瞬间再恶劣三分。

    之所以认定贾赦是勋贵,因为在宁国府这样的国公府中,敢当着无数人训斥喝骂的人,难道还会是真道士不成?

    对于贾家情况已有了解的刘呈祥,甚至直接断定此人便是宁国府那位抛弃爵位家业,也要出城在道观里厮混的贾敬。

    念及此,他面色更低沉三分。

    虽然身为宗室,本身便是权贵,可在他这个落魄宗室眼里,仗着勋贵身份作威作福的人,算个屁!

    腌鼠辈,也敢凌辱文杰?

    而对面一众贾家人见这位低沉着脸到来,也不知出了何事。

    勋贵门第多不在乎文官,因为文官管不到勋贵。

    哪怕作奸犯科,也是天家和宗人府来管。

    所以,勋贵门第忌惮宗人府。

    刘呈祥虽只是属官,却也是宗室。

    贾敬、贾政等人上前见礼问好,并问来意。

    然而在王公勋贵面前都有体面的贾家诸人,在这个宗室“反骨仔”面前,竟吃了个闭门羹,被冷落了。

    刘呈祥勉强对贾政回礼后,并未答来由,反而看向贾政身后的贾琮,问道:“汝可为松禅公弟子,四言贾清臣?”

    贾琮在贾家诸人异样的目光中不卑不亢站出,揖礼道:“学生正是贾琮,却不敢当四言之名,此为吾师松禅公及牖民先生之教诲。”

    见他如此谦逊,刘呈祥心中好感更甚,颔首道:“汝虽为权贵,但向学之心,吾甚嘉之。望汝再接再厉,不为勋贵身份所耽。”

    贾琮心里好奇此人是何方神圣,面上却恭敬应道:“多谢大人教诲。”

    刘呈祥闻言,只觉君子如玉,如沐春风,真想好好聊一番,只是到底知道身上有公事。

    见对面贾敬一张干瘦的老脸黑成了锅底,非但不惧,反而冷笑一声,道:“你就是贾敬?”

    贾敬哼了声,道:“正是。”

    刘呈祥又问道:“宁国冢孙贾蓉何在?”

    见没人答,贾琮投桃报李,答道:“回大人,贾蓉为孝子,正在灵堂还孝。”

    贾敬眸眼森然的瞪向贾琮,他看出刘呈祥是来寻是非的。

    他却并不惧怕。

    贾家一门双公,如今虽然不比从前,但说任人上门欺负,却也是不惧的。

    贾琮这等行径,在他看来,就是内贼。

    不过没等他发作,就听刘呈祥阴声道:“奉宗人府宗正忠顺亲王王谕:招宁国府贾敬、贾蓉入宗人府问话!”

    此言一出,众人面色大变!

    喊去宗人府问话,大概是勋贵门第最不想听到的话。

    也是最耻辱之事!

    偏生,他们还不敢拒绝。

    因为宗人府管着勋贵的命脉,核准承袭,甚至定降袭程度。

    若宗人府考核优等,原级承袭的事虽然罕见,却也不是没发生过。

    若宗人府考核劣等,连降三级的事屡屡不鲜。

    而被喊去问话,显然已经到了极恶劣的情况……

    否则,无论如何天家都会为与国有功的勋贵门第留几分体面。

    见此,贾敬再也端不起一族之尊的派头了,面色浮现畏色……

    ……

    荣国府,墨竹院。

    平儿等人都已经得知了东府的事,自然是“阉割版”。

    不过得知贾琮在东府管事,平儿、晴雯等还是觉得有趣荣耀。

    却没想到,一院子人正在屋里吃午饭,竟见贾琮回来了……

    平儿等人忙放下碗筷迎了上去。

    “怎这会儿回来了?”

    晴雯口直心快,急问道。

    贾琮微微一笑,道:“被东府大老爷给罢免了,就回来了。”

    对于贾家这群爷们儿,贾琮是彻底没脾气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贾敬临走前居然还让贾蔷取代了贾琮,以宣示他的权威。

    当然,他或许是不想让荣国的手伸的太长,但无论如何,他这样做都让贾琮感到荒诞。

    看来果然不管一国还是一家,到了末期都会生出妖孽……

    贾琮虽说的平心静气不痛不痒,可平儿、晴雯等人却着实气坏了。

    一个个委屈的眼睛都红了,她们之前以为,到了今天这一步,贾琮再不会受此等羞辱了……

    见她们如此,贾琮反倒笑道:“你们也是傻,当这等事谁爱干不成?若不是看在老爷的面上,又是老太太亲口指派,我躲还躲不及呢。”

    其她人觉得好像是这个理儿,平儿却懂得多,提醒道:“这也是机会啊,可以正式和那么多王公大臣,世交故旧们见面。”

    贾琮闻言微微侧目相看,平儿说的其实在理。

    这等时候,的确是各种王公旧交们往里认识,结交扩展人脉的最好时候。

    也是之前贾琮卖力做事的动力,只是人家不领情不给机会,他也不好强求。

    当然,在家里不能这样说,凭白让人担忧惋惜。

    贾琮笑道:“平儿姐姐想多了,虽然和那些贵人见面机会难得,可见他们的人多了去。他们自家子弟天天见他们,成就也就那样,不肖子弟更多。所以,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多和他们见几面,其实还不若多读几篇文章。”

    平儿将信将疑,晴雯等人却立刻叛变过去,连连点头道:“三爷说的才有志气!”

    平儿笑骂了两句,也就撂开了手。

    张罗着去给贾琮准备午饭。

    贾琮见她们的小饭桌上摆着四盘小菜:油盐炒枸杞芽儿、野鸡瓜子、鸡髓笋、胭脂鹅脯,另有一海碗火腿鲜笋汤和一木桶粳米。

    见粳米还有大半,他便笑道:“不用再忙活了,就着这些就好。”

    平儿忙道:“这哪里使得?都是剩的。”

    小红立刻就要去厨房让柳嫂子再炒菜,却被贾琮喊住,道:“一家人,有什么剩不剩的,添双碗筷就好。”

    平儿等人闻言,登时不说话了,看着贾琮温润如玉的面容,目光都变得柔情似水。

    众丫头又一起落座,陪侍着贾琮吃了起来,多是让着他吃。

    刚吃完搁下碗筷,就见贾环一阵风似的跑来,满头大汗。

    贾琮看了眼,问道:“这会儿跑来做什么?”

    原计划着是今日来墨竹院读书的,可发生了这样的事,自然是读不成了。

    贾环听问,却神秘兮兮的瞟了平儿等人一眼,然后装模作样的不说话,似有婢女在不方便,看的贾琮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平儿等人暗自好笑,也不会和贾环一般见识,想想他身后的赵姨娘,实在惹不起,也不愿招惹,便一起收拾了碗筷离去。

    等人离去后,贾环才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激动道:“琮三哥,我听说珍大哥是想强女干蓉哥儿媳妇,才被蓉哥儿打死了?”

    贾琮闻言,面色霍然一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