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震怒

第一百二十九章 震怒

    再次被青竹送出来时,青竹已经沉默了许多。

    她也是聪慧之人,自然明白贾琮与她们之间的关系,已不复之前。

    她心里明白贾琮的选择,也很理解,甚至,还欣赏。

    她相信,小姐也一样如此。

    可越是如此,她越难受。

    原以为……这些日子的接触,她已经看明白了贾琮。

    是一个极聪明,也善良,也正直,还极好看,但也圆滑的少年郎。

    圆滑并非贬义,相反,圆滑的人会懂得妥协,更好相处。

    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接地气……

    可是今日贾琮却明白的告诉她和她身后的小姐,他的傲骨一直埋在心底。

    小姐说他欠了两个人情,所以要他服从。

    他说他有担当,他认,该还这个人情。

    可是他也说,以后不会再打搅了……

    青竹心里难过之极。

    她十分清楚,小姐其实很喜欢贾琮的。

    或许不是那种喜欢,但即使是朋友间的喜欢,也是极喜欢的。

    从没有一个人,能在小姐面前那样自如顽笑过。

    她也从未见过小姐,在人前那样开怀大笑过。

    可是……

    她也不能指责贾琮做错了,小姐也不会……

    越想越难过,也越无解,眼泪一滴滴从青竹大眼睛中滚落。

    贾琮见之一叹,温声道:“青竹姐姐又何须如此?我始终以清公子和青竹姐姐当朋友的。而且,我依旧欠清公子一个大人情未还呢……”

    青竹闻言,心口愈发疼,抽泣道:“小姐根本没想让你还人情,只是……只是……”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落泪道:“总之,小姐根本不是那种意思。偏你故意和我们划清界限,一点良心都没有……”

    贾琮苦笑道:“这是两码事,再者,我并没虚言啊,真的要侍疾,还要备考。我家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指不定哪件事又牵扯精力进去……我还想拜托你,等门铺立起来后,劳你多照看一些呢。”

    青竹一边心酸抹泪,一边道:“我明白的,小姐也不会不管的。”

    贾琮奇道:“你怎么忽然改口叫小姐了?”

    青竹刚擦干的眼泪又扑簌扑簌落下,哽咽道:“你以为小姐真的像公子一样坚强吗?她到底也只是小姐啊,有好多苦的……”

    贾琮闻言一怔,想起那张始终明媚大方的脸来……

    ……

    “琮哥儿回来了!”

    在通义坊安排好邱三种种事宜,并将其再次介绍给青竹后,贾琮怀着些许心事回到贾府东路院。

    走至西厢廊下,正巧就见平儿从对面走来。

    虽是含笑问候,可躲躲闪闪的模样,还是引起了贾琮的怀疑。

    贾琮见其垂着头不肯抬头,心中愈发起疑,奇道:“平儿姐姐这是怎么了?”

    他原本以为平儿是因为今日拥抱之事羞恼,正准备道歉,可刚一躬身,就看到平儿垂下的面上,那一道刺眼的手印。

    “哈!”

    贾琮一瞬间怒极反笑,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哪个做的,他此刻的面色,前所未有的可怕。

    “琮哥儿……”

    平儿怕他鲁莽,顾不得遮掩了,忙抬起头拉住他的胳膊,哀求道:“真不相干的……”

    贾琮看着平儿脸上肿起的刺目手印,面色涨红,愤怒之极,身子都微微颤栗起来。

    可他越是如此,平儿就越怕,她紧张的死死拉住贾琮的胳膊,落泪求道:“琮儿,真的不相干的,你可不要糊涂冲动,奶奶只是一时气急……”

    平儿担忧的不是没有道理,且不说贾母王夫人在,只一个长嫂如母,王熙凤就能从身份上压的贾琮动弹不得。

    只是,贾琮万万没想到,她竟敢如此肆无忌惮!

    平儿虽说今日向着他说了句话,可任谁都该清楚,平儿心里依旧是忠心于王熙凤。

    就算平儿如今跟了贾琮,她原本就颇照顾贾琮,可她难道对王熙凤就不好?

    她对王熙凤照顾到了点点滴滴,每日连洗脸水的水温都要把准了才送上去。

    贾琮都想不通,王熙凤怎就下得了手?

    贾琮也从未逼平儿向着自己,或许正是如此,才让善良的平儿在王熙凤面前,向着他说了句话。

    平儿的心,此刻实是还在王熙凤那边。

    却不想,那贱妇不仅对男人好妒,连女人都好妒!

    极好,极好……

    她真以为可以为所欲为吗?

    早二年前贾琮就算定,必有翻脸之时。

    他一忍再忍的忍让,不是因为他害怕,更不是因为他没法子,只是不想让内宅这些狗皮倒灶的事牵扯住精力,不想让记忆中的红楼梦,变了模样……

    只是,纵然他红楼情结再深,记忆中的王熙凤再爽利干练,也没有平儿对他雪中送炭时的情意重。

    在这个世上,贾琮重视的人着实不多。

    而平儿在这有数的人当中,却是当之不让的首位。

    甚至到了不管平儿愿意不愿意跟他,贾琮都希望平儿能有一个好下场的地步。

    却不想,他费尽心思将平儿从那火坑中讨了回来,王熙凤还敢动手!

    贱人安敢如此!!

    王熙凤大概做梦都想不到,早在二年前,贾琮就已经开始使人暗中收拢了她的小辫子。

    倪二先前就是市井中放印子钱的货,盯一个同行,简直不要太简单!

    这世道,虽说但凡官员士绅家族,十之七八都做放印子钱揽财的营生。

    可自古以来,为了遏制豪绅兼并土地,迫害百姓为奴,历朝历代在明面上都是严厉禁止的。

    再说,寻常士绅人家就算放贷,也是前宅管事的去放贷,纵然事发,交出去一个管家也就了账。

    一个内宅妇人去放印子钱揽财,只要曝出去,那她的妇德名声也就成了臭狗屎了!

    转眼间,贾琮心中已定下计策……

    不过,为了不使平儿担忧,贾琮却不能在她面前露出心思,深吸一口气后,压下心头暴怒,他想要伸手去抚拭伤处,却又不敢唐突了佳人,贾琮强笑道:“姐姐放心,我并不是鲁莽之人……

    姐姐快进屋先歇着,我先让晴雯端盆井水来,再去寻个煮熟的热鸡蛋来,剥了壳后在脸上滚一滚,保准很快就好了!”

    说罢,贾琮要搀扶着平儿回屋。

    平儿哪里放心,只是拉着贾琮不让走。

    贾琮无奈,竖手起誓道:“姐姐放心,我立个誓,绝不急的去和人去拼命。”

    平儿微微红肿的眼睛看着贾琮,叮嘱道:“不止如此,你也不要想着去算计奶奶,奶奶她……”平儿眼中闪过一抹痛楚,继续道:“奶奶她只是性子急,打完我就后悔了……”

    贾琮根本听不得这些,连声道:“好好好,你放心就是,我保管好好的,不信今晚我不回墨竹院睡了,在你床外搭个小榻,你看着我,行不行?”

    平儿闻言,虽面红耳赤,却终究还是意动了。

    她心思灵慧,知道贾琮眼下保证的再好,回头一定会有动作,只是她还不知贾琮想做什么。

    只是没等她答应,就见贾琮轻拍前额,已然改口道:“今儿怕不行,今儿还要写篇时文,送去给先生点评。姐姐也知道,我如今从国子监出来了,可先生立下规矩,每三日必要有一篇时文,不可怠惰。

    可这几日乱糟糟的,我一刻不得闲,只能今晚熬夜写一篇,明日送去给先生。

    不好打搅了姐姐休息……”

    听他这般说,平儿愈发不信了,咬了咬唇,道:“我不怕你打搅,你就到我屋里写……”

    见贾琮有些傻眼儿,想了想又道:“也别夜里熬夜写了,现在就写!”

    贾琮忙道:“姐姐的伤要紧,不收拾妥当了,我再没一点心思去写。”

    平儿闻言,这才听了贾琮的话回房暂坐,由贾琮去张罗。

    没一会儿,就见贾琮亲自端了盆井水来,怀里还揣了个热鸡蛋。

    这些都是小厨房里常备着的。

    贾琮命平儿在床榻边做踏实,然后将帕子用冰凉的井水打湿后,不由分说的必要亲自动手,轻轻的拂拭着平儿俏脸上的手印。

    看着那肿起的手印,贾琮心中炙恨之余,也庆幸平儿的脸没被那贱人的指甲划伤,不然贾琮非恨死不可,必要她性命!

    随着贾琮的轻轻擦拭,平儿白皙的俏脸上,很快浮起了层晕红色。

    平儿气质娴静,温婉可亲,只静静的坐在那,就让贾琮心安。

    贾琮却顾不得欣赏美色,他速度极快的换洗着帕子,是为了将平儿晕红起来的脸色“镇压”下去。

    脸上的肿伤红印是由于面部毛细血管受重击破裂流血所致,血气一上涌,反而会加速流血。

    所以贾琮要加快速度,“镇压”下去。

    好在,等一盆井水都变温后,平儿面上的伤范围并未扩散。

    至此,贾琮收了帕子,从怀兜里取出鸡蛋。

    然后对平儿笑道:“姐姐你瞧,我给你变个戏法。”

    正羞涩不已的平儿闻言看去,就见贾琮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枚鸡蛋,看她看来,右手食指轻轻一拨,鸡蛋旋转起来。

    平儿正纳闷此举何意,就看见蛋壳竟忽地如细碎的雪花一般,片片飞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