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喜从何来?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九十七章 喜从何来?

第九十七章 喜从何来?

    “曹子昂,状元郎,抛妻弃子美名扬。”

    “骗得金来骗得银,做得高官好风光!”

    琼林宴结束后,似只用了一夜的功夫,曹子昂的大名,就传遍了神京百万人口。

    偌大一个都中长安,竟处处传扬着新科状元的“美名”。

    而且,不止是文人间,更多的,是各坊市的百姓。

    这让许多想要查探何人在传播消息的有心人,怎样也摸不着头脑。

    因为不是一两个人在传,是整个神京的人都在传。

    连街头巷尾的顽童们,都唱着童谣“歌颂”曹子昂。

    大人们则传的更离谱,连曹子昂中状元前不甘于清贫,给高官衙内做luan童换取富贵之事都传的绘声绘色。

    一时间,这位今科状元的名声成了臭狗屎……

    人人喊打,唯恐沾上屎气。

    也彻底绝了他东山再起的最后一丝可能。

    如此局面,倒比他前些日子中状元后,更“风光”……

    只是这种传播速度,让许多人骇然。

    不过,这也摆脱了贾琮的嫌疑。

    因为任谁都不会相信,这样的推波助澜力度,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能做到的。

    只是新旧两党间彼此都盯的紧,谁也没发现对方动过手脚。

    可除了他们能够有这样的力度外,谁还能做到这点?

    因此只能将功劳,放在了那阙《赠杏花娘》的木兰词令上。

    “国朝鼎立以来少有的佳作,可比唐宋名家!”

    这是不少文坛大家读罢后,给出的评论。

    更难得的是,谁都不会怀疑,此事是贾琮处心积虑谋划的……

    因为杏花娘是曹子昂身边的人安排到贾琮身边,用来羞辱他的。

    而点题,更是由曹子昂亲自所出。

    尽管这阙词是木兰词令,写的却是“杏花”,与曹子昂的点题契合之极。

    种种巧合说明,此桩事件完全是个巧合。

    事实上,也确实就是巧合。

    是曹子昂方面处心积虑下,举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却也愈发衬出贾琮这阙词的惊艳!

    自然,这种惊艳,绝不是曹子昂想要这样看到的。

    此刻,他在目前落脚的福州会馆里,光绝交信就收了不下三十封。

    其中有一封,竟然是他的同乡旧友,昨日将杏花娘请入杏花亭的赵伦所送。

    本就心如死灰的曹子昂看到赵伦派人送来的信,当场吐出一口血来。

    厚颜无耻,无过此人。

    墙倒众人推。

    他怕是有史以来,最惨的一届状元。

    面色凄惨的曹子昂知道,眼下还不是最惨的时候。

    因他之故,累得相府千金甚至宁次辅清誉受累,成为笑柄,才是真正的大患。

    怕是用不了多久,御史就该上书弹劾他了吧?

    却不知,是会废黜功名,还是会流外为官……

    曹子昂发誓,只要给他留下一分机会,他就绝不放弃!

    终有一日,要让陷害他的这些人,受尽折磨而死!!

    “咚咚咚!”

    一阵急促不耐的敲门声响起,曹子昂却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昨日之前,还处处巴结于他,他却不会多看一眼的伙计,今日已经敢给他使脸色了。

    木然的道了声:“何事?”

    门外传来回话:“曹状元,宁相府派人来给你传话,还不快开门?”

    曹子昂闻言,身子一颤,瞳孔猛然收缩。

    ……

    长安西城,居德坊。

    贾府,梨香院。

    快到中午方归家的薛蟠,一进内宅门儿,就大叫道:“好妹妹,快瞧瞧,哥哥给你带了什么来!”

    “该死的孽障,你混叫什么?不知去哪里灌了野猫尿,不好好回你地方窝着去,撞客了不成,发什么疯?”

    薛姨妈午睡还未醒,被吵醒后,气得隔着窗子骂道。

    薛蟠也不在意,一边往里进一边嚷嚷道:“这几日妈和妹妹都不痛快,我哪里还有心思去吃酒?

    到处寻些好东西,想淘来给妹妹。妹妹若是好了,妈必然也好。

    寻了一宿,终于得了个好东西,保管妹妹喜欢!”

    听他这般说,薛姨妈的起床气也散了大半,再见他青着的双眼,一脸疲倦,便当真以为他为了自己娘俩奔波,心里真真心疼不已,只剩下怜爱。

    连里面房间也有了动静,就见一身着蜜合色比肩褂下一浅葱色绫裙的少女走出。

    不见奢华,唯觉淡雅。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面若皎月,眼如水杏。

    不是薛宝钗,又是谁人?

    她看着薛蟠眸光闪闪间,隐有愧意,道:“我不过这几日不大舒服,当不得什么大事。哥哥又何必放在心上?”

    薛蟠见连向来精明的妹妹都瞒过了,心里愈发得意,摇头晃脑道:“妹妹这是什么话?妹妹身子不大舒服就是了不得的大事!

    如今我就妈和妹妹两个至亲,哪一个都得好好的!”

    这话倒也说的真心诚意。

    却将薛姨妈的眼泪都感动下来了,一把拉过薛蟠抱住,心疼哭道:“我的儿啊……”

    不过只哭了一句,就戛然而止了。

    一把将薛蟠从怀里推开,怒视啐骂道:“该死的畜生,一身的骚味,还敢跑来哄我们?”

    薛宝钗闻言,也沉下脸来。

    她方才也要落泪了……

    薛蟠满心的懊悔,竟忘了沐浴了,却跳脚道:“真真冤枉死人了,妈不知道我为了得这个好东西,费了多大劲!

    银子都买不来的,专门淘给妹妹的!”

    说着,从怀里小心翼翼掏出一个纸笺来,递给薛宝钗道:“妹妹你只管看,若说出一个不好来,打今儿起我再迈出这个门我就不是人!”

    心里其实还是很有些忐忑,他不大懂这些……

    薛宝钗将信将疑的接过纸笺后,缓缓看去,看了点题后,秀美微微一蹙,继续往下看,然而只入目了第一句,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一直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薛宝钗仍未回过神来,这边薛蟠已经得意的连连跟薛姨妈使眼色。

    薛姨妈从炕上起身,悄然走到薛宝钗身边,看了过去……

    她也是能识文断字的,哪里读不出这阙词的好来?

    只是,却以为不适合未出阁的闺秀看,幽怨太重,怕让她们心生恐惧。

    因而又骂道:“从哪寻来的这些教坏人心的怨词,也敢拿给你妹妹看!”

    “啊?”

    薛蟠脸上的得意凝固了,铃铛大眼睁的溜圆,以为被锦香院的云儿给哄了。

    正要跳脚骂街,却听宝钗笑道:“妈放心,这词是极好的词,虽怨意重了些,到底是那不得意的女孩子所写,对我……”

    一番话没说罢,就见薛蟠张大嘴笑个不休。

    薛姨妈恼道:“猫尿灌多了,这会儿发疯!”

    薛蟠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是妹妹往日里总劝我多读些书,如今却连男女也分不清了!”

    薛宝钗并不理他,也不觉得难堪,眼神还是落在那首词上,随口道:“纵然不是女子所写,也是摹拟女子口吻而写。

    只是……难得此人如此懂女儿心……”

    薛蟠凑趣道:“妹妹可喜欢?”

    见薛宝钗缓缓颔首,薛蟠大喜,道:“这里面还有一桩公案呢!妹妹若是听了,保管更喜!”

    薛宝钗闻言,抬起眼帘,一泓秋水般的眸眼看着薛蟠,道:“是何公案?”

    薛蟠得意洋洋的将从云儿那里听来的故事又叙述了遍,让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都惊叹不已。

    薛姨妈恼道:“亏那人还是状元,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薛宝钗倒是冷清,笑道:“妈又何必动气?俗话说的好: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为了功名利禄,前程富贵,多少人连老子娘都不要了。

    更有人破家舍业,只为考取一个功名。

    只可惜,熬白了头,也考不得一个生员。

    这般心思下,读书人心中自然多乖戾之气。”

    薛姨妈闻言,叹息一声,道:“难为你看得明白。”

    说罢,又看向薛蟠,心道,不爱读书也就不爱读书吧,左右家里不指望他考功名。

    万一读成了那些黑了心的混帐,连老子娘也不认,还不如不读。

    薛宝钗却又对薛蟠笑道:“不知哥哥故事里的那少年词人,到底是何人……”

    薛蟠抓了抓脑袋,道:“听说,叫什么劳什子贾……清臣,怪耳熟的一个破名,好似在哪听过。”

    薛蟠从未与贾琮蒙过面,也没在意过贾家有这样一个子弟。

    但是,他没听说过,薛姨妈和薛宝钗又怎会没听说过?

    薛姨妈是与王夫人话家常时,听说过东路院有这样一个庶子,极得老爷喜爱。

    而薛宝钗则是与探春等人交往时,多次听说过贾琮之名。

    这一会儿,听说故事中一词压倒状元的少年词人竟是这位还未见过的“熟人”,母女二人不由面面相觑。

    ……

    荣府,向南大厅。

    贾政也正纳罕,怎今日那么多故旧好友上门?

    往日休沐之日,也不见有几人来拜访。

    他甚至连询问一二的功夫都没有,只顾着忙于迎客。

    直到仪厅内足足坐了十七八人后,大门外才不见客来,贾政心里既有些惊喜也有些慌张。

    他素来好客,只是志同道合者寡,就算有几个好友,旁人也多以为荣国府门槛太高,极少登门。

    今日却一下来了这么多,岂能不喜?

    慌张的是……

    那么多来客,见面就道恭喜,可他这东道,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日子为了给贾赦延医问药,贾政也极头疼,哪有什么喜事可言……

    顾不得这许多,不好让客人干等,贾政一边吩咐人去准备茶果,并通知里面准备宴席,一边往里面进去。

    虽然今日工部尚书和侍郎没来,可工部四司的四位郎中却都来了。

    再加上主事、员外郎,只工部就来了十二三人。

    还有礼部和户部的几个旧交,满满一堂人。

    贾政入内后,众人再度齐齐道贺:“存周,恭喜恭喜啊!”

    贾政实在摸不着头脑,众陪座清客也都茫然,他只好拱手问道:“诸位大人,却不知这喜从何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