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七十三章 来客

第七十三章 来客

    “看清了吗?”

    见贾探春只顾痴痴的看着纸上那十个字,似不愿回过神来,贾琮不得不出声提醒。

    贾探春沉醉欣赏被打断后,幽怨的看了贾琮一眼,却又有些不好意思道:“光顾着看字了,忘了看笔锋……”

    听她说的正大光明,贾琮又有什么法子,只能又写一遍,然后让她来掌笔。

    贾琮在一旁指点道:“始终保持正笔,不要偃笔。笔正则锋藏,笔偃则锋出,也不要用拙滞之笔顿尾,诶……”

    见探春弯笔一勾,贾琮提醒了声。

    只是心里也明白,多年习惯,又岂是他两句话能改变的?

    贾探春素临褚遂良书,褚书偃仰起伏,轻重缓急,劲明丽,蜿蜒媚好,极尽变化之能事。

    和董书是两种截然不同之书风。

    让她短时间内换成董书,几乎不可能。

    念及此,贾琮委婉劝道:“三妹妹,你本临褚书,何必再转别体?

    褚书似众芳艳舞,如鹤如鹭,有金玉之声,有婀娜之态,极尽风流。

    从格体上看,我亦不如你也。”

    贾探春看着纸笺上四不像的字,有些气恼的投了笔,却倔强的抿了抿嘴,眯眼道:“褚书虽绵丽流滑,细若铅丝,如折钗股,美艳无双,却不及三哥哥所书天然有趣,古拙纯真。

    原本幼时喜欢褚书之妍丽,如今大了,更喜欢三哥哥所书之字体。”

    说罢,又提笔,只是左右比划也无法下笔,一咬牙,对贾琮道:“劳三哥哥带我一带,让我知道该怎样纯用正笔书写。”

    贾琮闻言一怔,道:“三妹妹想怎么带?”

    探春正色道:“就手把手的教!”

    贾琮迟疑了下:“这……”

    探春没好气道:“你虽不是嫡亲的哥哥,也是正经的堂兄血亲,都是自家兄妹,又有什么不合适的?”

    贾琮一想也是,探春都爽利果决,自己又何必矫情?

    再说,不过是九岁十岁的丫头,虽思想早熟些,和小大人般,可到底还是孩子,因此不再推诿,站在探春身旁,大大方方握住她执笔的手,一笔一划的写下了十个大字: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因有血缘亲情在,所以鼻尖的幽香及手中的腻滑,都未在贾琮心中勾起涟漪。

    倒是之前大方爽气的探春,被贾琮沉稳的手握着手,耳边聆听着平静的呼吸,俏脸微霞。

    只是看着那十个古拙天然的大字自她手中书写而出,探春的心思又全都集中在书法上,激动道:“三哥哥再带我一遍!”

    贾琮也不多言,继续握着探春的手,连续书写了三张大纸。

    等百十字写罢,他松开手,正准备让探春自己琢磨琢磨落笔,忽然觉得书房气氛有些不对,转头看去,就见门口处站着三人,宝玉、黛玉和贾环,三人面色古怪的看着他和探春……

    贾琮心中并无愧事,奇道:“怎么了?”

    宝玉、黛玉、贾环三人一起眨了眨眼睛,看着贾琮。

    无声回道:你问我们怎么了?

    探春也回过神来,落落大方笑道:“我让三哥哥带我一带笔锋,你们瞧什么?

    还有林姐姐,你从哪儿寻来的这身衣裳?

    云丫头昨儿下午才走,你又这样穿。”

    昨天史湘云和贾宝玉闹腾了一场后,正巧下午史家派了婆子来接人。

    要是往常贾母多半会再留她住段日子,昨天却没怎么挽留,放她回去了。

    贾琮倒还不知。

    此刻,林黛玉穿了着士子服,也戴着璞巾。

    风流娇俏,眉眼可人。

    听探春这般一说,黛玉傲娇的一扬雪腻一样的下巴尖儿,道:“关云儿什么事,我自幼便这样穿!”

    林黛玉父母膝下无子,对其爱如珍宝,且又见她聪明清秀,便也欲使她读书识得几个字,不过假充养子之意,聊解膝下荒凉之叹。

    所以幼时的确央其母贾氏为她准备过小儒衫。

    不过与湘云着男装的飒爽英姿不同,黛玉穿这身,却愈发显得娇俏动人。

    一双水雾冬泉般的眉眼,总是有情……

    宝玉一双眼睛,几乎离不得她……

    贾探春见之好笑,道:“二哥哥,你林妹妹在这,你还能读进书?仔细老爷知道了,你的好多着呢!”

    贾宝玉闻言,高兴道:“老爷再不会因为这件事教训我,这是老太太的主意!”

    贾琮、探春都明白,必是贾母以为贾宝玉下月就要去国子监读书,委屈他了,才想着去前尽量顺着他的心意。

    然而贾宝玉再没想到,他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传来通秉声:

    “宝二爷,琮三爷,老爷喊你们去书房。”

    听到这声音,宝玉脸上的血色一瞬间抽干,煞白煞白的,笑脸也成了惊吓之脸。

    贾琮见他唬成这样,好笑道:“你怕什么?你和林妹妹才从老太太那边过来,老爷都不知道,必是其他事。”

    “果真?”

    额头汗都吓出来了,贾宝玉听闻此言,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急问道。

    贾琮见他不信,挑门帘探出头,对外面传话的婆子问道:“嬷嬷可知老爷传我们过去何事?可要带书本笔墨?”

    那婆妇笑道:“并不用,就在老爷书房,哪里还用带笔墨书本?听说是来了外客,要三爷和二爷一起去见客。”

    贾琮笑着谢过后,回身对贾宝玉道:“听到了吧?”

    贾宝玉正拿帕子擦满头大汗,连连点头。

    又见探春不厚道的大笑,羞恼的白了眼,然后叮嘱林黛玉道:“林妹妹先在这和三妹妹说话,我去去就来。”

    犹不放心又嘱咐道:“可千万别走了,不然今日一字也读不下去了。”

    林黛玉不耐烦道:“就你事多,也不怕人笑了去……我知道了,你快去吧,仔细老爷等久了又该恼你!”

    宝玉这才不嗦了,忙和贾琮一起往外书房走去。

    ……

    从贾府西边角门进来,初见便是西侧的贾政外书房。

    寻常来客,贾政都在此招待。

    一应清客相公,也俱在此处。

    梦坡斋则是内宅书房,寻常外男自不可入内。

    等贾琮与贾宝玉一起过来,就见五六个小厮侍立在书房外的廊下。

    见他二人到来,一起躬身请安。

    里面听到动静,书房门被打开,门客程日兴笑着出来,请两人入内。

    书房内燃着熏笼,檀香袅袅。

    又有书墨香气怡人。

    堂上各处布置着名人字画和古董,于文雅气中透着奢华。

    哪一副字画,都比金银贵重十倍。

    堂上贾政居于上座,满面含笑,丝毫看不出昨日暴怒后气病于床榻。

    看起来,心情十分愉悦。

    堂下两排楠木交椅上,北面坐着四位年轻人。

    两位年长些的,看起来有二十上下。

    两个年幼些的,和贾琮宝玉年纪相仿。

    皆着儒衫。

    南面则坐着贾政的数位清客。

    此刻见贾琮与贾宝玉前来,四位客人皆起身。

    待两人与贾政见过礼后,就见其中一年长些的儒生上前,对贾琮躬身礼道:“宋华奉祖命而来,见过小师叔。”

    上面贾政介绍道:“琮儿,这是你先生司空大人的长子长孙,表字子厚,今日特来见你。”

    贾琮闻言点点头,对宋华道:“子厚无需多礼,先生和师娘可好?”

    宋华一行人见贾琮这么点年纪,就面色沉稳,举止得当,言谈周全,心中暗自点头。

    宋华起身道:“祖父祖母大人皆安,只是牵挂小师叔。”

    说着,目光落在贾琮额前包扎着的白纱上。

    贾政等人见之,面色隐隐不自在。

    贾琮却歉意道:“因琮行为不谨,摔倒受伤,就劳师父师娘挂念,实在罪过。

    子厚归去时,还请转告师父师娘,待琮伤愈后,再登门拜见请罪。”

    宋华应下后,贾琮再介绍贾宝玉与他相识,又是一番繁琐礼仪……

    因为有长辈在场,哪个都不好失礼。

    等介绍完宝玉后,宋华又对贾琮介绍他身边人,道:“师叔,此为我同年好友赵宁赵玉华,其祖父是当朝礼部右侍郎。

    这是赵兄幼弟赵彦飞,将与师叔一起入读国子监。

    这位则是我舅家子弟吴凡,亦要于今岁入读国子监。

    因念及他们要与小师叔一起入学,日后必为同窗,所以先带来一见,到时候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若非国子监今日没休沐,不然子奋兄也会前来。

    张元张子奋如今是国子监内舍监生,文章功底极为扎实,小师叔去后,若有疑难,可寻其解惑。”

    贾琮闻言,微笑道:“难为你想的这般周到,多谢了。”

    贾政也赞道:“松禅公有此佳孙,令人艳羡。子厚有龙驹凤雏之姿,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

    这话让宋华红了脸,忙躬身道:“世翁着实谬赞了,学生微末之姿,岂敢称赞?倒是小师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先入牖民先生法眼,又因一笔妙书,名动京华。

    如今不知多少同年好友,托晚生求得小师叔墨宝一见。”

    一旁处,赵宁、赵彦飞兄弟并吴凡三人,也一直都暗中打量着一夜扬名神京城的贾琮。

    相比于赵宁、赵彦飞兄弟的稳重,十来岁的吴凡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似想要将贾琮看出花儿来……

    ……

    ps:一起向2018问一声:新年,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