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六十七章 质问 (求收藏,求推荐!)

第六十七章 质问 (求收藏,求推荐!)

    自耳房出来后,众人都静静的。

    一时间却没人散去。

    等到贾琮最后出来后,大家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他的脸上。

    此刻贾琮颇为狼狈,额前满是血迹,纱布已不能要了。

    面上泪痕未干,面色苍白。

    半边衣裳上血色斑斓……

    王熙凤见之叹息了声,打发人去准备纱布和伤药,一会儿郎中来了好换用,这些都是府上常备的。

    赖嬷嬷则冷眼旁观,上下打量了贾琮好一会儿后,忽地笑道:“哥儿不必难过,小小年纪多吃些苦头,不尽是坏事。

    如今老爷央得老太太出面,往后必不会如此了。

    哥儿能得衍圣公和大司空的赏识,将来定有大出息。”

    贾琮闻言,躬身道:“多谢嬷嬷指点,嬷嬷过誉了。”

    话虽如此,心中却暗叹,虽然赖家品性不佳,但这个老妇,当真是极少的明白人。

    赖嬷嬷见他态度恭敬,被打成这样,语气中也没有什么偏激怨愤之意,声音沉稳不带自怜,心中道果然难得,愈发暗自点头,又笑道:“在里面时哥儿也听到了,先前我与老太太、太太她们打了个赌,设了个彩头。

    如今哥儿既赢得了头彩,自然该将彩头给哥儿。

    一会儿你就领了去罢。”

    言罢,也不给贾琮拒绝的机会,与王熙凤等人点点头后,拄着拐杖转头就走。

    贾琮刚扬起手想要婉拒,赖嬷嬷已经消失在穿山游廊后不见了踪影。

    此人身子骨倒是硬朗……

    他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向一旁扎着两个丫鬟髻,身着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的丫头。

    只见她垂着脸,也看不清到底什么心思。

    想到,她应该就是晴雯吧……

    只是贾琮从没想过,这个风.流灵巧的俏丫头,会成为他的人。

    日后的少了这个丫头,怕是会失色不少。

    却不知这个心比天高的丫鬟,此刻心中如何作想。

    想来,未必甘心……

    因见周瑞家的引着一太医从另一侧游廊走来,王熙凤收回玩味的眼神,笑道:“都别站在这儿吹风了,先去我那边坐坐吧。”

    见贾琮要离去,王熙凤又笑道:“你的官司还没断完的,急什么?

    也跟咱们一起走吧,过了今儿,你就和他们一样了。”

    众人闻言,都轻笑了起来。

    一双双眼眸看着贾琮,目光中有同情,也有好奇。

    尤其是探春、黛玉和湘云,都是好文之人,极想得到贾琮的墨宝。

    想见识见识,能震惊的当朝大司空大声叫好的字,到底是怎样的……

    贾琮却淡淡苦笑了声,摇了摇头,不知该说什么。

    贾母态度在那放着,又怎会一样呢……

    王熙凤见之一笑,又劝道:“走吧,去我那儿吧!

    指不定一会儿还要喊你,难道还要再派人跑二门外喊?

    再者你这脸也要拾掇拾掇,见了风不是顽的。

    让你平儿姐姐瞧见了,不定怎么心疼呢!

    你和她倒有缘法,当年没白送那束白菊!”

    众人早得知了当年的故事,此刻闻言纷纷笑了起来。

    贾琮面色一,无奈的看向王熙凤,道:“二嫂,那年我还不懂事。”

    王熙凤亦是咯咯一笑,她最善哄抬气氛,将众人哄笑后,招呼众人往后面三间抱厦走去。

    她对贾琮并没什么好恶之分,不似贾母因先荣国之故,天然带有厌弃之心。

    如今眼见贾琮愈发变的出息了,连赖嬷嬷这等见惯世面的都看好他压上一注,她也乐得做个人情,指不定日后有所收获。

    大家出身的子弟,这等本事几乎与生俱来。

    ……

    “哎哟!这是怎么了?”

    过了粉油大影壁,刚进凤姐儿小院,就见平儿端着个铜盆从里面出来。

    看到众人进来,刚准备笑迎,就看到人群后面的贾琮。

    见他额前和衣裳上血迹骇人,面上也乱七八糟一片,唬了一跳,忙关心问道。

    却不料贾琮还未答,王熙凤先大笑起来,对着贾琮道:“瞧瞧,我先前怎么说的?你平儿姐姐倒比我这个亲嫂子还关心你哩!”

    贾琮闻言,看向羞恼瞪了王熙凤一眼的平儿,轻声笑道:“姐姐放心,我没事的。”

    平儿先前就已经得知了贾琮被贾赦打伤的信儿,心里正担忧着,不过也听说已经让郎中瞧过,才将将放下心来。

    哪里想到会成这幅惨样,嗔恼道:“这还没事,怎样才算有事?”

    温柔娇俏的模样,别样的动人。

    一旁的贾宝玉见之,恨不得被打的头破血流的人是他,竟十分羡慕贾琮……

    王熙凤在一旁笑道:“行了,已经让人又去请郎中了。

    先前郎中就说,这伤只是看着唬人,并没伤到里面。

    平儿,琮儿其实还没上回你链二爷被大老爷打的狠。

    那次他半个月下不得床,只能趴着睡,也不见你这般着紧。

    要不让琮哥儿和他二哥说说,要了你过去服侍他……

    哎哟!平丫头疯了!”

    王熙凤话没说完,被满面羞红的平儿往胳膊上打了两下。

    虽然根本不疼,可她还是做戏做全套,惊呼连连。

    众人大笑不止,平儿啐骂道:“呸!活该!当着这么多小姑子小叔子的面,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正说笑着,有媳妇来禀报,前面人将之前的老郎中又请了回来。

    王熙凤便带着一群丫头们回避,平儿也得回避。

    贾琮则留在抱厦前厅,等着气喘吁吁的老郎中再度过来验伤。

    等确定没什么大事后,又要换上新纱和伤药。

    可老郎中连续折腾,着实没气力了,贾琮致歉后,道:“叨扰老先生了,不如老先生指点,我自己换。”

    老郎中摆摆手,道:“岂有自己换的道理?医者尚且不能自医,更何况汝一少年,不如寻一丫头来换罢。”

    贾琮还要说什么,却见一直垂着脸站在后面的晴雯上前,拿起了白纱……

    ……

    抱厦内,贾宝玉、林黛玉、史湘云并三春等人纷纷落座。

    平儿带着两个丫头献茶。

    王熙凤则戏谑的打趣贾宝玉,道:“宝玉,方才你瞧赖嬷嬷带来的丫鬟,眼睛都直了。

    这会儿子可后悔了没有好生读书写字?”

    贾宝玉嘴硬道:“后悔什么?”

    话虽如此,可想到刚才见到的那丫头,心里真真后悔之极。

    倒不是后悔没好话读书写字,而是后悔怎地没早早看到这丫头。

    若早知道了,定让贾母要来给他。

    这会儿却迟了……

    林黛玉等人一起咯咯嘲笑之。

    王熙凤又出主意道:“你若实在喜欢,可以问琮哥儿讨要嘛。老爷这般待他,他心里必然感恩,你若要他不会不给。”

    贾宝玉闻言登时心动,不过到底叹息一声,摇头道:“他都成了这般,如今好不容易得了个好的,我怎好讨要,那成什么了?”

    “就是!”

    心直口快的史湘云附和道:“爱哥哥都有袭人了,还不知足?总不能天下的好事让他占了尽。

    再说,琮哥哥多可怜呐,如今得了个好的,你就惦记?

    要是老爷知道了,你的好多着呢!”

    贾宝玉闻言急的瞪眼赤脸,道:“我多咱惦记了?分明是凤姐姐这般一说,我还说不要的!”

    史湘云哼哼嗤笑了声,道:“有没有惦记你自己心里明白!我劝你可别行下那没面皮的事……”

    林黛玉忽地笑道:“云丫头倒是向着琮三哥呢。”

    史湘云啐道:“呸,我是向着弱的!谁跟你一般,就知道向着宝玉!”

    林黛玉也不是好相与的,作色道:“我多咱就知道向着宝玉了?也不知哪个才说我,就会跟宝玉使小性气他治辖他?”

    见两人争执起来,贾宝玉快跪了,急忙劝道:“快别说这些了,你们得帮我想个法儿才是,我听说,老爷想让我一并去国子监读书!”

    见他急眉赤眼的模样,林黛玉和史湘云都笑了。

    不过林黛玉只笑而不语,眼波流转,史湘云却劝道:“你也该好生去进益一番了,就算不想为官做宰,也要多接触接触……”

    话没说完,就被探春笑着打断道:“快别说了,一会儿你俩又吵起来了!”

    岔开话题道:“过会儿子我还要寻琮三哥算账哩!”

    湘云一听就明白,连连附和道:“极是极是,亏我们帮他抄了那么多遍经文。

    原先问他怎么个写法,他只说用正楷就行。

    竟哄了我们去!”

    这下连黛玉都好奇起来,道:“也不知到底是怎样的好字……”

    小眼神神往。

    王熙凤见之,趁机再次打趣贾宝玉,道:“宝玉,如今可后悔了没好生写字?我瞧着那丫头,可有几分你林妹妹的品格呢!

    你今儿若是写的比贾琮好,她不就是你的了?”

    贾宝玉气个半死,噎的说不出话来。

    众人大笑,唯有林黛玉狠狠啐了王熙凤一口。

    前厅,一媳妇送走老郎中后,平儿取了一件衣裳出来,对贾琮笑道:“原给你做了两身衣裳,年前送了一身,这个本想过些日子再给你,正好今儿用上,快拿去换了吧!

    一身是血怪唬人的,让你嬷嬷给你多做些好的补身子……”

    说着,将衣裳交给了晴雯,让她和贾琮去隔壁耳房更衣。

    晴雯默默的拿着衣裳,搀扶着贾琮去了耳房。

    贾琮诧异晴雯所为,多看了她一眼。

    原本在他想来,这个丫头多半是不甘心做他的丫鬟的。

    心比天高,禀性岂能轻移?

    他却不知,若是今日之前,心气颇高的晴雯被送给他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庶子,心里怕是怄也要怄死。

    可今日在荣庆堂,听了琉璃袭人直播荣禧堂的全程盛况后,晴雯以为,极得老爷看重,又被当朝大司空收入门下的贾琮,是有资格当她的主子的。

    虽眼前不能得富贵荣华,但晴雯以为贾琮这样的人,日后必有大出息。

    良禽择木而栖,良婢择主而侍。

    想来她不负他,日后他亦不会负她……

    ……

    荣禧堂东厢耳房,贾母面沉如水的坐在楠木交椅上,理也不理侍立在一旁的贾赦邢夫人二人。

    一起静静的看着王太医给贾政把脉。

    未几,王太医诊罢,想了想,对贾母道:“太夫人,贵府二老爷昏厥只因怒极伤肝,郁气凝结于心,不能疏散,才伤及身子,此症非药石可医。

    若能去怒,则不治自愈。

    若不能,怕是……

    下官先开两幅安神的药,二老爷服下后静养些时候吧。

    只是日后切忌如此动怒才是。”

    贾母面色静的可怕,道:“麻烦太医了。”

    王太医也察觉出气氛不对,忙躬身道:“不敢。”

    而后头也不敢抬,随着贾琏出去开药了。

    外人出去后,耳房内气氛愈发肃穆,贾赦看了眼炕上躺着面色苍白的贾政和顾自垂泪的王夫人,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心里腻歪的不得了。

    可又不敢说什么,正要赔笑对贾母说什么,却见贾母转过头,一双老眼中眼神冷的骇人,贾赦口刚张开,可话却被这惊人的眼神给堵住了,而后就听贾母寒声道:“你们是巴不得我们都死绝了,好给你们腾地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