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向学之心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五十九章 向学之心

第五十九章 向学之心

    “哈哈哈哈……呵额啊……”

    墨竹院内,一阵小公鸭子笑声传来。

    拖长的尾音更是能看出发笑者的酸爽得意。

    小红和春燕带着觅儿、娟儿、小竹、秋珠四个小丫头子,一起怒目相对。

    然而环三爷无视一切眼神攻击,并且一一反弹之。

    又在六个丫头的注视下,一摇三晃的进了书房。

    “哟,这不是想上高台,然后‘啪’一下给掉下来的琮哥儿吗?哈哈哈!”

    这倒霉孩子果然让人讨厌,贾琮这等好心性,都生生气笑了。

    瞥了眼笑的前仰后合的贾环,贾琮道:“你不在里面顽你的,跑这来作甚?”

    贾环收了笑,哼了声道:“我还不是来劝你看开点……”

    说着,还真苦口婆心的劝起来:“贾琮,你就听我的罢。

    我还能坑你?

    咱俩都是姨娘生的,我比你还强一头,也没见像你这般成天想爬高枝儿。

    瞧你,现在被人赶了回来,多丢脸哪!

    如今家里那些臭婆子,到处都在笑你说你的坏话,难听死了。

    我刚才过来时,还看到你那嬷嬷都被气哭了……”

    开始贾环还说的得意洋洋,幸灾乐祸,可说到后面,他都有些压抑了。

    到底是小孩子,还没坏到根儿上……

    贾琮则冷静的多,外面的那些口舌并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影响。

    不过,总有些不喜。

    想来如今整个贾家都在传这话吧……

    他其实是无所谓的,本就没将那些嚼舌根之人放在心上,犬吠几句又如何?

    但要顾忌身边的人,会受到影响。

    不说小红、春燕她们,连坏小子贾环,怕也有几分关心他。

    想了想,贾琮解释道:“环哥儿,你也知道,今日之事,是前儿老爷吩咐我去的,不是我自己央求的。

    再者,我所行之事,非为名利。

    外面那些人不懂这些,所以才会嚼舌,不用和她们一般见识。”

    贾环哪里听得懂这机锋,莫名其妙的看着贾琮。

    不为名利为什么?

    见贾琮执迷不悟,他抓了抓头上发髻,着恼道:“罢了,你不识好人心,我也不管你了。

    反正那些臭婆子们取笑的是你又不是我。

    你不是不怕么,我给你学学她们怎么说你的,她们说你是野……”

    贾环话没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啪”的一道摔碎声。

    紧跟着就是一阵呜呜哭泣声,虽然在压抑,却明显压抑不住。

    贾琮闻声眉头微皱,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看去,就见刚刚才停下哭泣的几个丫头,又哭了起来……

    一只茶盏,打碎在庭院青石板上。

    几株墨竹旁,一个和小红、春燕年纪相仿,但明显好看许多的丫头,正在和她们说着什么。

    显然,是在学贾府现在流传的“笑话”。

    这个丫头贾琮也认识,正是柳嫂子的女儿,名唤柳五儿。

    与小红、春燕都是旧识,曾来墨竹院顽过。

    长的极标致,柔弱纤纤,很有些娇态。

    此刻泪流不止,绣帕拭泪,似梨花带雨。

    面色悲戚倒也罢了,只那一双眼中的幽怨之色,真真叫人心碎。

    不过……

    在贾琮看来,她却不比春燕拼命掩口的嚎啕更动人。

    因为五儿是在为她娘不平,春燕却是在为他大哭。

    见连小红也气的发抖落泪,贾琮心里一叹。

    他之前一直都以局外人之身,冷眼旁观着周遭的一切。

    因此可以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然处之。

    可现在,他身边却多了几个关心在乎他的人,让他从此变成了局中人。

    当然,这是温暖,却也是责任……

    贾琮并不怕这种责任,只是要想法子破局了。

    他不想让关心他的人如此担心,如此伤心……

    “贾琮,看到了么?必是那些坏话被她们听到了。

    没想到,你那俩丑丫头还挺忠心,哭成那般。

    你说说,你多不省心,要是你今儿和我去外面逛逛,不就没这些子浪事了?”

    贾环喋喋不休说道。

    贾琮有些无语的看了贾环一眼,心知这些话八cd是赵姨娘平日里说他的,却让他记下了今日现学现卖。

    正想说什么,就见一道身影急匆匆的从墨竹院院门外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贾琮……琮三叔呢?

    快快,快叫琮三叔出来。

    前面那么多老爷们都等着他呢!!”

    看着来人,小红、春燕等人似都忘了落泪,齐齐怔住了。

    直到来人再催了一遍后,她们才登时回过神,面色狂喜,一起冲向了书房。

    “三爷啊……”

    ……

    贾母院,荣庆堂。

    这时,因为并非是“同声翻译”,所以贾母等人这会儿子才得知,贾琮被劝回的信儿。

    贾母等人倒没说什么,只当没听见,让这事自然过去。

    偏最不该出声的邢夫人,又当着李氏、朱氏、赵氏等姻亲的面,忿骂起贾琮“上不得高台”,“白日做梦攀高枝儿”。

    犹不解恨,又说起了贾琮的身世,还将他今日送礼都拿出来说。

    “连环儿都知道攒月钱给老太太置办个好寿礼,他倒好,就写一幅字。”

    “真真是不知孝道的下.流种子,我也是奇了,一幅字也能作寿礼?”

    “白白老太太如此待他,又供吃又供喝,还让他在墨竹院里读书。”

    “这世上哪个知礼的,能拿一幅字当寿礼?”

    贾母、王夫人素知邢夫人禀性愚弱,贪婪财货,只一味的奉承贾赦以自保。

    说出这些话不意外,可听她将善待贾琮的功劳安在贾母头上,而不是二房头上,都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就会耍这些小心思么?

    正当贾母愈发忍受不了这种喋喋不休的聒噪,想要制止时,就见琉璃带着两个小丫鬟进来,手里还都捧着物什。

    琉璃笑道:“老太太,前面打发人将大司空、曹侍郎和李祭酒的寿礼送来了。”

    贾母趁着邢夫人断档的功夫,忙道:“不要忘了记档,往后好还礼。”

    琉璃笑道:“忘不了,司空大人送了一幅字……”

    此言一出,荣庆堂内的气氛登时古怪起来。

    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了高头的邢夫人。

    她方才还言,“这世上哪个知礼的,能拿一幅字当寿礼”,却不知这当朝大司空,知礼不知礼?

    琉璃到底不比鸳鸯细致,没感觉到气氛变化,继续说道:“曹侍郎送了一盒好香,李祭酒送了一本佛经善本。

    之前也不知哪儿出了岔子,琮三爷竟回墨竹院去了。

    没想到大司空几位大老爷也知道琮三爷,还是从衍圣公爷那里知道的,见完宝二爷后,又想见他。

    这会儿子老爷正派人去请呢。”

    荣庆堂内一片静寂,邢夫人一张老脸,已青至发黑。

    只觉得被一记记耳光打完了左脸,又翻过来打了右脸。

    人家不是自己去上高台攀高枝儿,人家是被请去的!

    ……

    荣禧堂。

    贾政、宋岩等主客,自然不会真的在等贾琮一人。

    那太生硬了,贾琮现在也还没这个资格。

    他到底不是衍圣公。

    待他与贾蓉一起到时,荣禧堂内各色几上,已摆放好了文房四宝。

    原本在外面廊下侍立的十二名丫鬟进来研墨,十二位小厮也忙着铺展纸张,摆好镇纸。

    宋岩、曹永等人则在商议着诗题。

    贾琮进来后,贾政提点着他一一见过三位大人。

    宋岩、曹永、李儒三人在贾琮入内时,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

    曹永李儒二人的目光,似在打量到底什么样的神童,能让孔老公爷视为奇才璞玉。

    而宋岩的目光,却有几分莫测的深意……

    “会作诗否?”

    曹永先问。

    贾琮躬身答道:“学生尚未学之。”

    李儒挑了挑眉头,问道:“可有程文否?”

    贾琮再度躬身答曰:“未曾入文。”

    曹永和李儒二人对视了眼,其他诸人亦皆面色古怪,乃至窃窃私语起来。

    啥也不会,这孩子凭什么入了老国公的眼?

    难道凭他相貌出众?

    正当众人疑惑时,就听宋岩沉声直问道:“汝有何所长?”

    贾琮缓缓直起腰身,挺直而立,目光坚定,正声道:“学生虽愚且鲁,然学生向学之心,虽九死其犹未悔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