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感激 (求推荐,求收藏)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五十二章 感激 (求推荐,求收藏)

第五十二章 感激 (求推荐,求收藏)

    在贾琮的印象里,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贾政都是一个好人。

    但却是一个有些迂腐的好人。

    一心读书,清谈。

    恪守严父的本分,对宝玉非打即骂,严厉管教。

    他再没想到,贾政会说出这样接地气的话来。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完全意外。

    前世红楼世界中,贾政不就常叫贾宝玉随他一起招待客人么?

    因宝玉不喜,这才有了湘云相劝,反被他讥讽的那一出戏。

    再者,贾政能够强压大房,以幼子的身份执掌荣府大权。

    尽管此事出主力的是偏心的贾母,可若贾政当真对世务一窍不通,那也是扶不起的阿斗。

    所以贾政能说出让贾琮多接触世务的话,并不奇怪。

    念及此,贾琮心下了然,又再生惊喜之意和感激之情。

    贾政此举,分明是要带他分润贾家的人脉啊!

    这也是在向世人展示,贾琮自此成了荣府内的一员,是被贾政认可的一名子弟。

    这一点,至关重要!

    这意味着自此以后,贾琮有一定资格,在外面代表贾家的意志了!

    如此,也就有资格占用一些贾家的资源和能量。

    这正是贾琮一直以来,所谋划的目标所在。

    当然,他想要的更多。

    因为唯有真正掌控住贾家,成为主要乃至唯一的掌权者,才能更好的动用贾家资源来自保,而后改变贾家中一些人的命运……

    无论如何,这将是一个极好的开始!

    前世读红楼,和许多人一样,贾琮也曾疑惑过,身为从五品小官的贾政,为何能够举荐一位正四品的应天府大员?

    他有什么资格,能够跨越官场的森严制度?

    另外,贾家在官场上,除了一个不上朝做官,只在家中陪小老婆喝酒的贾赦外,就只有贾政在朝堂上做着小官。

    如此劣势,又为何能排在四大家族之首?

    贾家一个重孙辈媳妇病逝,缘何能劳动四王八公和如此多的勋贵府第前来吊祭?

    还有,贾母过大寿,皇亲国戚文武大臣来贺不算,连朝廷礼部都特意来贺,难道只因贾家出了一个贵妃?

    可贾元妃,并不是杨贵妃啊!

    她远没那样受宠,不然也不会在归宁省亲之日,说宫里是“不得见人的去处”。

    这种种疑惑,直到来到这世上一年多后,贾琮才一点点了解清楚,想明白过来。

    说来复杂,其实也很简单。

    用后世之事来举例,总设计师家族也只余一个孙辈在官场上了,折算起来,还只是七品小官。

    可又有哪个家族,敢说在其之上?

    想来即使最高层的领导人,都要给他家几分薄面。

    原因无非二字:

    余荫。

    老人家功高社稷,有再造华夏乾坤之德,留下的香火情也够多够重。

    所以即使如今家族在官场不显,也依旧有大把的人去照拂。

    而贾家,同样如此。

    因为特殊的儒教文化,炎黄大地上,从古至今乃至未来,人脉香火的传承,都是社会关系中堪称最重要的一支。

    尽管功绩不同,可贾家一门双公,贾家宗祠有先皇御笔亲书:

    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荣宁。

    且上一代又出了贾代善承袭荣国之位。

    两代三位国公,为以军功起家的贾家留下了深厚的遗泽!

    尤其是在以忠诚为传承方式的军中,更是留下了众多香火情!

    也正是这些“香火情”,才给了贾政以从五品小官,举荐四品知府的资格和底蕴。

    而这些“香火情”,便是贾家最珍贵的财富!

    或许这些“香火情”所形成的力量,不能直接操控朝局风云,改变天下大势。

    也不能让贾家人直接身居高位,因为他们自身难以承重。

    但任谁都不能否认,这是一股极有能量的庞大关系力量。

    这股力量就算不能直接翻云覆雨,改变天下局势,却足够影响一个人乃至一个家族的命运!

    譬如贾雨村,和王家。

    若非如此,在这个高门嫁女低门娶妇的封建时代,王家又怎会连嫁两女入贾家?

    日后的薛姨妈,又怎会将掌上明珠也嫁入贾家?

    趋利避害、捧高踩低,不仅是人的天性,更是大家族生存的根本法则!

    愈是豪门,愈是无情。

    莫非王家就会逆势而行,是这滚滚红尘中的一股清流,连嫁两女入贾家,只为了成全贾政和王夫人还有贾琏和王熙凤的美好爱情?

    呵呵。

    王家连嫁二女入贾家,只能说明贾家有王家所期望的利益。

    那便是贾家三位国公留下的香火余荫。

    正是这些香火余荫,才让王子腾接手了京营节度使,再一路青云直上。

    不可否认,王子腾自身的能力一定出众,远胜贾政、贾赦之流。

    但是在军中,绝不是说有能力就能平步青云的。

    还要有一定的传承!

    在后世尚且如此,更何况这个时代?

    也是因为有这些余荫力量在,贾家才有资格请太医登门医治,贾母还敢出言威胁,若治不好宝玉,“打发人去拆了太医院大堂”!

    寻常人家,谁动用得起太医,哪个敢当面出口威胁?

    即使是顽笑,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开的。

    纵然是寻常阁辅和六部尚书家,他们敢么?

    也由此可见,贾家底蕴之深,绝不是一些人认为的中等人家。

    论影响力,一门出了三位国公的贾家,依旧是顶级豪门的门楣!

    可惜的是,这样高的门楣,这样深厚的底蕴,贾家却没有子弟,能将其发扬光大,甚至连起码的继承都做不到。

    先让王家得了利,后让一个连支脉都算不上的贾雨村得到了机会。

    因为贾雨村相貌魁伟,言语不俗,又是最入贾政眼的读书人。

    经过林如海的举荐,再加上他总爱往荣国府钻营,所以很是得到了贾政的欣赏。

    别说贾政,就连贾赦那里,因为处置石呆子强取名扇一案,都得到了欢心。

    这也使得贾雨村的官运大盛,步步高升!

    贾琮记得前世有人说,贾雨村是靠王子腾提携起来的。

    因为第十六回中贾雨村进京陛见,是由王子腾累本保奏,并补了京缺。

    可却没人奇怪过,到了第五十三回,王子腾升了九省都检点,贾雨村却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

    虽然贾琮不知道这个九省都检点到底是什么官,可毫无疑问,这是武官。

    然而武官的巅峰,却是大司马。

    至于协理军机,参赞朝政,更是已经跨越了文武之别!

    难道王子腾提携人,还能将人提携到自己头上去?

    再者,若是王子腾提携的贾雨村,那贾雨村老往贾家跑去钻营做什么?

    毕竟,以贾政的性格,是绝不可能让贾元春在皇帝枕边,替贾雨村吹枕边风的。

    所以,很显然,是贾雨村哄骗了贾政乃至贾赦,攫取了贾家最珍贵的余荫人脉!

    而每次贾雨村来贾府,贾政都会让贾宝玉陪他相见,这未尝不是一种托付,甚至是一种交易。

    贾家推贾雨村上位,成为贾家在朝中的代言人,反过来,贾雨村再庇佑贾家,提携宝玉。

    若真能如此,此事未必不可为。

    就算是后世,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有很多这样的事。

    但这样做一定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所托得人!

    只可惜,贾政看走了眼,也高估了此人的人性。

    贾雨村得了贾家莫大的恩惠,非但没有在贾家落难时拉一把,反而转投敌手,落井下石。

    政治资源是不可再生资源,尤其是贾家这样坐吃山空的。

    贾家将先祖留下的“香火情”用在了贾雨村身上,自身也就没了祖宗的余荫庇佑。

    纵然是人脉关系,用一次好用,可到了第二次,就不灵光了。

    可怜贾家,因为信错人,耗尽了资源扶持起的人,却背叛了贾家。

    最终被政敌抓住机会,一击毙命,抄家流放!

    偌大一豪门,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些自然都是后话,但无论如何,可以由上看出,贾家潜在的余荫力量,究竟有多强大!

    这股力量,一直以来也都是贾琮的目标所在。

    只是他原本以为,还要等好久,才能有机会接触到这些。

    却没想到,机会来的这样快,这样容易……

    也由此可见,贾政是个极感性之人。

    只要入了他的眼,他就会不吝的赏识提拔。

    贾琮很感激他。

    看着面带和煦鼓励之色的贾政,贾琮深深一礼。

    ……

    ps:对于贾家的定位,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

    有人拿贾母对薛姨妈说,“咱们这样的中等人家”来说事,可那分明就是顽笑自谦话,她还说她这样的老婆子该住马圈呢。

    贾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底,其实只要看看他来往之人的层次就知道了。

    贾家或许没有上本书里写的那么强大夸张,也没有直接掌控权势的凌厉,但一定依旧极有影响力。

    在华夏,并一定直接当官才有影响力。

    其实我觉得这些道理都不用多讲,大家都是中国百姓,应该很明白才对……

    只要没站错队,先祖的余荫,真的能吃很久很久……

    至于王家王子腾,大家看过那么多历史小说,尤其是写明清的小说,应该知道,古代的中央军权,基本上都掌握在勋贵集团手中。

    不论是明朝五军都督府还是清朝的军机处,大都如此。

    武官不是文官,可以凭借科举来鲤鱼跃龙门,再拜个好座师,只要自身有能力,就可青云直上了。

    一个武官想升迁,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战功,二是出身背景。

    后者比例还要重一些。

    战功就不用说了,红楼前八十回里宝玉说的明明白白,天下四海承平,不动一兵一枪,北方异族就来进贡臣服。

    再者,王子腾初任的是京营节度使的职务,是京官,没机会立战功。

    所以可知,不会是因为战功。

    而出身背景……

    王家祖上就一个县伯,还不能世袭。

    反正王子腾身上没爵位。

    朝廷公侯伯一大把,他又有什么资格任京营节度使的职位?

    要知道,定城侯之孙世袭二等男戚建辉,也不过是京营里的一个游击。

    而京营节度使这个职位,之前是宁国贾代化的位置。

    我认为,正是这个原因,王家才会连嫁二女入贾家,嫁给了资质都很平庸的贾政和贾琏,从而换取了贾家在军中的政治资源。

    解释这些,是想给本书的贾家定个基调。

    贾家不是乡下地主家,中个秀才,可以免点税赋徭役,中个举人,可以投献土地大发横财。

    对于乡绅家族,这些都是他们的家族根本,因此他们敬畏读书人。

    要是没有免徭役投献土地的福利,那在他们眼中,读书人算个球……

    偏生对于贾家这样的勋贵门第,徭役和税赋本就是不存在的。

    所以就算族中子弟中个秀才举人进士,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事。

    想要靠科举而翻身成了贾家的主人,大谈读书人的事,那完全是笑话。

    爵位,才是权贵府第传承的根本。

    只要将这个根本维护好,自然就能世代富贵下去。

    所以有些书友频繁建议我,赶紧靠科举翻身,以此执掌贾家的路,是行不通的。

    贾家不是乡村地主家,而贾家强大的潜在势力,正是贾琮目前隐忍蛰伏的原由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