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哭闹 (求收藏,求推荐)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二十九章 哭闹 (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十九章 哭闹 (求收藏,求推荐)

    “是环三爷来了?环三爷新年吉祥,快里面请。”

    听到门外的声音,小红和春燕面色一变,小红忙上前开门,撩起门帘,就看到一个小小人儿,正吊着膀子皮笑肉不笑的往里看。

    方才,他八成是贴在门前偷听来着。

    小红虽然心里不喜,可面上还是高兴的邀请贾环入内,毕竟是新年第一个客。

    春燕则去张罗茶水。

    “哼,哼,哼……”

    贾环看也不看小红和春燕一眼,进门后,四处打量屋内的陈设,鼻子里发出酸溜溜的哼声。

    论起来,他都还没自己的小院儿呢,和他娘挤在一起。

    再见贾琮身上的长衫,就更觉得刺目了,阴阳怪气道:“哟,还穿新衣裳了?

    贾琮,一日不见,你老母鸡变鸭啦?”

    此言一出,小红和春燕脸色都难看起来,颇有主忧臣辱的觉悟。

    贾琮淡淡的瞥了贾环一眼,道:“又受什么刺激了?宝玉的压岁钱比你多?”

    贾环到底才五六岁,一听此言,登时如燎了毛的冻猫,一下跳了起来,见鬼一样看着贾琮,尖声道:“你怎么知道?”

    贾琮呵呵了声,没有搭理,认真写了最后一个字后收笔。

    一旁小红和春燕却面面相觑,她俩也惊了一惊。

    两人都懂事的早,第一次觉得,这位地位不显的主子,似乎……真有些不凡。

    见贾琮不搭理,贾环反倒沉不住气了,寻了把交椅一坐,咕咕哝哝的抱怨起来。

    “都是老爷的儿子,老太太的孙子,老太太给宝玉一个羊脂玉瓶,给链二一件上好的斗篷,就给我十两压岁钱……”

    “大太太也给的少,才三两,太太还给十两呢……”

    “大嫂子也瞧不起人,巴巴的去给她拜年,就给了二两……”

    “二嫂虽然平日里那样厉害,可还给了五两。链二大年里教训我,二嫂还拦下了……”

    “宝玉、林姐姐他们,只当没看到我,三姐姐还拿眼瞪我,让我快走……”

    从小红手中接过湿帕子,贾琮擦拭完手后,淡然道:“所以,你就来墨竹院来寻平衡,挑三拣四找回做人的自信?”

    “噗嗤!”

    小红和春燕一起笑出声,她们也是头一回知道贾琮说话这般有趣。

    贾环却好似没听出言语中讥讽,先瞪了眼小红和春燕,好似她们笑的莫名其妙,然后对贾琮正经道:“我本来就比你厉害啊,我好歹还有些压岁银子拿,你连里面都进不去,可怜鬼,哈哈哈!”

    一旁的小红和春燕又笑不出了,一起拧起眉头瞪向贾环。

    敢情这货真是来这找平衡的,忒可恶!

    贾琮却还是不疾不徐的模样,看不出半点恼意,放下笔后,当着众人的面,俯身倒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

    “哇!贾琮,你莫不是气疯了?”

    小红终于忍不住了,拧眉道:“我们三爷是在打熬气力哩!”

    其实今早刚开始时,她和春燕也以为贾琮疯了……

    贾环闻言,却咂摸了下嘴巴,竟有些羡慕道:“贾琮,你的名堂还真不少……

    来来来,我和你比一比,我若赢了,以后你管我叫三哥!”

    贾琮不理会,一旁的春燕抱不平道:“这是哪家的道理?哪有弟弟让哥哥叫哥哥的?”

    贾环还远不到怜香惜玉的年纪,只觉得小丫头可恶,瞪眼驱赶道:“去去去,主子说话,臭丫头别插嘴。”

    春燕气的脸红,还想反驳,被小红拉住,小红笑道:“环三爷,你赢了,我们爷管你叫三哥,那要是我们爷赢了呢?”

    贾环撇嘴道:“他怎么能赢?”被小红看的实在没趣,又嚷嚷道:“大不了,我再请他一回东道!”

    小红自然不知道贾环请东道的典故,便当了公证人。

    贾环嗤了声后,学着贾琮的模样,伏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

    可刚做了一个,就变了脸色。

    看贾琮做的怪轻松,可他是平日里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主儿,胳膊上真没多少力气。

    最可恨的,是那两个臭丫头,还在一旁叽叽喳喳的喊叫:

    “三爷加油!”

    “不对,是咱们三爷加油!”

    “对,咱们三爷加油!”

    只做到第五个,贾环就撑不起来了,趴在地上拧过脖子,一张脸涨红的冲小红和春燕大喊道:“快闭上你们的鸟嘴!!”

    这就没法忍了,小红道:“我们是我们爷的丫头,给我们爷助威,有什么错?”

    春燕也抱怨道:“我们是你哥哥屋里的人哩,你该敬着才对。”

    贾环闻言,差点气爆了,跳起来想要抓打两个丫鬟。

    可惜,五个俯卧撑差点耗干了他,跳了下非但没跳起来,还一屁墩儿摔倒在地上。

    说到底他才不到六岁,是个孩子,眼见比不过贾琮,心里又气又急,再这么一摔,登时大哭了起来。

    这一下,小红和春燕反而傻眼儿了。

    贾琮见贾环坐倒在地上嚎啕,一把鼻涕一把泪,也锻炼不下去了,站起身道:“别哭了。”

    贾环孩子气上来,越说哭的声音反而越大了。

    贾琮对一旁惴惴不安的小红和春燕道:“没事,你们去忙吧……对了,早上煮的鸡蛋拿来一个。”

    小红和春燕都是家生子,哪有不知道赵姨娘大名的?

    那真是能落下脸来和丫头撕挠的主儿,听到贾琮的话后,忙心惊胆战的跑路。

    不一会儿,就取来了一枚鸡蛋。

    贾琮刚接过手,还没说做什么,地上的贾环又嚎了起来:“鬼才吃劳什子鸡蛋!呜呜,你们欺负我,还打我,推倒我……”

    小红和春燕刚刚放下的心,登的一下又提了起来。

    甭管这话真假,反正赵姨娘指定会当真。

    闹腾起来,她们两个丫鬟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贾琮却呵呵一笑,也不说话,左手拇指和食指拿住鸡蛋,然后右手食指轻轻拨动……

    “哎呀!!”

    贾环正在低头哭的伤心,就听到可恶的小红和春燕齐齐惊呼一声。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去,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

    大大张开的嘴巴,任凭涕泪流入,也丝毫不觉。

    只顾着死死盯着眼前这一幕:

    贾琮右手轻快的拨动左手拇指食指间的那枚鸡蛋,鸡蛋飞快转动中,一片片蛋壳,如雪花般飞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