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危机 (求收藏,求推荐)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二十章 危机 (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十章 危机 (求收藏,求推荐)

    见邢夫人如此,王善宝家的那张油腻老脸上闪过一抹得意的阴笑。

    她本是东路院,甚至是整个荣府内,都有数的着的嬷嬷。

    虽然大房不得势,实在的好处都在二房手中。

    可贾赦到底占着嫡长的名义,又袭了爵。

    别说寻常人,整个贾家,除了贾母外,就连贾政、王夫人等人,都要对贾赦邢夫人礼让三分。

    相连之下,她这个太太陪房,也极有体面。

    至少在东路院,除了贾赦和邢夫人外,她基本上可以说一不二!

    然而,自贾赦生辰那日起,她一手举荐的贾琮乳母秦显家的,做下了那等没面皮的事,还当着贾母老太太的面酒醉不醒,丑态百出,许多人看她的眼神就变了。

    谁都知道,如果不是仗着她的腰子,秦显家的一个连三等奴才都算不上的婆子,哪有胆子虐待主子?

    这件事,令贾母极为不满,也让贾府许多老陈仆妇们,都对她有了意见。

    背后很是说了不少怪话。

    这让王善宝家的丢尽了颜面。

    在贾家这样的高门大户中,别说主子们,就是体面的奴才都极讲究面子。

    王善宝家的素来自以为是体面人,经过这样一遭,她心里岂能气平?

    几次三番想法子折磨罪魁祸首贾琮,可那孽障竟一直没什么反应,还有功夫读书写字。

    这愈发让王善宝家的心头火大!

    不过这一回,她认为终于逮着机会了!

    贾琮自己寻死,她就成全他。

    眼见邢夫人差点气的暴毙,还下了“毙杀令”,王善宝家的喜的心花怒放,忙领命要去行刑。

    她自然不会真的打死,那就要出大事了,瞒也瞒不住。

    但要打个半死,打成残废!

    反正那个孽畜已经被圈禁起来,没人知道。

    贾琮小小年纪,就使坏害得她一家不得安宁,亲家一家被打发到庄田上去种地,让她在亲戚面前舍尽面皮。

    那她就要打折他的手骨头,让他以后读不成书,写不得字!

    好好出口恶气,看他以后还如何使坏……

    不过,没等她走出两步,就听身后邢夫人愤懑的声音传来:“先等等!”

    王善宝家的闻言一怔,回过身看向邢夫人。

    邢夫人见她如此,气的骂道:“你这糊涂的老货,也迷了心不成?

    一会儿要进宫朝贺,这会儿闹出动静来,那还了得?

    再说,从宫里领了宫宴回来,还要祭祖,那个小畜生也要列班。

    真要被打的起不来床,岂不更坐实了外面那些烂嚼舌根子的话?”

    王善宝家的闻言,登时恍然,赔笑道:“可见老奴真是老糊涂了,竟忘了这茬儿,到底太太英明。

    不过,耳房那边……”

    邢夫人恨恨道:“你急什么,还能跑了他?

    等着吧,晚会儿我告诉老爷,自有他的好果子吃!”

    ……

    “呼……”

    自从被圈禁起来,至今已有两个月没出过这座黑油大门了。

    如今终于又走出了这门,看到了砖墙外的世界,贾琮不由轻轻呼出口气来。

    清瘦的面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座黑油大门,和这面高墙,就好比这个时代的礼教孝道,威重如天。

    能把人活活压死,再生生吃掉。

    但是,贾琮却并不畏惧。

    他用世言如刀,将这层铁幕给划开一条缝隙,透出一抹阳光。

    贾琮自然知道,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他的这些做法,绝瞒不过有心人。

    能在这座国公府中生存的,哪个不是经过勾心斗角磨炼出来的?

    真摆明车马斗心机使手段,他未必是那些人的对手。

    而且他还清楚,那些人是不会和他讲什么证据和道理的。

    因为只有地位对等的人,才有资格讲证据和道理。

    目前的贾琮,显然远远不够资格。

    也因此,这件事极有风险。

    但贾琮并不怕。

    一来,纵然知道有风险,他也不能坐以待毙。

    做事情又岂能瞻前顾后,畏狼惧虎?

    二来,若不能提前料到这些,并准备好对策,他又怎会妄动?

    其实在这个红楼世界中,真正的心机高手,并非东路院这一伙子。

    他们较隔壁那一伙,差的太远。

    贾赦邢夫人之流,本就是隔壁二房的手下败将。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从不把贾琮当做对手。

    依旧只将他当做是可随意宰割的可怜虫。

    如此,就给了贾琮太多的可趁之机……

    “贾琮,贾琮!!”

    正当心思百转间,贾琮忽然听到西面有人喊他。

    声音熟悉,转头看去,果是贾环那小子。

    今日除夕,他娘给他备了身大红镶金丝边的小袍子,踩着一双墨色小朝靴,顶着两个发髻,包着两个翠绿翠绿的锦带。

    看到这一幕,贾琮嘴角微微弯起。

    “哈哈哈!贾琮,你的衣裳也太丑了吧?”

    贾环气吁吁的跑过来后,倒是先嘲笑起贾琮来。

    这话倒也不虚,贾赦虽然命人给贾琮送来一身新衣。

    可操办这事的人却是王善宝家的。

    她自然不敢违拗贾赦的命令,新衣也的确是新衣。

    只是,这身衣裳却是暗中带灰的土黄色。

    而且还极不合身,肥大了许多。

    如此,套在贾琮身上的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贾琮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些事,他巴不得现在身上更惨些。

    这也是他认为东路院那些人上不得台面的原因。

    这个时候,还用这些小动作……

    贾琮不知道该说她们太过自大,还是太过愚蠢。

    当然,若非如此,他的事还要难办许多……

    “贾琮,快走快走,趁大人们还没回来,咱们先去好好高乐高乐!

    对了,贾蔷说东府里请了戏班子和打十番,今年又特意加了场百戏,还说让咱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戏法。

    我呸!

    那个蛆心的小畜生,他懂个卵子……”

    贾环一边吊着膀子拉着贾琮往东面走,一边骂骂咧咧道。

    贾琮哭笑不得,道:“人家比你还大十来岁,你骂人家小畜生?”

    贾环“耶”了声,理直气壮道:“大十岁怎样?就是大一百岁,他也是我儿子辈的!”

    “哈哈!”

    贾琮笑了声后,正要说什么,不过眼见宁国府大门前出现了不少人影,就不再多言。

    敛了敛面色,和贾环一起走上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