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好酒 (求收藏,求推荐)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八章 好酒 (求收藏,求推荐)

第八章 好酒 (求收藏,求推荐)

    “啪啪!”

    “噼里啪!”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爆竹连连。

    今儿是十月初一,荣国府大老爷贾赦的寿辰。

    不过说来有趣,往年贾赦也过寿,但通常会选择早几天,或是晚一天再过。

    因为十月初一,又名“寒衣节”、“冥阴节”,是为亡故先人送寒衣的日子。

    为中华三大鬼节之一。

    这一天过生辰,不大合适。

    只是今年,是贾赦五十整寿。

    因此众人在前一天,就在宗祠内为先人们提前送了温暖……

    今日,贾族众人,齐齐上门,为贾赦大老爷贺寿。

    贾琏早就找好了两台戏班子,一台前厅爷们儿们看,一台后宅内眷们看。

    另有一档子打十番的,从清早起,就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贾赦身为荣国公的承爵人,爵拜一等神威将军,论品级,是实打实的武官一品。

    虽然贾赦“高风亮节”,不好争权夺利,没有去争什么实权,也不屑去争。

    但贾家门第毕竟摆在那,一门双公的门楣色彩还未完全褪去。

    因此一大早起,南安郡王、东平郡王、西宁郡王及北静郡王四家王府,并镇国公牛府等六家国公府,忠靖侯史府等八家候府,都差人持了名帖送寿礼来。

    黑油大门前长长一溜车轿骡马,排出二里远。

    不过,也只是如此了。

    那些王公亲贵们,并无人登门拜寿。

    如今贾家,能让他们亲自到场祝寿的,只有一人,那便是一等荣国夫人,史老太君。

    若是没有当年那一档子事,或是贾赦本身争气些,情况或许会不一样。

    毕竟,贾家先祖留给后世子孙的福泽,着实太丰厚了些。

    只可惜……

    ……

    “贾琮贾琮!”

    仪门假山后的耳房外,传来一阵难听的叫声。

    没等里面人应,房门就被“砰”的一声推开。

    一道小身影蹿进屋内。

    贾琮正在悬笔写字,看了眼来人,眉头微皱,道:“贾环,你怎么来了?”

    他们早已商议好大事,并演练了好多回。

    今日何其重要。

    贾环撇嘴道:“前面忒没意思了些,我来寻你耍子。

    再说,离时间还早。

    贾琮,你再给我变个戏法吧,我今儿不高兴……”

    贾琮瞥了眼贾环身上宝蓝色的小长衫,套一缕金八团倭缎褂,脚上踩着一双千层纳底小朝靴,透着一股贵气,道:“不高兴,你这不挺好的吗?”

    贾环恨恨道:“好什么好?今儿快气坏我了,我娘也气坏了。”

    没等贾琮再问,他就道:“我娘知道三姐姐给宝玉做了双鞋,就问她怎么没给我做?问她谁才是和她一个肠子里爬出来的?

    这不,今儿三姐姐打发侍书给我送来一双鞋。

    可你猜怎么着?”

    贾琮道:“怎么着?”

    贾环气恼道:“三姐姐诚心使坏,她故意作弄我,给我做了双反的!”

    贾琮闻言一怔,道:“什么意思?”

    贾环恼道:“我穿一只,是反的。换个脚,再穿一只,还是反的!!”

    贾琮还真被他给绕住了……

    反应了稍许,面色忽地变的古怪起来,道:“贾环,你是说,你用一只脚穿鞋,发现是反的。就用另一只脚,穿另一只鞋,也是反的?”

    贾环还在愤懑中,气的小脸通红,或许是以为受到了人格上的侮辱和轻蔑……

    贾琮好奇问道:“那双鞋呢?”

    贾环嘿了声,道:“让我娘拎着,丢到三姐姐门口去了,咱不稀罕!!我环三爷是缺鞋穿的主子吗?”

    贾琮:“……”

    无语了片刻后,贾琮再问道:“今儿见着你三姐姐了?”

    贾环登时垂头丧气,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贾琮着实忍不住,哈哈笑了声。

    以贾探春的火辣性子,对赵姨娘或许还能忍一忍,可面对顽劣庶弟,绝不会忍气吞声。

    两只鞋都是反的,也就这娘儿俩能想的出来。

    “行了,你去吧,等忙完今天,往后再教你变戏法。”

    贾琮看了看外面天色,估摸了下时间,说道。

    贾环见贾琮脸色不似玩笑,嘟囔道:“你也愈发没趣了,前儿让我跑腿,帮你买酒买药,还不快些教我发财的戏法……”

    贾琮闻言面色微变,眨眼间又恢复正常,道:“我那不是托你帮我买点疗伤药酒么,又不是没给你银钱。

    你放心,等过了这茬儿,以后你的好多着呢,去吧。”

    贾环这才不再嗦,吊着肩膀,一走三摇晃的离去了。

    待贾环离去后,贾琮关上门,轻呼了口气,转到床榻边,掀起床单,从床底取出一不大酒瓮来。

    打开酒瓮的盖子,又从怀中取出一纸包,拆开后,将一些粉末状物倒进酒瓮中,再将纸包藏进怀中。

    举起酒瓮刚摇了摇,就听见“砰”的一声,刚刚关上的房门突然被打开。

    一道细高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贾琮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啊”的一声,面色惨白。

    怔了下,才赶紧将酒瓮放在桌几上,而后转过身,挡在桌几前,强笑了声:“赵妈妈来了?”

    来人正是贾琮的乳母,也是他在贾家“享受”到的唯一的服侍婆子。

    只是……他宁愿享受不起。

    在贾府中,他是所有公子小姐中,最不得宠的,地位还不如一些奴仆。

    然而奶嬷嬷,却是贾府下人中,地位极高的一波人。

    赵嬷嬷的同行们,个个活的光鲜无比。

    奶出的少年小姐,即使长大了,也均以妈妈敬称,帮衬着。

    唯独赵嬷嬷,在乳母界,混的最为凄惨。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种郁气无处发泄,贾琮的待遇也就可想而知了。

    贾赦和邢夫人将贾琮交给她,只要保证他不死就成,其他的……

    随意就好。

    贾琮所受到的数次惩戒挨打,都由这位奶嬷嬷一手包办。

    所以赵嬷嬷就是“贾琮”曾经最畏惧的人。

    只见她长着细高个儿,四十来岁的样子,脸上高高的颧骨,大眼睛里阴沉的目光,模样看起来有些骇人。

    贾琮,也的确好似十分害怕的样子。

    以至于,他有些单薄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

    见此,赵嬷嬷却并没有什么得意的,她阴沉着脸,沉声道:“你在藏什么?”

    按理说,以赵嬷嬷的身份,哪怕不喊贾琮一身“三爷”,也当近称一声“哥儿”。

    可她根本没有,直接以“你”来称谓。

    再一个“藏”字,便看得出来,她打骨子里对贾琮的蔑视和嫌弃。

    贾琮“畏畏缩缩”的收了收肩膀,似乎在犹豫到底说不说,怎么说。

    没等他犹豫多久,就见赵嬷嬷“蹬蹬蹬”三两步走到跟前,一把扯开贾琮,看到了桌几上的酒瓮,面色愈发阴沉了。

    “好啊!这么点子年纪,就学会吃酒了!前儿那通打,莫不是白挨了?”

    赵嬷嬷厉声训斥道。

    贾琮讷讷道:“赵妈妈,今儿是老爷的生儿,贾环送给我一瓮好酒……”

    “老爷的生儿?”

    赵嬷嬷似气笑了,尖声道:“老爷的生儿,和你什么相干?

    往年你还能去磕个头,今年太太早早吩咐下来,不许你近前,仔细坏了老爷的心情。

    我看,是老爷太太怕你脏了他们的地!

    也不撒泡尿,看看你那模样,是不是做主子的命!

    旁人家的嬷嬷,今儿都能落到好,还能分几个银钱吃酒。

    我却成了不相干的了!

    算是我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摊上你这么个晦气鬼……”

    今儿贾赦生辰,除了宴请两个府上的主子外,要另开一席,请了许多有脸面的奴才吃酒。

    其中,就包括贾府的诸多奶嬷嬷。

    连贾环的乳母张嬷嬷都有,唯独没有赵嬷嬷。

    越是豪门大宅中,越注重脸面。

    赵嬷嬷直觉得她一张脸都要被丢尽了……

    她怎能不恨?

    一连串尖酸刻薄,甚至羞辱的谩骂从她口中发出。

    饶是贾琮早有谋算,可此刻听着依旧觉得刺耳逼人。

    一通大骂后,口干舌燥的赵嬷嬷见贾琮丝毫没有反应,只是呆傻的站着,心里一点不解恨,还想再骂。

    可就在此时,她忽地嗅到一股诱.人的酒香,扑鼻而来……

    她本就极好杯中之物,每每失意之时便会贪杯。

    此刻闻到一股从未嗅到过的酒香,崩坏的心情似乎都好了些。

    赵嬷嬷没心思再骂贾琮出气了,她转头拎起酒瓮,看了眼没瞧出是什么酒味,她从未吃过这样香甜的酒。

    有些等不及了,便最后放话道:“还想挨打,就只管继续作!让老爷太太知道你偷吃酒,看你有几条命?呸!

    贱性!”

    说罢,带着酒急急离去。

    看着赵嬷嬷离去的背影,贾琮缓缓抬起头,眼睛中目光平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