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救人 (求收藏,求推荐)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四章 救人 (求收藏,求推荐)

第四章 救人 (求收藏,求推荐)

    “贾琮,快来快来快来看啊!杀人了耶!”

    贾琮还是半大小子身,灵活的从人群中挤到事发巷道口,就看到贾环满脸激动的招手唤他。

    见他无事,贾琮先放下点心来,要是贾环出事了,一来他不忍,二来他的处境必然会更加恶化。

    不过听贾环在这样环境下惊喜大喊,贾琮心又提了起来。

    这个倒霉孩子……

    果不其然,周遭不少人怒目相向过来。

    他忙上前一步,开口教训道:“不要乱说话,别人未必会死。说不得只是受了伤,大家救人要紧!”

    听贾琮这般说,围观者这才想起来,忙纷纷劝道:“对对对,救人要紧!倪二他娘,快找郎中来看看吧!”

    贾环偏不服,大声道:“你可别哄人,脖子都快断了,那血跟杀公鸡……唔唔!”

    随着贾环的“童言无忌”,对面抱着地上一个血淋淋男子的老妪哭声愈发凄厉,周遭围观群众又怒视了过来。

    贾琮给赵国基递了个眼色,素来木讷的赵国基,忙捂住了贾环那张臭嘴。

    贾琮歉意的对周围人点点头,就要带着贾环一起离去。

    周围人虽恼,可见他年纪虽幼,但举止气度不俗,也不愿为难他,还给他让开了些路。

    不过就在贾琮转身离开时,耳中又传来老妇撕心裂肺的凄厉哭喊声……

    “我的儿啊!”

    “你死了,娘还怎么活……”

    “娘的儿啊……”

    周围人也纷纷叹息起来,一人道:“唉,这倪二平日里虽然霸蛮,在赌档里放钱吃例,可最是孝敬老母,且极有义狭之气。”

    另一人也道:“谁说不是呢!但凡是左邻右里,有事说一声,就没有不帮的。

    这回出事,也是帮林大娘从富发赌档寻儿子。

    那富发赌档真真不是东西,不害的人家破人亡竟不撂手。”

    “是啊,林大娘家的田和宅子都被她儿子送进了富发赌档,还不知足,扣着她那混帐儿子不放,非要再拿二百银子。

    林大娘实在没法子,才求到了倪二头上。

    没想到,竟惹出了杀身之祸啊!”

    “这赌啊,真真沾不得!可恨那些人忒猖狂了些,竟在人家门口杀人!”

    “是啊是啊,无法无天呐。只倪二他娘太可怜了些,那样好的人……”

    “儿啊,我的儿啊!”

    听至此,贾琮的脚步着实迈不动了。

    他脑中想的,却不是这些人。

    而是,他又想起了前世的母亲。

    会不会也这样抱着他过劳而死的身体,哭成这般……

    “呼……”

    压下心中剧烈的波动,闭目长呼了口气后,再睁开眼,贾琮对赵国基道:“先送贾环回府。”

    赵国基还没答应,贾环就跳了起来,嚷嚷道:“贾琮,你要干什么去?想一个人去看热闹?”

    贾琮摇摇头,没时间劝他了,折身回到了现场。

    地面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血。

    老太太快哭昏过去了,全身颤栗着,拼命想捂住她儿子倪二的脖颈,不让他再流血,可于事无补。

    周围人虽有人去寻郎中,不过也只是尽一份心意罢了。

    任谁都明白,倪二要死了……

    “让让,让让……”

    贾琮费力的推开人群,大声道。

    “这小孩,你怎么又回来了?小小年纪,不赶紧回家去,看什么热闹?”

    “就是,仔细撞客了……”

    被他推开的人不乐意,指责道。

    贾琮不理,只是往里挤。

    等挤到了圈子里,高声道:“我虽年幼,却学过些岐黄急救之术。

    这倪二,脖颈处的血脉被人割断了。

    若不急救,最多再有半刻钟就要死。

    还请有力气的,帮忙抬到净室内,以便我施展。”

    周围人群登时一静,连再次挤进来的贾环都瞪住了眼。

    抱着倪二的老妇更是全身颤栗起来……

    尽管她根本不知道贾琮到底有没有能为,却只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行不行啊?”

    “这谁家孩子,这功夫还跑来胡闹?”

    “忒顽劣了些!”

    围观群众指责的占大多数,好在有几个相貌老陈些的中年人,虽也狐疑的看着贾琮,到底帮了把手,把倪二抬进屋里去了。

    倪二娘巴巴的看着贾琮,贾琮没有多言,只道:“先救人再说。”

    贾琮之所以敢折返回身,是因为他发现,倪二虽然流了一地的血,但面色非但不发白,反而呈现紫色。

    因而他判断,倪二可能未被割断颈动脉,只是被割伤了喉管,因为不能呼吸,而呈现紫绀面相。

    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若是割断了颈动脉,通常六分钟内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就会死亡。

    这会儿早死了,面色只会蜡黄。

    相对而言,只是喉管被割开,严重程度就轻松些。

    当然,现在时间依旧十分紧急。

    尤其是,在这个时代……

    急救手术需要的一切仪器设备皆无,最重要的气管套管,并消毒设备也都没有。

    他只能随机寻些取代物,死马当作活马医。

    不过即使最后真的救不活,贾琮也能保证,能让倪二清醒过来一段时间,给他娘交代遗言。

    这是贾琮前世最大的遗憾……

    ……

    距离南胡同集市三个街道外,荣国府二门垂花门北侧,一座小抱厦内。

    珠帘悬挂,熏烟袅袅,细香袭人。

    抱厦前厅内,设有妃子榻,美人案。

    榻上铺着一条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妇人端坐其上。

    周遭无人,摆放着各式精美瓷器插花,并一架玻璃屏风。

    屋外廊下,齐刷刷的站着十来个衣着光鲜的婆子和丫鬟。

    个个束手而立,屏气敛声的候着。

    忽地,一头戴小珠钗,身着兰色裙裳的年轻姑娘出现在游廊下。

    与众婆子丫鬟含笑点头后,走进抱厦,对美人案后那年轻妇人轻声道:“二.奶奶,东胡同里的璜大奶奶来了,要见你。”

    坐在美人案后的年轻妇人,修眉微微一蹙,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极美的面容。

    只见她头戴金丝八宝攒珠,绾着朝阳五凤珠钗,身着一件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裳。

    艳色逼人,明丽不可方物。

    只是一双丹凤眼中流露出的眼神,稍显锐利,让人望而生畏。

    此人,便是名满红楼的王熙凤。

    她闻言后,淡淡问道:“她来做什么?”

    传话之人,乃是她打小就养在身边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嫁入贾家时,就成了陪嫁丫鬟,名唤平儿。

    平儿面容温婉,轻声笑道:“看她气色不大好看,许是有事呢。”

    王熙凤闻言,眼中闪过一抹不耐,道了声:“净添乱。”

    话虽如此,却还是站起身来,边走边道:“去看看吧,这些族里的姑奶奶们,哪个都不好怠慢了。

    不然,不定人家在背后怎么编排。”

    平儿跟在身后,笑道:“这就是你多心了,族里各处都夸奶奶能干有本事呢,倒比二爷还强。”

    王熙凤闻言,顿住脚,转过头冷笑一声,咬牙道:“有本事?若不是但凡她们提出不过分的要求,咱们都照章办事,会有现在的名声?

    有时候,我巴不得不要这等好名声!”

    说罢,又冷哼一声。

    平儿好笑道:“好啦!说这些有什么用?没的自己寻不自在。

    你还真能不要名声了?”

    王熙凤无奈叹息一声,再不多言,带着平儿并几个婆子丫鬟,往前面待客偏厅走去。

    ……

    半个时辰过去,小巷门口依旧站满了人。

    不过,质疑的声音却小了许多。

    人群中,贾环和花公鸡似得站在那里,骄傲无比。

    倒不是在为贾琮骄傲,而是在为他的出身。

    当周遭百姓听闻,他是荣国公府的小公子时,纷纷抱以敬畏之心。

    这种受人瞩目尊敬的感觉,他很喜欢……

    连得知有杀人案件而匆匆赶来的两个长安县衙的捕快,都老老实实的在倪二家门外候着。

    因为倪二家里还有个“贵人”……

    尽管贾琮在贾家的地位连个体面奴才都比不上,可在普通百姓和县衙衙役眼中,依旧是贵人,不敢打扰。

    倒是贾环和赵国基两人,心里有些不静。

    赵国基心里埋怨贾琮不晓事,顽闹的太过了些,人命关天,岂能胡闹。

    况且贾琮的身份本就尴尬,惹出乱子来,贾家未必会理会。

    而贾环则遗憾,埋怨贾琮太会玩儿了,只是怎么不带他一起……

    至于贾琮能救人,打死贾环都不信!

    而就在这时,倪家大门忽然打开,之前进去帮忙的两个中年人,面色惊叹激动的走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