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军夫人在上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第二更)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第二更)

    明州是南吴上京以北的一座城,靠海,有渡口,上京以北同样靠海,有渡口的城还有三座,分别是茂州、资州和简州。

    然而有驶往北越的船的,只有茂州和简州,明州和资州的渡口都规模小,只通南吴国内的航道。

    青莱因为想到那耶律齐把少夫人掳走的目的,此时很是焦心,忍不住问出了一连串的话,“若耶律齐走的是陆路呢?走水路虽然较快,然要冒险进城,就是走陆路,也不过是多走半个月的时间,而且沿路可以走山林小道,方便隐藏踪迹。况且,便是他决定走水路,明州也没有到北越的船。”

    顾君玮摇了摇头,沙哑着声音道:“耶律齐会走水路,一是他已经离开北越太久,在这风口浪尖,他晚一秒回去,等待他的便很可能是一个无法挽回的局面,他在掳走……云儿一事上做得如此匆忙,毫不遮掩,便是他赶时间的证据,二是,现如今北越局势不稳,各方势力都在明里暗里争斗,北越王虽然病重,却也撑了半年,很显然,有人不想他死得太早,在那之前,耶律齐也是自身难保,现如今北越驻守西北的,恰恰是那北越王后所出部落的将领。”

    顾君玮的声音很沉,带着某种难言的艰涩,合着那微微嘶哑的声线,听得众人心里发堵。

    只是他们同时也觉得心惊,便是在这样的时候,他依然能不失冷静,如此清晰而理智地分析耶律齐可能会选择的路线。

    不得不说,这样的男人强大得让人觉得恐怖,也让人不由自主地担心,这种强行绷直的神经,有朝一日断裂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

    顾君玮抬起手,轻轻指了指最上头的茂州,然后一路往下,依次经过明州、简州和资州,“耶律齐生性谨慎,他肯定知道自己选择走水路这件事瞒不过我,所以他会另辟蹊径,不去有走北越航道的茂州和简州,也不会选择离上京最近的资州,所以他会去的,最有可能是明州!届时,只要有船愿意载他,他一样能回北越!”

    一边说着,搁在桌面底下的手,却是悄悄捂上了胃部,俊颜苍白了几分。

    一向观察细致入微的青莱哪里察觉不出自家郎君的异样,顿时一颗心跳了跳,一股不安如浪潮扑岸般蔓延开来。

    他跟在郎君身边这么多年,何曾见过他如此丢魂丧魄的模样?

    自从这回从西北回来,他在少夫人身边,见到了郎君许多他从没见过的一面。

    自此他才知道,郎君也会纯粹因为心情愉悦而笑,还会笑出声。

    郎君也会如此渴望靠近一个人,总是挖空心思地对她好。

    郎君也会因为一个人精神失常,表面再如何冷静,细节处却是骗不了人。

    青莱不禁暗叹一口气,少夫人,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否则,郎君就要崩溃了。

    众人沉默了一瞬,白子义先开了口,“将军的分析不无道理,但耶律齐不仅为人谨慎,做事也一向诡谲,从他带兵打仗的手法便可以看出,此人惯会玩弄心计,若是他反过来利用了将军对他的猜测,反其道而行之,又如何?”

    顾君玮抿了抿嘴角,再开口,声音虽依然嘶哑,语气却无比坚定,凤眸幽深慑人:“便是要让他,反其道而行之!”

    耶律齐,你最好把我的云儿全须全尾地还回来。

    否则此等夺妻之恨,我顾君玮便是穷尽一辈子,也要与你不共戴天。

    ******

    大理寺,陆成霖正焦虑地走来走去,不时叹上两声,往外头看上两眼。

    顾卿的夫人是与他出去时失踪的,虽然顾卿没有责怪于他,他终究是心难安。

    就在这时,一个侍卫匆匆跑了进来,朝陆成霖行了个礼道:“陆少卿,先前派去查探春满阁那两个娘子的人回来了,他们说……”

    然而,他话音未落,又有另一个人匆匆跑了进来,抢在前头那人之前开了口,道:“陆少卿,顾卿派去跟踪陈子涛和安生晨的人传来消息了!他们说方才安生晨与王家四郎王博逸泛舟湖上时,与那王四郎发生了争执,然后我们的人清楚看到那安生晨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把短匕首,意欲行凶,幸好那时他们的船已准备靠岸,那王四郎又是个机灵的,当机立断跳进了湖里,这才幸免于难!我们的人已抓捕了安生晨,现正在回大理寺的路上。”

    陆成霖讶异地看着他,半响才反应过来,这是那起美男子凶杀案破了!

    即便早有心理准备,还是有种猝不及防之感。

    他虽然自郑夫人失踪后便一直担忧不安,但顾卿临时离去处理他夫人的事,大理寺的事务自然只能由他担着,也就是那时,他才想通了,顾卿这些日子让他一直去春满阁查找线索,却又不急着要结果的原因。

    他哪里是想找什么真凶!他根本只是想引蛇出洞!

    本来凶犯染了那种病,便相当于有一对黑白无常一直跟在他后头,数着他还有多少日子,初期病症不严重的时候,还能稍作隐藏,到了后期病症发作,他也会如那紫嫣一般,便是脸上涂满脂粉也遮掩不住逐渐腐朽败坏的容颜。

    所以就如郑夫人所说,他开始绝望地追逐心底某个影子,而顾卿接二连三的打草惊蛇,终于把他逼上绝路,让凶犯提前出手了。

    郑夫人说过,他们在追寻的是一个完美的情人,而于陈子涛和安生晨来说,他们身边的人都不是完美的。

    陈子涛买来的那个小厮,虽因为身份卑贱只能屈服于他,却是个不认命的,三番四次要从他身边逃离。

    而安生晨与那王四郎,表面上看起来更是只是一对普通友人,谁知道那安生晨突然接近已经落魄的少年神童,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谁是人谁是鬼,一试便出来了。

    陆成霖不由得叹了口气,转向最开始进来的男子,道:“你是想说,最后查探到,尚玲儿那边出了意外吧。”

    那人一愣,显然有些意外,但还是低头道:“是,我们的人按照春满阁苗娘的指示,去到那尚玲儿计划落脚的住处,却发现那里,一点近日有人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

    陆成霖心事重重地微微颔首,那尚玲儿很可能出事了,便听另一个人道:“陆少卿,我们的人抓捕那安生晨时,他还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顿了顿,他困惑地皱起眉,道:“据说他一脸绝望和哀戚,一直念叨着什么,明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是一样的,都是天底下最完美的人,为什么你不愿意接受我……”

    陆成霖听得一愣。

    这都是什么有的没的?

    若郑夫人在这里,定然就能从中听出什么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