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王牌大律师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

    让韩东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举报信上说他有三个情人,两个女儿两个儿子。他除了跟妻子于珊生了一个儿子瓜瓜,跟谢思琪生了一个女儿果果,跟商茜生了一个儿子豆豆以外,还有一个女儿和一个情人在哪呢?

    这些年他除了跟这几女有过瓜葛以外,鸡儿管得好好的,一直没放出过笼子。

    韩东不相信举报信是空口白话。举报人看来能量很大,对他也下了一番功夫。他在全国各地的物业,各大银行的存款都查得分毫不差。这个女儿和情人多半也不会是杜撰了。

    毕竟三个情人和两个情人没什么区别嘛!何必妄扣一个莫须有的屎盆子?

    韩东回到自己的副市长办公室,默默地点燃了孟市长赐的烟,始终没想明白到底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情人和一个女儿。

    这五年来他官运亨通,先是做了滨海市综治委办公室基层指导处的处长,没过一年升任办公室副主任,然后平调到滨海市公安局做了副局长。两年前他被人大常委会任命为滨海市公安局局长(正厅级),一年前他被提名为滨海市副市长(正厅级)。

    他的进步不可谓不快,甚至超过了很多二代的速度。境外有媒体断言,在党的二十大之前,他将会成为一省的封疆大吏。

    封疆大吏么?韩东自嘲地笑笑,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这五年韩东过得并不开心,工作上的条条框框太多不说,做什么事情都有人在拿放大镜观察他,唯恐他不出乱子。要不是他为人谨慎,见招拆招的能力又非常牛逼,现在早已经尸骨无存了。

    不过也正常,谁让他这么年轻就身居高位呢!一大帮老同志还没上去,你一个小年轻爬那么快干嘛?即使他刻意穿上显老的衣服,带上老式眼镜,打扮得像个三十五六岁的人,他仍然能从一帮老同志的表面恭敬中闻出质疑的味道。

    这五年来也只有和自己的妻子、情人、子女在一起,才能享受到自由自在的幸福。比起做官,他更喜欢当一名闲云野鹤的教授,做一名率性而为的大律师。

    教授么?韩东再次摇头。他被任命为滨海市公安局局长以后,先后应邀成为北开大学、中央大学、中国法政大学、人民大学等十几所顶尖院校的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但是五年来他给自己的博士生授课时间不超过一个礼拜。

    正在他沉思期间,秘书小杜敲敲门进来。他神神秘秘地关上办公室的门,恭敬地叫了声老板。

    “什么事?”韩东掐灭烟头问道。

    “老板,我在市纪委书记的秘书那里听到一点关于您的谣诼,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小杜小心翼翼地问道。他的老板着实厉害,虽然比他年轻几岁,却已经是跺跺脚滨海市都要摇三摇的大人物,不容得他不恭敬。小杜还想着攀上了韩老板这根高枝,从此一飞冲天呢。

    “说来听听。”韩东面色平静地说道。

    “市纪委收到一封针对您的举报信,他们正在对举报信的内容进行初步核实...”小杜看了看韩东的脸色,见他面平如水,这才继续道。“举报信反映的问题倒是没什么,只是听说有人正向市纪委施加压力...”

    秘书们的消息一向很灵通,小杜所说的谣诼看来是**不离十了。“小杜,你跟了我多久了?”

    “两年...两年零一个月,自从您做了市局一把手,我就跟着您了。”

    “这两年你做得不错,我打算向孟市长推荐你做远海县的副县长。”远海县是滨海市下辖县,书记县长高配副厅级,副县长是正处级。秘书小杜现在是正科级秘书,下放到县里升职了不说,他还是排得上号的领导。所以历来这种机会,都是秘书们打破头也要争取的。

    相信韩东出马,孟市长还是要卖他这个面子。小杜闻言激动起来,脸上青筋隐现。他对着韩东深深地鞠了一躬,“感谢老板的栽培,我一定为您鞍前马后...”

    韩东打断他道,“这些客套话就不必说了,你先去忙吧。”

    回到家里韩东神情有些疲累,妻子于珊见状过来给他揉按太阳穴。他顿时心里感觉清凉了许多,工作上的烦心事不知不觉烟消云散。

    “我看你啊,就别干这个什么市长、局长了,整天搞得自己疲累不堪。咱们家又不缺钱,你干脆赋闲回家养养花种种草。要是憋不住啊,你就去做你的大教授、大律师,反正你的老本行也一直没落下。”于珊心疼地说道。

    韩东闻言心里一动,这倒不失为一个远离是非之道。他随后安排好了秘书小杜的去向,立即打印了一封辞职信,交到了孟市长的手上。

    孟市长看完辞职信久久没有说话,沉默半响他才在韩东的信上签上同意两个大字。“我个人对你的能力是非常认可的,只是没想到提前把你推上去,反而害了你。”孟市长发自肺腑的感慨让韩东很是感动。

    “孟市长,感谢您这几年来的栽培。也许闲云野鹤更适合我。”韩东对着孟市长深深地鞠了一躬后大步走出了滨海市政府大院。

    一个月后,滨海市地标建筑黄金大厦第68层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开业仪式。前来捧场的嘉宾都是滨海的名流,除了金心妍这种顶尖律所合伙人不说,滨海各大院校的法律学者,滨海各大企业的老总等济济一堂。

    连政府高层领导都来凑热闹,韩东跟远海县杜副县长打过招呼后,一把握住滨海市司法局孙局长的手,热情地摇摇,“领导,没想到您也来光临我的小庙。”

    “嗨,在您面前我哪里敢称领导,以前都是您领导我。”孙局长笑着摆摆手表示受用不起。

    “那是老黄历咯,现在您就是我们的领导,还希望您对我们这座小庙多多关照啊!”

    “一定一定。对了,我还带来了孟市长的一封亲笔祝贺信。他让我带句话,祝你生意兴隆!”

    “替我感谢孟市长!”韩东有些感慨。他那封辞职信一交,各处举报就此销声匿迹了。纪委也停止了动作,仿佛这件事从没发生过。看来有人只是想要那个位置,对事不对人。

    “来来来,孙局长,您站在中间,我们一起剪彩!”韩东拉着孙局长的手站到中间。跟随他一起剪彩的有商茜,老白,小李子,小文文,老潘等室友。几个室友都被他从各个律所挖过来,成为韩东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一身ol装打扮的商茜俏生生地站在韩东右侧,对着他娇声耳语道,“你现在胆子肥了,竟敢明目张胆地把我放在身边。不怕于珊发飙啊?”

    韩东小声答道,“你以为于珊不知道你们的存在?她是个聪明女人,看破不说破。”

    “哦”,听说正房太太知道他们的地下情,商茜有些局促不安。她赶紧转换话题,“你儿子豆豆在幼儿园跟小朋友打架...”

    韩东一听紧张地问道,“伤到了没有?”

    “他打别的小朋友,自己没事。”

    “哦,那被他打的家里有没有钱?做什么官?值不值得他动手啊?”

    商茜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家里很有钱,而且跟你还有渊源。”

    “谁啊?哪个不开眼的和我有渊源还敢跟我儿子动手?”

    “谢思琪的女儿果果!”

    韩东:“...”

    一年后,美利坚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庭内,一桩旨在反对美利坚政府限制中国四一集团并购美利坚火电项目的官司正打得火热。美利坚总统奥巴先生代表美利坚政府亲自参加诉讼。

    韩东坐在台下,全程旁听庭审。他作为四一集团的中国律师代表,支援美利坚律师团反击美利坚政府的并购决定。可以说是他一手促成了这桩官司,将美利坚外资委员会告上法庭,并且用了一点小手段,将美利坚政府黑人领袖也拉下了水。

    相信这桩官司以后,无论胜负如何,他都将成为中国律师的奇迹。他的律所,也将跨上国际化征程,成为名扬四海的全球顶尖律所。

    “今天,我代表美利坚政府站在被告席上,完全是一个无耻的中国律师的阴谋!”韩东看着被告席上慷慨陈词的黑人国家领袖,露出阴谋得逞的微笑。

    ...

    “东子醒醒!东子,到站了!”恍惚间,韩东感觉有人在用力推自己。他努力睁开眼睛一看,韩大富那张大脸正歪在自己面前。咦,堂哥怎么这么年轻?他又看向车窗,黑漆漆的车窗里映出一张稚嫩的脸。我靠,老子返老还童了?

    “你可真能睡,叫都叫不醒!”韩大富不住埋怨道。“到滨海火车站了,该下车了!”

    “到什么站?”韩东左右张望,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一辆老式绿皮火车的车厢里。我不是正在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庭内开庭么,怎么跑这儿来了?

    “现在哪一年?”韩东拉着堂哥的袖子问道。

    “2006年啊,睡傻了啊?”

    我擦,不是吧,老子这么辉煌的一生只是一个梦?坑爹呢!他懵逼地跟着韩大富下了火车,走到了滨海火车站广场。外面破败的建筑和星星点点的灯光告诉他,这是2006年没错。

    “噗呲,怎么有个道士在火车站乞讨?”韩大富指着广场角落里半躺着的一个乞丐笑道。

    道士?韩东心里一动顺着韩大富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瘦长脸道士模样打扮的人,正躺在地上小憩。

    “老淫货三宝?”韩东脱口而出。

    “韩东小友,小道在这里恭候多时了!”三宝一个鲤鱼打挺利落地爬起来,对韩东微笑地眨眨眼睛。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