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之卡拉迪亚征战 > 第298章 苏诺之战(七)

第298章 苏诺之战(七)

    终于到了最后的一刻,法林顿已经朝后面退去,虽然说功劳就在自己的眼前,但是自己的实力不够无法取得这一份功劳,那么就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它被别人所抢走,对于这一件事情,法林顿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对于法林顿来说的话,她觉得还是很有益处的,毕竟自己所效忠的对象应该是那个那个国王,只要诺德王国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自己也算是对拉格纳国王尽忠了。

    沃特举起自己的那一把长剑,和霍斯本斯这个人直接硬碰硬的撞上了,霍斯本斯凌厉的剑术让沃特稍稍的吸了一口冷气,霍斯本斯和已经死去的奥多尼尔齐名,奥多尼尔沃特曾经和他较量过,虽然说没有在武术上面较量过,但是在指挥士兵作战的过程当中还是和他较量过的,奥多尼尔指挥士兵很有一套,他麾下的士兵丝毫不亚于沃特亲自训练的士兵,洛里默所提供的方法让沃特进行对自己的士兵加工训练,已经成了锐不可挡的勇士,儿奥多尼尔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一套方法,居然可以正面抵抗沃特的士兵。虽然说两者相交之下,沃特冷静的观察局势最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使得奥多尼尔暂且退居帕拉汶,放弃了擅长平原作战的斯瓦迪亚骑士的专用地形。

    奥多尼尔已经战死沙场,要想能够找到跟沃特一决高下的人物,那么就必须要找到霍斯本斯这样的人才可以,霍斯本斯拿着他自己的那一把骑士大剑,准确无误的朝着沃特的命门所砍去,凌厉中带着一丝大气,从霍斯本斯的眼神当中,沃特似乎还看见了一丝愤怒,也确实是如此,沃特的出现已经破坏了霍斯本斯的计划,使得原本这一场战斗当中的核心关键人物维利斯被他给抓住,接着法林顿带领着自己麾下的士兵扭转战局,一切的一切都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使得霍斯本斯还能有机会把真正的罪魁祸首给纠察出来,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元凶,霍斯本斯只想把他给杀了然后以解心头之恨。

    “你就是那个沃特?那个在帕拉汶城市攻城战里面率领的一支军队突然从秘道里面杀出来的沃特?”霍斯本斯一边朝着沃特发动猛烈的进攻,一边向沃特问道。不知道是在分散沃特的注意力还是真的想要打听一下沃特的真实身份。

    “没错,那一个率领着军队突然从密道杀戮帕拉汶城市内部的沃特就是在下了。”沃特毫不避违的说道,就是他自己率领的军队糊涂了哈劳斯国王,使得现在的斯瓦迪亚王国已经土崩瓦解,接近了黄昏陌路。

    “能够在这里,把你这个家伙给干掉,相信一定可以狠狠的打击一下诺德王国的气焰,同时诺德王国少了你这样的人才,那么斯瓦迪亚王国复兴的日子便可指日而待。”霍斯本斯突然大笑一声的说道,眼前是一个机会。

    可是对于沃特来说的话,眼前的霍斯本斯何尝不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真正的在诺德王国扬名立万的机会,杀掉霍斯本斯,就等于在砍一下斯瓦迪亚王国的一只臂膀,没有了这一只臂膀支撑着斯瓦迪亚王国的运行,那么吞并整个斯瓦迪亚王国便指日可待。

    “阁下如果想要拿着我的脑袋,恐怕不是这么容易的,而和你的兴趣正好相反,我对阁下的脑袋也是特别有兴趣,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把你的脑袋给我。”沃特也以牙还牙的说道,眼前的霍斯本斯在听见沃特的这一句话之后,也已经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今天这一场战斗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可是,诺德王国可以没有沃特,但是绝不能够没有霍斯本斯。诺德王国兵多将广,死掉一个沃特并不算什么,顶多使得向南推进的日子要晚一些而已,在最后的决战时刻,已经丧失领土众多的斯瓦迪亚王国没有过多的人才,最后面临的结果只有国破家亡,霍斯本斯则充当着挽救这一悲哀命运的角色。如果他死掉了,那么整个斯瓦迪亚王国还能够找出在像他这样的人吗?

    维利斯已经被敌方给抓住了,生死未卜,如果自己在死在敌人的手里,那么谁能领导整个斯瓦迪亚王国。因此霍斯本斯的心里还是有所顾忌的,他爸真的逼急了沃特,将自己给杀掉,亦或者同归于尽。无论是哪一种死法,只要霍斯本斯死掉了,那么整个斯瓦迪亚王国就没有任何的希望。

    一方面因为有维利斯的顾及,一方面又有着斯瓦迪亚王国的顾及,当这两分顾忌相加起来,它就是11大于二了,于是,他挥动剑的速度越来越慢就怕仿佛再也不是之前的那一个充满着凌厉气势的霍斯本斯。

    沃特在感受到霍斯本斯的挥动长剑的那速度明显下降之后,就已经知道了霍斯本斯已经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顾忌放大了许多。沃特也觉得自己可以大展身手,在这样的一次绝好的机会之下,绝对不可以放跑霍斯本斯,这并不是帕拉汶乘势攻城战你们的第一次战斗,奥多尼尔是被众多诺德士兵给杀死的,现在沃特单枪匹马将霍斯本斯给杀掉,想必名声与威望都会大大的提升。在诺德王国那一帮老一辈的领主的心目当中,沃特一定会得到器重的。拉格纳国王也会赏识沃特。较之以前,拉格纳国王会用另外一种眼光来看待沃特。

    法林顿的诺德士兵们,以及霍斯本斯和维利斯的斯瓦迪亚士兵们,他们都看着自己眼前的伙食本司,他们已经清清楚楚的看见霍斯本斯明显的被胡沃特给压制住了,霍斯本斯没有拥有之前那凌厉的气势,似乎是一只被打掉了牙的狮子一般,再也没有之前的威风。

    一股无力的感觉在整个斯瓦迪亚士兵的心里蔓延着,他们就像一个花**一般,马上就要触碰到地面了,只要摔在地上,这只花**便会破碎,他们的军心也会涣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