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之卡拉迪亚征战 > 第66章 库劳的弗莱舍

第66章 库劳的弗莱舍

    谁?怎么在这个城市里会有着这么多的魔法师?沃特感到好奇。

    “或许,一场大战将要发生,这些魔法师都被重金给聘请过来为这些领主效力的吧。”洛里默说出的他的猜想,这样的猜想也是洛里默最不想要看到的,魔法师要是加入到战争中去,那么战争将会变的非常的严酷。

    弗莱舍死死的盯着戈林的背影,他知道这个家伙就是一个魔法师,他的主人朱达斯是这个戈林的雇主,也就是自己的主人把他给找过来,让他刺杀马穆恩波耶的两个儿子,同时朱达斯也是罗德拉波耶的儿子,他是罗德拉波耶的次子。

    按照继承法,罗德拉波耶死后,他的财产应该被他的长子,也就是马穆恩波耶给继承,若是马穆恩波耶先一步罗德拉去世,那么就让马穆恩波耶的长子给继承,马穆恩波耶的长子若是死去,就由马穆恩波耶的次子给继承,总之,当马穆恩波耶的子嗣都死完之后,才能够让朱达斯继承,所以,朱达斯为了得到自己父亲的财产,他把自己的屠刀给伸向自己的侄子,他想要让自己的侄子死掉,然后再把自己的哥哥给杀掉,为了这些领地,朱达斯不惜将自己的亲人给杀掉。

    但是他却是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他觉得自己的才能比自己的哥哥要强的多,为了让自己的家族发展壮大,让自己继承家业是合情合理的。

    对于自己的主人什么想法,弗莱舍毫不关心,他仅仅只是在关心自己的前途,自己荣华富贵一生就可以了,谁死谁生他不在乎。

    不过他现在要得到一件东西,那就是这个戈林的魔法。

    弗莱舍的魔法仅仅只是用来侦查的,这种东西用来战斗是根本不行的,但是这个戈林的魔法却是用来控制雪狼的,这对于自己用来自保是很有效果的,谁知道自己的主人会不会就把屠刀转向自己?

    就比如说现在,自己的主人就要把这个没有完成任务的杀手给杀掉,当然了,这其中有着自己的撺掇,但是决定权是在自己的主人的手中,从这里就可以看的出来自己的主人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家伙。

    所以为了防备自己的主人,弗莱舍不得不做出一些保命的事情。

    他向自己的主人提出要把戈林给活捉,然后从他的嘴里套出关于控制雪狼的魔法。

    每个魔法师的老师不同,他所专长,所知道的魔法也是不同的,像弗莱舍的老师就是一个半吊子的魔法师,他教给自己的魔法很少,所以弗莱舍就想从其他的地方获得更多的魔法。

    弗莱舍知道自己完全就没有机会把这个魔法师给杀掉,但这仅仅只是凭借着弗莱舍自己一个人的实力,他的攻击魔法之中就会一个火球,但是任何一个魔法师都会这个法术。

    但是弗莱舍的背后是朱达斯,是这个库劳城的领主,罗德拉波耶的次子,他所拥有的军队数量虽然不多,但是只要安排好,那么就一定可以把这个魔法师给杀掉。

    这个魔法师的特长就是控制雪狼,但是在就现在来看嘛,这个魔法师进城肯定是没有带雪狼的,毕竟大庭广众之下谁会把雪狼带在身边。

    戈林隐蔽身形的同时也把自己处在危险之中。

    “他的目标看来就是先前的那位魔法师。”洛里默这个时候说道。

    “谁?就是先前盯着我的那个魔法师。”沃特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是的,看来这个魔法师可能要去抢别人的魔法了。”洛里默做出了一个准确的判断。

    威力强大的魔法,谁不想拥有了?

    “这样啊。”

    “不管怎么样,反正你现在还是不要接触这些家伙比较好。”洛里默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好的,我接着去找人手。”沃特不再理会街上的那些魔法师。

    不过沃特虽然没有去理会那些魔法师,但是却是和洛里默讨论起了刺客的安上了技巧,这些技巧虽然在正面的战场上用不上,但是在沃特还没有成为一支正规军的首领的时候,相信这几招还是有着用处的。

    而洛里默自然也是将知识给沃特灌输了一些。

    在傍晚,库劳上的行人都少了下来,大多就是在往回家的路上,晚上的时候还是呆在家里比较好,不然的话说不定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就比如说沃特在萨哥斯遇见的科士达,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暗夜劫匪。

    说来,这个家伙还给了沃特留下了一把匕首,尽管沃特并不会使用匕首。

    而沃特这个时候自然是和库劳的商人好好的商谈了一下,他要把这批货物以合理的价格给卖出去。价格肯定是谈妥了,明天就可以把货物给搬过来进行交易。

    经过一场激烈的角逐之后,沃特伸了伸懒腰,他身上的伤口早就让自己的魔法给治愈了一下,确实,沃特的天赋很高。

    沃特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要落山的太阳把沃特的影子给拉的很长很长,大街上很是安静,可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的沃特却是突然听见了一丝异动。

    怎么回事?

    沃特想起了自己在萨哥斯的时候所遇见的那个劫匪。

    又是一个劫匪在作案了吗?

    沃特渐渐的朝着异动的地方走过去。还没有走过去就听见了一声声轻微了刀剑碰撞声!

    这是一个无人的小巷子,在墙角,沃特露出了一双眼睛看见了两个人,这是两个男人,两个看起来都是瘦弱不堪。

    其中一个叫尼尔,他是一个劫匪,初来这座城市,他准备作案,看见路上一个瘦弱的男子,就感觉这个家伙不是一个用剑的高手,就准备把他给打昏,然后抢走他身上的一切值钱的东西。

    可是现在看来,尼尔明显就看走眼了,这个家伙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他的战斗力完全不在自己之下,而且有一种哟啊超越自己的感觉。

    被尼尔看上的人叫韦尔斯,他是一个旅行者,最近跟着一个商队来到了这里,尽管他看起来是弱不经风的,但是这不意味着他的力量和他的外表一样。

    但是尼尔这个暗夜劫匪的战斗力并不低,至少普通的佣兵是打不过他的。

    韦尔斯也不是普通的人,他是一个旅行爱好者,他已经踏遍的斯瓦迪亚王国,因为他原本就是斯瓦迪亚人。

    这一次到维吉亚王国就是为了看看维吉亚的风采。

    这算是一个探险家吧。

    在一旁的沃特看了他们两个人在这里打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去把制止这两个家伙。

    这看起来就是一场抢劫,不过,沃特不知道谁是抢劫犯。

    这就让他犹豫了半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