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次元崛起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义薄云天康雪烛

第一百八十三章 义薄云天康雪烛

    出行的楼船早已经过赵岚的魔改。

    古代运河大船行舟,没有海上那么大风力,也没有洋流可作为自然动力,都是依靠纤夫拉动才能够缓缓而行。

    传说隋炀帝下江南,为了附庸风雅,征发了数千妙龄女郎,让她们当做纤夫拉船,赵岚只能说一句:“大佬,您真会玩!”

    这要是让后世fff团看到了,简直是比秀恩爱还要恶劣千百倍的暴行啊,必须天诛!

    不过杨广大帝还是做了一件好事,大佬心疼纤夫妹纸们的辛苦,下令在运河沿岸种满了垂杨柳,给姑娘们遮阴。

    正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这些柳树和运河一样,都遗泽后世。就比如现在,纤夫们沿岸低头拉纤,虽然汗流浃背,却不用担心烈日暴晒,可惜时已入秋,柳树开始落叶,这样的“幸福”时光即将结束。

    内河行驶的大船和海船不同,都是平底船,后世到过京杭大运河的,都见到过那些穿梭于运河的水泥平底船,排成了长龙,运河在千年后依然发挥着运输干线的作用。

    七秀坊现在也是有水泥的,不过水泥平底船的外形实在是挫了点,不符合“玉公子”的审美范儿,听说灰堡大统领把大炮装上了水泥船,很是打了几个胜仗,咱还是坐种花家的传统楼船,木制的船身,重楼叠嶂,视野开阔,空间充足,实在是出门远行的最佳交通工具。

    既然是“私人游艇”,那么稍作改装也是极好的。

    赵岚把楼船拿到二十一世纪的船厂改装时,收获了老板崇拜的眼神。

    你看看人家,都不兴买游艇了,直接拿出画舫楼船进行改装,大唐七秀坊的楼船,那相隔千年,巧夺天工的传统木工活,让船厂老师傅看的是爱不释手,再看到赵岚大手一挥,把楼船开膛破肚进行改装,又是痛心疾首,大骂败家子。

    柴油动力有着马力大、故障少、维护简便的优点,正适合放进楼船里用做心脏。

    两具7叶螺旋桨推进,楼船在运河中不依靠纤夫,稳稳地运行着。

    为了舒适,赵岚给动力舱全都装上了宫媛熏妹纸琴房的那种隔音木板,也算是壕无人性了,效果确实不错。

    楼船共有五层,底仓是船工们的工作场所,一楼是公共空间,作为船工们休息、生活的地方,二楼是客舱,康雪烛这些万花谷的客人们都在这一层。

    三楼往上就是七秀坊的私人领地了,陶洪他们时刻保持两人在楼道口站岗,阻挡一切擅闯的人士。

    此刻,高绛婷就在五楼静坐,小姐姐靠着大大的抱枕,手中看得赫然是《甄传》繁体版,要不怎么说宫斗剧那么火呢,只要是女人,都免不了喜欢这种集合腹黑、撕逼、男宠、宫廷的神奇故事,赵岚只是看她旅途无聊,于是让光脑按照大唐的读书习惯,打印了几套书籍出来给佳人解闷,没想到效果是好得不得了,连霓虹萝莉忍者奈叶酱,都被故事沉迷了进去,这两天给赵岚倒茶都没那么勤快了。

    楼船在洛阳靠岸,稍作休整。

    洛阳自古就有“天下之中”、“十省通衢”之誉,先后有105位帝王在此定鼎九州。

    大唐依然以洛阳为都城,号称“东都”,天宝元年,李三郎大佬刚刚把洛阳改名为“东京”,没错,就是叫东京。

    这里有着最为辉煌的历史,最为辉煌的建筑,最为骄傲的人民,完全是一座不逊色于长安的名城。

    这里有大名鼎鼎的“东都狼”,天策府的枪兵们,就是脱胎于李二大帝天策府的那群。

    自古枪兵幸运e,“东都狼”因为逗比众多,很不幸地被江湖人送雅号“哈士奇”,不过那是游戏里,现实中的大唐,谁敢这么作死的叫人家天策府将士哈士奇,那肯定会被哈士奇……啊呸,是枪兵们撕成碎片,丢进洛水喂鱼。

    既然来了洛阳,岂能过门而不入,作为七秀坊的二代嫡传弟子,赵岚携高绛婷上门拜访天策府大统领李承恩,不过很不巧,作为玄宗皇帝的亲信近卫,他在长安随架。

    出面接待赵岚的,是当初在西湖名剑大会上的老相识,宣威将军曹雪阳小姐姐,曹雪阳肌肤如雪,明眸善睐,长期的军旅生活,让她不同于一般女子,气质更接近于后世的姑娘。

    “高姐姐,赵公子,既然来到东京洛阳,就让雪阳好好地尽一尽地主之谊,洛阳形胜,有很去处值得一观。”曹雪阳穿着军中便袍,明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高绛婷,显然对于这位传中的“琴仙”很感兴趣。

    “小弟先谢过雪阳姐姐的美意,不过这次我们是跟随康雪烛大师共返万花,他要给我家高师姐塑雕像来着,不好让他久等,等下次来洛阳,再劳烦姐姐给我们做导游,到时候可不能说太忙没工夫哦。”赵岚的说话习惯始终不能和大唐完全接轨,半文半白的,让曹雪阳听了不禁莞尔。

    “那么康大师呢,他怎么没来?”军人都是直来直去,直接问某个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为什么没来天策府,要知道万花谷也是武林一脉,同船共行,七秀坊来拜访,于情于理万花谷的门人都不好过门而不入吧,这很失礼。

    赵岚尴尬的笑道:“康大师说城中寻访旧友,让我们代他问好。”

    这时候还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康大师所谓的寻访旧友,尼玛就是跑进洛阳最最有名的花街柳巷,直接把人家睡午觉的名妓吵了起来,听到朱雀卫的偷偷汇报,赵岚只觉得牙疼,虽说真名士自风流,康大师你这也太急色了吧……

    朱雀卫汇报自然不会瞒着高绛婷,所以听到曹雪阳问起,小姐姐的神色也是非常古怪。

    众人在天策府留饭,晚餐时,在军营坐班的壮武将军、总教头杨宁也出席作陪,席间杯来盏往,赵少侠独战天策府群狼,院子里的空酒坛已经堆得老高,大家说好不许用武功作弊,所以没有发生段誉指尖逼酒的戏码,所有人都是靠着胃和肝硬抗。

    高绛婷吃吃偷笑着,小脸也已经发红,赵岚从小到大可是一次都没有喝醉过。

    天策府的将士们,看着脸色温润如玉,仅有一丝微红的赵岚,就连他的肚子都保持着正常,毫无吃饱喝足,小腹鼓起的不雅形态,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杨宁已脱掉盔甲,赤着膊,在院子里舞着长枪,口中还在唱着“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刚刚这首赵岚用来装逼的歌曲,实在是唱到了天策府这些军人的心坎里面,所以虽然杨宁唱的不成曲调,还有校尉们高声唱和,还有人敲着盾牌助兴,真真是嗨到飞起。

    曹雪阳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啪”一下把酒坛拍在赵岚的桌前,小手一圈,就把赵岚的脑袋夹在腋下,这动作后世都很熟悉,不是至交好友可不能做,所以说酒是好东西啊,赵岚的脑袋贴着人家美女将军的欧派,军娘长期锻炼的身体,不同于软妹子的柔软,却是充满着健康的弹性,嗯,这洗面奶我给满分……

    “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知道你小子肯定作弊了,嗯?”小姐姐带着酒气的樱桃小嘴,就在赵岚耳边,尚未说完,“嗝儿~”,霸气侧漏的军娘就此倒头睡去。

    赵岚哭笑不得的揉了揉脸。

    “很舒服吧?”高绛婷似笑非笑地觑着赵岚。

    “啥,哦,这天策府太热情了,饭菜也很好,军中风味,粗犷中带着爽朗的味道,乡野美食加上野味珍馐,真的是吃得非常舒服~!”这种时候当然是不能承认的,赵岚开启了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模式。

    人家两位陪同的主人都已经喝挂了,酒席自然也就开不下去了,赵岚扶着高绛婷起身,正要告辞,却看到陶洪匆匆过来,“岚少,康大师被人扣住了。”

    雾草,啥情况,这老小子不是去青楼会老相好了吗?难道是喜闻乐见的争风吃醋?

    赵岚顿时燃了起来。

    作为女性门派七秀坊的男弟子,赵岚心里苦啊!

    别的江湖侠少们都羡慕赵岚生活在温柔乡里,那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只有赵岚自己知道,尼玛长辈同辈全是姑娘那是何种卧槽的生活,人家穿越回古代,那是各种潇洒各种撩妹啪啪啪啪,可怜的赵少侠,就连扬州城里的烟花柳巷都没有去过,可谓是咫尺就是天涯。

    康雪烛大师,你是个好人呐,就冲你以身饲虎,够义气!

    “那还等什么,陶洪,带上兄弟们,把康大师救出来~!”然后这厮转身对着高绛婷说道:“师姐,那种肮脏的地方,只是听名字就污了耳朵,你和姐妹们先回船上吧,放心,我会把康大师带回来的。”

    “师弟小心,救回康大师就早早回来,不许和那些坏女人……”高绛婷说不下去了,脸红红地,瞪视着赵岚。

    “哎嘿嘿嘿,师姐您就放心吧!”

    “小子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