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次元崛起 > 第七十四章 五毒帕黛美又凶

第七十四章 五毒帕黛美又凶

    破口大骂的船夫还没骂上几句,就被旁边的同伴给捂住了嘴巴。

    “你疯了啊!那是安大将军的将旗,再不管住嘴巴,当心被一箭射死。”

    “哪个安大将军?”被捂住嘴巴的船夫一脸懵逼。

    “国朝还有哪个安?平卢军节度使安大将军啊!”

    “呸,北地蛮夫,也在江南横行!”总归是很不爽,不敢高声喝骂,船夫悻悻然地唾了一口。

    感受到船身震动,萧白胭和燕小七也走出船舱,看着远远而去的楼船,萧师姐若有所思。

    “不是老安,应该是小安。”赵岚在一旁说道。

    安禄山这时候是平卢军节度使,位高权重,作为一方大将,是不可能轻易离开属地的,这条规矩古今通用,地方最高长官如果能够随意跑来跑去,那不是完全乱套了啊。

    “你是说安庆绪?”萧白胭作为二师姐,平时实际上叶芷青的副手,相当于副掌门的角色,对于官府的英雄谱也是相当熟悉。

    安庆绪不仅得到安禄山的偏爱,本名仁执,这安庆绪的名字还是李三郎所赐予的,是个年少得意的人物。

    “小安这么招摇地下江南,难道也是去藏剑山庄的名剑大会?”燕小七掂着脚,远眺狼牙军的楼船。

    忘了说了,小七妹纸小巧玲珑,身高按照后世的算法应该是不到一米六,和萧白胭的高挑修长正好相反,两人站在一起倒是相得益彰。

    楼船上人声鼎沸,似乎在开宴会,各种语言嘈杂,赵岚听得眉心皱起,其他北方的民族语言听不懂,其中几句日语倒是很清楚,安庆绪这是拉了多国部队来刷藏剑副本?

    霸刀门、狼牙军,北地豪杰纷纷赶到,这届的名剑大会看来会很热闹呢。

    扬起风帆,江南地面上,我大秀坊怕过谁?

    船头激起朵朵浪花,大运河上交通繁忙,两岸还有隋炀帝下江南时,为了给拉船的秀女们遮阳,所种植的柳树。

    这可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

    隋炀帝拉船用的都是青春少女,会玩吧?5000多艘船浩浩荡荡,想象着当年的盛况,赵岚同学很想装逼地来一句:“大丈夫当如是。”好吧,这样的flag还是不要立为好。

    藏剑山庄濒临西湖,直通运河,所以秀坊的船从运河出来直接到了山庄的私有码头上。

    后世杭州还有条河坊街,还有个运河博物馆,京杭大运河依然发挥着重要的水运作用,运河确实是直接通入杭州城,也就是这时候的钱塘府的。

    运河的终点也不是杭州,而是绍兴府。

    码头边上停泊着众多的船只,码头上人来人往,闻名而来的各地侠客都有穿着黄色制服的藏剑弟子接待。

    这套制服立领窄袖,尽显大唐南方军火商的豪富。

    不要小看古代衣服的染色问题。老百姓没钱买不起好布,穿的都是很单调的布色。

    所以蓝染、花染布出来才会受到这么大的欢迎。

    大姑年小媳妇过年时候的最大愿望就是扯上几尺花布,做上一身好衣服。

    所以你看,藏剑弟子人手一件黄色风骚制服代表着多有钱了吧?

    可能是看到到达的船上挂着七秀的旗帜,迎上来的是个女弟子,这位彬彬有礼地和船上身份最高的萧白胭见礼之后,随后笑意盎然地问道:“哪位是赵岚赵少侠?”

    赵岚摸了摸鼻子,走上前来。

    藏剑妹纸大眼睛眨了眨,看了看赵岚,忽然脸上浮起了红云,底下眼睑轻声说道:“我家琦菲师妹已等候少侠多时了,说是赵少侠来了要请去梅园相见。”

    现在的萝莉,套路都是这么深吗~!

    梅园是叶炜三庄主所住之地,赵少侠表示去大魔王的洞窟自寻死路的事情可是敬谢不敏。

    按照叶炜大叔前几天的态度,看着接近他女儿的侠少们都像是看黄鼠狼给鸡拜年,咱还是避得远一点为好。

    “麻烦这位姐姐和菲儿说一声,这次是代表师门前来,总要先去拜见山庄主人,礼不可失嘛,且等安顿下来之后我再上门去找她。”赵岚使了个拖字诀。

    这时候离开队伍去找人家小萝莉,这明显是作死的节奏,看看小七的脸色就知道了噶,我就是这么机智~!

    萧白胭一路当先,五人随着引导弟子慢慢走进藏剑山庄。

    李鲤东看看西看看,十分好奇。

    藏剑山庄位于西湖之畔,西湖美景可是我大天朝传颂了千年的名胜景色。

    此时正是六月天,湖面上莲叶田田,接天莲叶无穷碧,间有朵朵荷花盛开,又有青翠欲滴的莲蓬,湖边青山似黛,习习清风吹来。

    湖边的凉亭中,湖堤边都有来自大唐各地的侠士们在休憩。

    “喔~~~哦~~!”来自纯阳宫的小道士不断发出惊叹的叫声,西湖之美又和瘦西湖不同,对于终年与纯阳雪为伴的小小少年来说,又是一种新的体验。

    一路上毒舌不断的郭玉小乞丐,难得的没有吐槽身边的好基友。

    “鱼唇的中原人~!这就让你知道我大五仙教的厉害!”一声口音独特的娇喝响起。

    “苗疆妹子,哥哥只是想请你喝杯小酒,恁的不爽快!”一群粗豪的大汉,穿着不同于大唐普通边军的袍服,嘻嘻哈哈发出怪叫声。

    “你们苗疆女子不是最多情吗,让你们陪我家少将军喝酒是看得起你们,不要不知好歹。”

    “就是就是,这小模样,还真不错,少将军有福了。”

    一听到这些经典台词,赵岚就知道肯定是狼牙军那群陡壁了。

    其他的江湖门派到了藏剑山庄,总要给主人几分面子,就算再是喜好女色,这忒当众调戏的戏码,谁会那么作死的来到剑庐边上演啊。

    也就是这些大唐东北边军中出身的好手们,才会这么奔放。

    狼牙军先是在七秀坊强抢高绛婷,又是在藏剑山庄调戏五毒教妹纸,这可真真是性别男,爱好女……

    两位小姐姐因为高绛婷的事情,对狼牙军的印象本来就不好,现在看到他们又在祸害五毒教的妹纸,顿时不能忍了,五毒教教主可是五妹曲云,这是半个自己人啊。

    但是还没等她们上前,只见那个被撩的五毒妹纸轻盈的向后一跃,摸出一支笛子呜哩呜哩吹了起来。

    几道黑影飞过,直接飞进了正要挥着弯刀来抓她的大汉嘴巴。

    大汉顿时丢掉了弯刀,双手捂住喉咙,发出了咳咳的声音,之后竟然在地上滚来滚去,痛苦的不要不要的。

    围观的狼牙军纷纷喝骂:“妖女,你做了什么?”

    性子急的纷纷拿出弯刀就要上前围殴。

    苗家帕黛也不是独自一人来的,后面的苗家汉子妹纸也是拔刀的拔刀,放出毒物的放毒物,顿时蜈蚣与蜘蛛齐飞,蟾蜍和毒蛇共舞,旁边围观的侠客们都吃了一惊,齐齐后退了一大步。

    “切,还以为你们中原人有多厉害呢,看到五仙都吓成这个样子~!”一只戴着银首饰的萝莉不屑地说道。

    这地图炮开的,不过童言无忌嘛,大家也不好意思和一只这么可爱的萝莉一般见识。

    这时候在地上翻滚的狼牙军已经开始咳血,眼见是要不行了。

    “住手!”几道剑影闪过,分开了狼牙军和五毒教众人,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门板一样宽的巨剑,那家伙,被这玩意拍一下绝对是骨断筋折啊。

    “狼牙军和五仙教的朋友们,给我叶蒙几分面子,大家罢手,到名剑大会上在一较高低可好?”来人武功绝高,先是震慑当场。之后却是好言相劝,却原来是藏剑六兄妹中最是随和的叶蒙四庄主。

    这位看着随和,其实疯起来可是个蛮子。

    当年叶老三叶炜带着妻儿千里迢迢投奔霸刀门,然后因为误会和柳浮云生死大战,叶炜重伤,柳夕自杀。

    叶蒙知道后大怒,单人双剑杀上霸刀门,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人能挡,直接冲到了关底。

    可惜柳惊涛门主武功确实是比叶四要高,被好一顿教训,叶四死战不退啊,人家柳大门主也是非常乳酸蛋疼,这尼玛杀又不能杀,退又不肯退,恨不得当场拔掉网线啊~!

    后来叶蒙被柳惊涛一顿哲学的调.教,身上被割了几百刀,血流成河,重伤昏迷然后被送回西湖,江湖人送匪号:血麒麟!

    我疯起来都不把自己当人!by叶四公子。

    看到这位出来了,狼牙军的众人也不敢造次,安庆绪上前和叶蒙施礼,言道奉了安大将军的命令,带着北地军中豪杰来参加名剑大会,见识一下天下英雄云云。

    叶蒙笑眯眯地,安抚了这群色鬼后,转头对着苗家帕黛说道:“这位风蜈用的出神入化,想必是五仙教的风蜈使纳罗姑娘当面了。”

    “算你有几分见识啦。”纳罗姑娘一翘好看的小鼻子,完全不懂的谦虚为何物,人家就是这么爽直。

    叶蒙知道南疆人民性子如此,也不计较,继续温声说道:“来者都是客,这位狼牙军的朋友已经受到了教训了,还请纳罗姑娘高抬贵手,收回风蜈可好?”

    叶蒙态度是好,但是叶四公子也不是好糊弄的,点出了纳罗姑娘小手一挥狼牙军汉子满地打滚的原因。

    “哼,算他运气好啦,遇到了我,要是容夏姐姐在的话,他早就小命不保了。”纳罗嘬指吹了声,黑影飞回了帕黛的手腕,随手一翻又是消失不见。

    她说的容夏是五毒教的天蛛使,那位性情偏激,出手狠辣,倒不是虚言恫吓。

    看到事情得到了解决,燕小七拉住了纳罗妹纸;“纳罗姐姐,你们什么时候到的,曲云师姐有来吗?”

    “你们是?”纳罗表示很纳闷,这个自来熟的大萝莉是谁啊?

    “我们是七秀坊弟子,这是我家七师妹燕小七,小师弟赵岚,那两位是纯阳宫李鲤道长和丐帮郭玉少侠,在下七秀坊萧白胭,见过五仙教的各位。”嗔怪的看了燕小七一眼,自家师妹这风风火火的个性真的是,萧姐姐把众人都介绍了一遍。

    “我家曲教主因为教务缠身没有来啦,这次是我带队的,这是圣蝎使阿幼朵,我是风蜈使纳罗。”

    听到曲云没来,燕小七难掩失望之色,当初一别,已经几年没见了,秀坊的师姐妹们感情都很深,没有一般女孩子多了,容易各种撕的毛病,都是情同姐妹的说。

    郭玉好奇地问阿幼朵:“你们五毒教个个都养了毒虫的吗?好厉害啊~!”

    “鱼唇的中原人,是五仙教啦!”阿幼朵虽然很受用郭玉的吹捧,但是原则问题不能丢,嗯,我们是大五仙教,谁说是五毒啦?

    “呵呵,你说是五仙就五仙呗。呐,你是圣蝎使,是不是养的蝎子特别厉害啊,能让我看看嘛?”这货一脸好奇宝宝的追着五毒萝莉问个不停。

    纳罗笑嘻嘻地看着郭玉围着阿幼朵打转,笑得意味深长啊。

    赵岚当然知道这位小姐姐在笑啥,阿幼朵心思纯净,没有害人之心。

    但是人家妹纸是玩毒的哎!

    因为年纪小,所以常常弄得没轻没重的,南疆人都是老司机,所以都是有惊无险,至少没出过人命,应该没有吧……

    反正坐等郭玉惨叫吧,思密达。

    念头刚转过,就听到郭玉“嗷~”地一声,“疼疼疼疼~!”

    一手拼命地在空中甩动,手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哎呀,我都跟你说了,不要抹圣蝎大人的腿毛,你不知道这样它们要生气的啊!”阿幼朵赶紧收起刚才拿出来献宝的蝎子,然后眼泪汪汪地转身看着纳罗:“纳罗姐姐……”

    “哎呀哎呀,真是拿你没办法!”纳罗摸了摸阿幼朵的小脑袋,“喂,小乞丐你死了没有?没死你的手就不要乱动了,姐姐给你上药。”

    郭玉:“…………”

    我死了手还会动吗?你们五毒教懂不懂科学啊?~?

    纳罗取出小刀刷刷两刀划破郭玉的手指,挤出毒血,然后取出一个竹筒,摸了一些白色膏药,两手一拍:“好了,记着忌酒七天哦。!”

    “额得个神呐~!”郭玉仰天长叹,让丐帮戒酒那真真是生不如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