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次元崛起 > 第十八章 阴登山(下)

第十八章 阴登山(下)

    看到三营的攻击被死死顶住,伤亡惨重,赵岚觉得应该做些什么。

    原时空做键盘侠的时候知道,太平洋上美军对付日军的堡垒工事有几样法宝,喷火坦克、喷火器、推土机还有巴祖卡火箭筒。

    天朝两山轮战的时候,拔除越鬼子工事也用的喷火器加四零火箭筒。特别是喷火器,对付堡垒工事内的敌军有奇效,比拿炸药包炸有用多了。

    于是他悄悄过去和大胡子合计了一番,大胡子点点头,说道:“还是你个学生娃脑子聪明,我咋没想到捏。我去找上峰要喷火器、火箭筒去。”

    可惜远水解不了近渴,原定的攻击计划并不会因为一个小兵的建议而作废。

    三营打残撤下来后,轮到剩下两个营上了。

    说来也是醉了,自从穿越到战场,赵岚还没用枪消灭过敌人。这次冲锋因为有三营的前车之鉴,对于日军的火力点也已经摸清了大半,所以攻击部队推进地很稳。

    赵岚仗着有护盾,找准掩体后,学着老兵的据枪姿势,不时地探出头来向着日军阵地射击。

    其他人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很难看清远处的人影,特别是暗堡里面的日军更加是无法瞄准,而赵岚有着光脑基因调整,整个人的身体素质早已超过常人,所以处于看得清,打不准的状态。

    一开始他探出身子,瞄着对面砰砰砰射击一通,子弹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所以也没有引起日军的注意,偶尔有几发子弹射到赵岚身上,护盾护体,刀枪不入~!

    话说神枪手都是子弹喂出来的,赵少侠不光喂日军吃子弹,自己也吃了好多子弹,中弹100多发死战不退就问你怕不怕?

    暗堡里日军机枪手好几次瞄着赵岚点射过去,毕竟赵少侠还是萌新,开枪时露出半个身子或者趴下时屁股拱地老高那是常事,想看不到都难啊。

    然而赵岚依然生龙活虎地拿着卡宾枪打得不亦乐乎,机枪手擦了擦眼睛,简直不敢相信,随着战壕里的射手也加入围剿赵岚的行列,手榴弹、掷弹筒全都无效,日军的士气开始动摇了。

    面对一个怎么打也打不死的对手,你打他“巴沟”一枪,没事接着浪!他打你一枪,你就可能要去见天照大婶了,鬼子们也方了。

    没错,赵岚的枪法开始越来越好了,毕竟掌握了要领,其实开枪射击并不是多难的事情。

    鬼子的机枪手有小情绪了,嘴里喃喃的说道:“欧尼!欧尼!”日语里面“欧尼”的意思可不是泡菜国“小姐姐”的含义,而是“恶鬼”或者“鬼神”的意思。

    感觉到敌人火力莫名其妙的减弱了,远征军这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也不影响一线指挥官迅速作出判断。正好后方的巴祖卡火箭筒、m2火焰喷射器也送了上来,此时不冲更待何时?

    “弟兄们,冲啊!”大胡子当先跳出弹坑,士兵们边向前冲锋,边向着暗堡射击,巴祖卡火箭筒发射的火箭弹带着长长的焰尾,狠狠穿入射击口,里面的日军瞬间死伤殆尽。

    更加凶狠的是火焰喷射器,一道道火光闪过,烧得日军鬼哭狼嚎,让三营付出巨大代价的暗堡火力支撑点就这样逐个被拔除,通向山顶主阵地的胜利之路已经打开。

    赵岚兴奋地跟在后面不时地捡人头,“47、48……”浑不知自己开挂练射击的表现才是动摇日军的契机。好吧,无知者才无畏嘛。

    随着主阵地的接近,日军的抵抗又重新顽强了起来,毕竟如果阴登山阵地失守,松山主阵地就失去了屏障,将要直接面临远征军的攻击了。

    冲入山顶阵地后,双方士兵混战在一起,最血腥最残酷的刺刀拼杀呈现在赵岚面前。

    不同于抗战初期日军士兵拼刺技术的完全碾压,不要说是我威武的八爷,这个时期炮党部队对于和鬼子拼刺刀都已经开始适应,敢于和日军拼刺刀也成了衡量一支部队是不是真正主力的标准之一。

    上挑,格挡,突刺,动作简练而又扎实,大胡子不愧是老兵出身,势如猛虎,接连刺倒几个鬼子,顺手从背后一刀捅死一个掐着秀才脖子的日本兵,几个人靠在一起形成互相掩护的小阵,那边日军士兵也是三三结阵,互相掩护。

    肉搏战中结阵拼杀,形成配合非常重要,抗战初期日军3个人结成小阵可以对抗6~7个中方士兵,而实战是最好的老师,这种战法当然也被中方各参战部队所学会。

    阵地上战成一锅粥,这种情况下赵岚当然不敢拿出风骚的幽月乱花,他拿了两把m4军刺当做双剑,刺、抹、挑、劈,动作愈加简练,原本来自游戏世界的剑法优雅如同舞蹈,经过战场上血的淬炼,出剑动作变得非常简练,一招制敌才是战阵攻杀武技的精要,阵地上枪刺如林,哪有这么多时间给你使用美观用的多余动作。

    一般来说,冷兵器时代短兵相接的肉搏时间其实并不能持久,特别是这种肾上腺素高度分泌的战斗,如同激烈的100米跑,战不几个回合,人就会气喘吁吁。

    你看拳击手一个回合一般是3分钟,间隔休息1分钟,一场比赛才6个回合23分钟,这都是有科学道理的。正常人全速挥拳没多久就会感到非常疲劳。

    但是这里是没有怜悯、没有道理可讲的最最残酷的战场,肉搏战进入后半段愈加血腥,刺刀断了用拳头打,用牙齿咬,用头撞,时不时有绝望的日军拉响手雷拖着我军同归于尽。

    赵岚成了战场上的自由人,哪里局势危险就冲向哪里,虽然内息还很绵长,身体却开始感到疲劳,“再一个,再一个!”已经没有顾及光脑统计人头数的声音,不断压榨经脉,运起内力,左冲右突。

    终于,如同冲破了久久封闭的关口,全身气劲如同从小溪流变成了大江大河,冰心诀和云裳心经达到了大成,离先天的超凡境界只有一步之遥。

    就像开了多普勒雷达,战场上的枪声、交错的人影,刀刃切开人体后血液的喷发声、伤员在地上的呻吟全都被清晰地感知。

    “鎏噶哇嘎爹喔酷浪~!”逗比光环再次附体。

    が我が敌をらおう!

    龙啊吞噬我的敌人吧!

    就用一句日语给你们送别吧,小鬼子们!赵岚挥舞着双刀冲向战阵。

    赵岚开大,敌军团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