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神的文艺进化史 > 第202章 姐妹

第202章 姐妹

    只见眼前是一条过道,过道的两边是一排长长的房子,房子都是一个个独立的隔间,隔间没有窗,只有一个铁门,类似栅栏那种,里面情景一览无遗。

    人走在过道中间,各种难以描述的味道扑鼻而来。

    maggie感觉昏昏欲呕。

    廖拂衣也皱了皱眉头,她有点担心的看了身边的maggie一眼。

    两人眼神里流露的是一样痛苦和不安。

    “到了。”

    年轻的警察再次说道,指了指他左手边的一个独立隔间。

    “阿梅?”

    maggie和廖拂衣顾不上味道不味道,立即冲了上去,他们看见的第一眼的阿梅正坐在一个木板的简易床上,双眼放空,目光呆滞。

    “maggie,拂衣?”

    阿梅在里面听见有人叫她,也大吃一惊,立即从简易床上跳了下来,冲到了铁门前,她的脸色已经显见憔悴了。

    “阿梅”

    maggie叫了一声阿梅的名字就忍不住哽咽起来。

    “maggie,别哭,我没事,啊?”

    阿梅见maggie哭了起来,轻声安慰着。

    “对不起,阿梅,你受苦了!”

    maggie低声哭泣不止。

    “警察先生,麻烦打开门,好吗?”

    廖拂衣对身后的警察说道,她知道关键时刻不能所有人都脆弱,必须有一个人坚强,眼前情景,这个坚强的角色必须她来担当了。

    “好的,记住只有十分钟。”

    年轻的警察也被三个女人的深情厚谊给感动了,不忍直视眼前场景,悄悄地走到了一边,远远比地看着。

    “阿梅”

    廖拂衣和maggie走进房间,三个女人立即紧紧拥抱在一起。

    “好了,阿梅,我们先别哭,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

    廖拂衣轻轻替阿梅擦去眼角的泪水。

    “谢谢你们来看我,我没想让你们知道,明浩现在还在医院里,他没事了吧?”

    阿梅想起她走的时候,明浩仍没有醒来,而他却是因为她才挨了汽车的撞击。

    “你放心吧,明浩没事了,是他叫我们过来先看看你的,你没事他才会放心。”

    maggie收住哭声,轻轻说道。

    “哎,对不起,你看我,不出事就不出事,一出事就连续出事,害的大家跟我一起紧张。”

    阿梅苦笑着摇摇头。

    “阿梅,你怎么那么傻,你干嘛打记者啊?”

    maggie想起来之前看见的新闻报道。

    “我没有想打他,是他自己犯贱,找打啊!”

    阿梅此刻说起,依然满脸怒容。

    “为什么啊?”

    廖拂衣问道。

    “我下午在警察局做好笔录,跟对方达成了赔偿意见,结果一出门,就看见大批记者守在了门口。”

    阿梅想起当时的情景,脸色又开始胀红。

    “那你也别打他啊?”

    maggie看着阿梅心疼无比,她知道她出手,肯定有出手的理由,她自己也是明星,深知有时候遇到这种情形的无奈。

    “我不是担心明浩吗,我过来的时候他人还在昏迷,我怕他万一出事,我就真的是千古罪人了,今天下午要不是她替我挡了汽车的撞击,现在躺在医院,甚至躺在太平间的人都可能是我!”

    阿梅想起今天一连串的破事的,依然怒气冲冲,真是流年不利。

    “对不起,阿梅,我应该早点跟你电话联系,告诉你明浩醒了就没事了。”

    maggie也深深自责起来。

    “不关你的事,是那个记者欠揍,我都跟他们说了,我今天有急事,我朋友人在医院,昏迷不醒,要采访改天再回应,接过他们围堵着我不放人,我一怒之下,就抢过他的摄影机砸破了他的头,不过不是大伤,就是流了一点血而已。”

    阿梅苦笑道。

    “阿梅,他却是该揍,换我,我会打得他拉不出屎!”

    廖拂衣在一旁也是义愤填膺。

    “拂衣,你被在煽风点火了,好不好?”

    maggie也被廖拂衣粗鲁的比喻给弄得哭笑不得。

    “嘿嘿,让两位美女见笑了,我就是表达真实的意思而已。”

    廖拂衣看着maggie和阿梅,讪讪地笑道。

    “我们知道,只是,现在这事该如何解决呢,你想过没有?”

    maggie问廖拂衣,她觉得今天幸亏有廖拂衣在,如果是她一个人肯定更加难于处理。

    “没事,这算不上什么大事。阿梅虽然交通肇事,可那也是事出有因,暴揍记者,记者也有过错,而且只是皮外伤,我刚刚来的时候也看了视频,不就流了那么一丁点血丝嘛,没事的,放心吧。嗳,对了,你的经纪公司怎么没人来处理这件事吗?”

    廖拂衣突然想起,阿梅是有经纪公司的人,怎么今天出事到现在都不见人露面。

    “哎,也就下午我的经纪人来过。”

    阿梅叹了一口气。

    “然后呢?”

    maggie很生气,哪有公司对自己家艺人如此不管不顾的!

    “我的经纪人说老板对今天的事情很生气,公然飚车闯红灯,然后当众殴打记者,影响极坏,形象极其恶劣,可能不会帮我去做什么公关了。”

    阿梅可能已经经过一个下午的缓冲,已经接受了眼前的现实。

    “怎么可以这样?你这么多年给他们赚的钱还少吗?”

    廖拂衣也愤愤不平。

    “哎,江山代有才人出,公司现在在努力栽培新人,而且我这几年也很少出叫好又叫座的新歌,加上身体原因,以前的超负荷通过,我已经不太接了,也许他们也对我不满了吧,这次算是给我的警告?”

    阿梅浸淫娱乐圈多年,对这种遭遇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会来的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早一点而已。

    “真是欺人太甚,阿梅,你才三十三岁,对于一个歌手来说,真正的黄金期才刚刚开始,他们凭什么就如此低估你,将你打入冷宫?!”

    maggie愤愤不平。

    “别生气了,maggie,我也想隐退了,这次做完手术回国,我就已经想地比较清楚了,娱乐圈现在已经不适合我了,一个不能为公司创造利润的歌手,也没有公司愿意继续捧在手心里的了。呵呵,想我自己当年,不也是这样看着我的前辈被我超越过去的吗,她的遭遇就是我现在的现实,我有心理准备的,maggie,我很早前便想过会有今天。”

    阿梅淡淡笑道。

    “阿梅你放心,我和明浩拂衣一定会帮你的,是不是,拂衣?”

    maggie说完又看了廖拂衣一眼,在她眼里,廖拂衣一直就是个女汉子,助人为乐古道热肠,跟阿梅有得一拼。

    “当然了,咱们曾经是京都单身三朵花嘛!”

    廖拂衣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个江湖艺名了,这三个京都娱乐圈的资深单身老少女,曾经自组一个团体,号称京都单身三朵花。不过,现在廖拂衣已经脱单成功,大家就不怎么再叫这个名字了。

    “讨厌,又来挤兑我们俩个了,当年的三朵花,现在就你觅得良人,想想真是唏嘘啊,一晃眼我们姐妹三人已经认识快十年了吧?”

    maggie看着廖拂衣,感慨道。

    “哪有那么久,八年时间而已。”

    廖拂衣纠正道。

    “是吗,我感觉我们仨都像认识了一辈子那么久似的。”

    maggie的眼睛里泪花晶莹。

    “三位,时间快到了,请抓紧时间。”

    年轻的警察在门外探过头,提醒道。

    “好了,咱们仨也别在这里感慨发呆了,这样吧,阿梅,我和maggie先离开一下,我答应你,今晚之前我一定让你离开这里,好不好?先委屈你一下了!”

    廖拂衣说完,跟阿梅轻轻拥抱作别。

    “我没事,拂衣,你也别太紧张,不要去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知道吗?你看我就是太冲动了,惹了这么多麻烦今天。”

    阿梅苦笑道。

    “没事,放心吧,虽然我在三朵花里最嫩,但是我经验最丰富嘛。”

    廖拂衣安慰人还不忘赞美一下自己。

    “呵呵,就你嫩,讨厌!”

    maggie也被廖拂衣逗笑了起来。

    “行了,拂衣,你们的心意我知道,明浩那边也别告诉他,免得他太着急。这边,无所谓的,我又不是没吃过了苦的人。”

    阿梅叮嘱廖拂衣和maggie。

    “知道了,阿梅,你放心,我廖拂衣说到做到,做不到我就不来见你了!”

    廖拂衣信誓旦旦。

    阿梅看着廖拂衣,哭笑不语。

    患难见真情,她想不到,遇到事情,还是当年的姐妹可靠,什么狗屁公司,什么当红明星,都是过眼云烟,丝毫做不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