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神的文艺进化史 > 第182章 当年的秘密

第182章 当年的秘密

    夜色流淌。

    光影明灭。

    陈锋看着眼前的樊西子,他的脸上也是阴晴不定。

    那个人,那些事,却都是因为他一手操弄而成,原本他以为他是发自内心的为樊西子好,但如今看来,樊西子似乎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幸福。

    而之前的那些想象,都是他一个人的自以为是。

    “西子,你还记得那年的圣诞节吗?”

    陈锋平静了一下情绪,问道。

    “哪一年?”

    樊西子看着陈锋,不明他具体何指。

    “前年。”

    陈锋感觉开口有点艰难。

    “嗯,我记得啊。怎么了?”

    樊西子问道,前年圣诞节是她第一次接受了另一个男人的邀请,去参加了一场舞会。而那个男人不是秋明浩。

    “嗯,前年的圣诞节李宇辰邀请你参加他组织的圣诞大趴,当时我跟你说,难得节日,有人邀请,就出去散散心也好。”

    陈锋想起当年,仿若还是在昨天。

    “对啊,你的确是这么说的。”

    樊西子没觉得这有什么异样,因为秋明浩从来不过圣诞节这个节日,他一直都抗拒各种节日,他嫌吵,嫌闹,他就希望看着她安静的跟他一起就够了。

    可是樊西子不想啊,她大好的青春年华,大把的纸醉金迷的机会,她原本就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女人,她喜欢繁华,她享受万人追捧。

    但秋明浩不会懂。

    他的世界枯燥一如冬日的旷野,平静仿佛千年的古潭。

    所以,每年都节日樊西子都是假借各种借口,跑去跟各色人等聚会,发泄她的青春年华里的苦闷和郁愤。那天,陈锋突然找到她,告诉她说,江南财团的独子李宇辰给她送来一张圣诞大趴的邀请函,希望她能够参加。

    樊西子想着,每年的圣诞节晚上都是她一个人过,想想去看看也无妨。

    “可是,我忘记告诉你了,那天下午还有一个男人给你打了一个电话,邀请你圣诞节的晚上一起约会。”

    陈锋的嗓子干涩异常。

    “谁?”

    樊西子看着陈锋的神色,大概也猜出了什么。

    “秋明浩。”

    陈锋长出了以口气。

    “秋明浩?”

    樊西子倒是吃了一惊,因为秋明浩从来不跟她一起过这种喧闹的节日。

    “嗯,那天下午打过你电话,但是因为你在出席一个活动,电话是我的接的,他让我转告你,他那天晚上想约你一起去永济河看星河。”

    陈锋想起那天秋明浩说的话,依然记忆犹新。

    “永济河看星河?”

    樊西子的脑海里瞬间就补足了永济河冬夜看星子的画面,结着厚厚的冰层的河面,五光十色的灯火,穿梭来往滑冰的情侣,还有天空里年年夜里都会有人点放的天灯.......

    “嗯,我当时觉得这么大冷的天,看什么星河,而且,而且”

    陈锋的眼神飘忽不定。

    “而且什么?”

    樊西子的脑海里画面还在继续扩大,无边无际的星海,无边无际的冰面,无边无际的喧闹和喧闹中两个情侣相依相偎的宁静和恬淡。那样的画面该是多么美好呵,走过生命中最闹腾的年华,此时此刻的樊西子对那样的画面却是充满神往。

    “而且我因为先答应了李宇辰的邀请。”

    陈锋看着樊西子,揣测对方此刻的心情。

    “所以,你替我拒绝了秋明浩的邀请?”

    樊西子突然觉得一阵难受,她已经很多年没有为秋明浩难受过了,就算是上次去医院看他,她也没觉得多么悲伤,她反而觉得他就是她的一个累赘和负累。但是,今天这样的夜色深浓时分,听陈锋说起当年,是他替她安排了那样的一个夜晚,是他隐瞒了那时候还是她男友的秋明浩的约会邀请,她的心莫名的有一点难受,难受就像一条温柔的蚯蚓,在她的浑身筋脉里缓缓穿行。

    她的难受却更加深浓了。

    “对不起,西子。我今日想来,觉得当初的自己犯了一个大错,如果不是我那天的自作主张,你和李宇辰不会相遇,如果我告诉你秋明浩的邀约,那天晚上你们应该会在一起,而不会发生他在你的屋前苦守一夜却发现了李宇辰送你回家的画面,他也不会抑郁,甚至后来选择自杀。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自杀未成的秋明浩似乎开始一路开挂,他原来是那么一个才华惊艳的男人,而且在娱乐圈的前途无可限量。你们,你们原本就应该是上天亲手打造的一对金童玉女!”

    陈锋想起因为被自己安排的一场约会,却是从事实上葬送了秋明浩和樊西子多年的恋情,后来秋明浩跳楼自杀的追根溯源也跟这个起点不无关系。但是,他的负疚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以为自己会慢慢淡忘秋明浩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芸芸众生之一。

    可是,世事发展总是不依人的意志转换,重生之后的秋明浩似乎一路开挂,命运轨迹一步一步的接近着樊西子,接近着他们。

    他似乎成了一个无处不在的存在。

    有时候看见重生之后的秋明浩,意气风发,风华绝代,说他不后悔不内疚是不可能的,但他一直没有对樊西子说起此事。

    “哎,陈锋,这件事都已经过去了,再说,我跟秋明浩分手是迟早的事情,分手早已酝酿多年,并不是因为你安排了一次跟李宇辰的约会就会让我们彻底分手的。怨念早种,孽根深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樊西子看着陈锋流露的遗憾和愧疚虽然也觉得有点生气,但是,仔细想想,自己跟秋明浩的情感最终走向陌路,跟陈锋的这次安排并无根本联系,甚至李宇辰的出现也不是她和他分手的原因,只不过一切的艰难在那一刻被这棵突然出现的稻草压垮了两个在爱情沙漠里日夜艰难跋涉前行的男女罢了。

    怨不得谁,怪不得谁。

    自作孽,不可恕。

    而樊西子的人生词典里,没有后悔这两个字。

    她偶尔想想也觉得一丝丝的遗憾,但那种悲伤一闪而逝,她明白,她和他,终将只能是熟悉的陌生人。

    “对不起,西子。”

    陈锋这次是真情流露。

    “好了,陈锋,这事不怪你,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应该要往前看,不对吗?”

    樊西子淡淡笑道。只是她自己却难以预料到,心间的那丝苦涩依旧还在,浅浮浅漾,晃悠不止。

    “西子,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陈锋看樊西子并无真正责怪他的意思,心头大石稍稍落地,他想起了另一件事情,便对樊西子说道。

    “什么事?”

    樊西子重新转变情绪,看着陈锋。

    “你不是一直喜欢唱歌吗?”

    陈锋看着樊西子,他要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他想要看见的东西。

    “对啊,怎么了,不过都已经过去了,我这种唱功在娱乐圈一抓一大把,喜欢而已,当不得真。”

    樊西子想起自己刚出道的时候也曾灌录过一张唱片,结果销售惨淡,只是,她不曾为外人道而已,但陈锋是知道的真实情况的啊,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提起此事来了呢。

    “西子,我觉得你的唱功的确不是太出色,但是,那也只是因为你没有遇到好的音乐制作人,如果遇到好的音乐制作人,有好的歌,一样会在歌坛走红。”

    陈锋说的很认真。

    “呵呵,隔行如隔山,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樊西子笑了起来。他觉得陈锋很天真。

    “你也不看看杨蜜蜜,唱歌走音跑调十头公牛都拉不回来,不照样靠着一首《爱情啦啦歌》那种口水歌年年在各大晚会赚的盆满钵满。而且曝光率和知名度一直水涨船高。”

    陈锋举了一个例子。

    “呵呵,那是杨蜜蜜,我现在已经不是她,我不需要那些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和曝光率。”

    樊西子觉得自己的身价和地位又其实杨蜜蜜那种二流小明星可以比美的。

    “那也是,我只是举一个例子,但是道理却是不假的,娱乐圈没有不会唱歌的歌手,只有遇不到好歌的明星。”

    陈锋依旧在坚持。

    “好吧,你就直接说你的计划吧,绕来绕去,头都晕了。”

    樊西子看着陈锋,笑道,她太了解陈锋了,他跟她一样,都是不达目的不啊罢休的人。

    “我已经替你约了秋明浩,跟你谈音乐专辑制作的事情。”

    陈锋看着一脸温柔平静的樊西子,心中忐忑不安。

    “什么?!”

    樊西子大惊失色,转而却是一种愤怒,这陈锋凭什么给她安排她不愿意去见的人,不愿意去做的事?她已经不是当年的末流小明星,他还可以任意摆布!

    “你先听我说,道理我刚才都已经说了,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为何我们不试试?而且你打算自立门户,我们多一条路,不是更多一重保障吗?”

    陈锋迎难而上,勇敢面对樊西子严厉的目光。

    “你你约的是什么时候?”

    樊西子突然情绪平静了下来,对,陈锋说的没错,她必须从现在开始筹谋长远了,而他的提议也未尝不可以一试。而且关键是,她已经见识过秋明浩的音乐创作和制作能力。

    “明天晚上。”

    陈锋心中大石终于全部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