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神的文艺进化史 > 第180章 我不是明星

第180章 我不是明星

    夜色如魅。

    潜滋暗长。

    樊西子却很久没有如此认真的欣赏一下这个世界的夜色了。

    她成名年少,一夜爆红,却没有人知道她在通往走红的路上一个人默默地走了多久,又等了多久。

    众人只看见你人前的繁华,却没有人会去关注你曾经历的无数的漫漫长夜,曾苦守过的无数日暮晨昏。

    再抬头,樊西子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泪光隐隐的痕迹。

    “你哭过了?”

    陈锋却依旧从樊西子掩饰得极好的妆容里发现了蛛丝马迹。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樊西子却避而不答。他只是她的经纪人,他是她事业上的伙伴,但她的私生活是她的独立王国,她不希望任何人闯入。

    哪怕他是陈锋。

    “你的目光怎么如此陌生?”

    陈锋看着樊西子,他觉得这个女人美得丧尽天良,却也是冷漠的人神共愤。即使他一直以为亲近如他们,却始终让他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始终如隔岸的烟火。

    他只能远观,却不能近亲。

    “说事吧,陈锋,我今天不太想说话。这几天说的太多了,我想安静一会儿。”

    樊西子看着陈锋的眼睛,她对眼前的男人太了解了,这就是一架工作机器,工作起来的时候,绝不私情,即使美艳如她,在他的眼里依旧视若无睹。

    “西子,我知道你很累,可是今天是你的电影《歌伎》票房破四亿的庆功宴,你怎么可以突然消失呢,你不知道多少投资人制片人和导演都在等着跟你聊聊未来工作的计划和打算呢。”

    陈锋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不是不会心疼,只是,娱乐圈就是如此残酷,前浪未曾走远,后浪已经不要命地扑来。他们不能掉掉以轻心。

    “我知道啊。”

    《歌伎》的票房一路高歌,的确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这是一部文艺片,跟商业片不同,文艺片的受众一向很窄,这个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生活压力日益高涨的年代,没个人活得都不容易,他们只想单纯的去笑,简单的去嗨,粗暴的去肾上腺素的翻涌,然后回家睡觉,第二天,便将昨晚看过的电影,翻涌过的肾上腺素忘得一干二净。

    这就是今天的电影,这就是电影圈的生态。所以,樊西子的《歌伎》突然爆发,让影评人,让投资人似乎嗅到了文艺片的春天的气息。所以,今晚的庆功宴,与其说是庆功,不如说是另一场新的投资游戏。只是,今晚她不想做主角了。她确实有点累了。

    “西子,我知道自从你投资这部电影之后,一直马不停蹄的奔波操劳了大半年之久没休息过一天,但是,这是娱乐圈的生态,你应该比我更了解这个生态圈层的残酷啊。”

    陈锋看着脸色木然的樊西子说不心疼也是假的,这个世上还有谁能面对樊西子这样的一张脸而麻木不仁的呢。

    “我知道,陈锋,只是我今天特别累,我特别想休息一下。”

    这也是樊西子一个人偷偷摸摸跑到京郊的私人别墅不想被人打扰的原因,为了安静一晚,她甚至关闭了手机。但她还是低估了陈锋对她的了解,她们一起多年,他对她了如指掌。

    “我知道,也罢,今天的晚宴也已经结束,我已经跟几个投资人和制片人解释了你的身体临时出了状况,他们都表示理解。不用太担心,按照目前《歌伎》的票房走势,四亿票房指日可待,届时下一场庆功晚宴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陈锋对《歌伎》非常有信心,这部电影在樊西子的游说和要求下,他也投了一大笔钱,做为一个小投资人,电影票房大卖,他也心有惊喜,而且他比所有人都关心这部电影的票房走势,他看过各大院线的数据和影评人的分析和观众的评论,他相信,这一次的投资绝对是一次非常丰厚的回报。

    “你这么有信心?”

    樊西子看着一脸兴奋的陈锋,问道。

    “难道你对自己没有信心?”

    陈锋太了解眼前的这个女人了,娱乐圈起起伏伏,她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女演员,她的眼光,她的魄力,她的投资手段,已经早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女人,她的世界里,她是要做自己命运主人的人。

    “当然不是,只是没你这么强。”

    樊西子苦笑了一下,这部《歌伎》几乎耗尽了她的全部热血和能量,好几次在片场她都怀疑自己会演完这条镜头还有没有机会去拍下一条镜头,她感觉自己好多次都在崩溃的边缘,《歌伎》原型跌宕起伏的命运,歌伎本人在情海世界里的翻滚煎熬,她一次一次的沉入角色的世界里,无可自拔。好多次,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

    “没事了,西子,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以后,你不需要这么拼,如此伤神耗神的电影以后咱们不接了,以后出演商业大片,咱们照样片酬比这个还高。”

    陈锋心疼的看着樊西子,这个他一手扶持着走过来的女人,他的眼里是满满的骄傲,如果说樊西子的作品是电影的话,那么他最成功出色的作品就是樊西子了。

    “不,我是演员,我不仅仅只是明星。”

    樊西子的声音微弱,却坚固有力。

    “西子?”

    陈锋再次心疼不已,樊西子之所以执着也是因为外界对她的评价一直都在两极之中,一方面她的绝代红颜的美貌令万人倾慕,令她的商业价值一路水涨船高,另一方面,她的演技却是一直饱受诟病,无论观众还是影评人对她的评价无一例外都贴上一个花瓶的标签。

    她就像一个高级的商品,却被无数人一边眼红,一边唾弃。

    所以,樊西子这次也是卯足了劲儿想要证明自己一次,不是她没有演技,而是找她出演电影的导演看中的一直都是她的美貌,给她安排的角色本身就是一个花瓶。她演的再好也只是一个漂亮的花瓶!

    这几乎成了她作为演员的宿命。

    “我要证明我自己,我不仅仅是明星,我还是明星演员!”

    樊西子突然痛哭出声。

    “西子,对不起!”

    陈锋看见樊西子突然而来的崩溃,一时有点慌神,她知道樊西子忍受了世人多少的冷嘲热讽,多少的不解和猜疑,甚至曾经有导演在公开场合说她就是一个明星,而跟她同一部电影里的女配角却是一个演员这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击!樊西子走红娱乐圈多年,但她的梦想是一个演员,而不是明星,而明星无疑就是一个花瓶的代名词而已!那种深深的羞辱,那种难以言说的愤怒,她都掩藏在心里,镜头下,她依旧谦和有礼,她依旧笑容满面,可是有谁了姐她的伤和痛?

    樊西子一直哭得不可止扼,陈锋坐在樊西子身边,轻轻地将她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双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柔软的秀发。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樊西子再次抬起头来。

    陈锋从茶几上抽出一把纸巾递给她,樊西子接过,静默地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她的妆容早已花掉。

    “你等等我。”

    樊西子说完,转身走进了里间的房间。

    十分钟后,樊西子已经重新化好妆,再次出现在陈锋眼前的她,依旧妆容精致,依旧气质优雅,依旧温婉沉静。刚刚的崩溃和痛苦仿佛不曾发生过,而她依旧是那个万人仰慕的银幕女王,世人爱之恨之的身价最高的女星。

    “西子?”

    虽然对樊西子已经熟悉多年,但看见重新走出来的樊西子,陈锋还是有一瞬间的不适应。她的变化总是太惊人。

    “陈锋。”

    樊西子轻轻的坐下,看着陈锋,说道。

    “西子,你有事要说?”

    今晚的陈锋也非常敏感。

    “对。”

    樊西子浅浅地笑了一下。

    “你说吧。”

    陈锋看着眼前的女人,他的心中一阵翻腾,他知道,她每次如此郑重其事的看着他的时候,都是她有一个新的决定的时候。

    而今晚,陈锋的感觉却更加炽热而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