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神的文艺进化史 > 第104章 《城里的月光》

第104章 《城里的月光》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

    歌声清灵,宛如暗夜的月光,轻柔而缱绻,却又仿佛有着淡淡的哀婉和感伤,仿佛无尽的心曲,等着人来问候,来温柔。

    秋明浩听着maggie的演唱,眼前人,心中事,纷繁都是昨日的黄花。

    春落尽。

    伤落尽。

    人才渐渐成熟。

    这首歌名叫《城里的月光》,是他曾经生活的那个世界里一个叫许美静的女子唱过的歌曲,人如其名,歌如其人。

    这个宛如小鸟一样容易被惊怕的女子,拥有一副天籁一般的歌喉,却情路崎岖坎坷,甚至,事业也是一波三折,最后,天赋终归沉寂,湮灭于滚滚红尘里。

    秋明浩每次哼起这首《城里的月光》,觉得这个世上总会有这样一位神一样的女子,唱着自己的歌,却每每能触动别人的心灵。岁月如酒,可酒后并不会一如从前,当熟悉的旋律再起,一切依旧还是那么清晰。岁月模糊的,只是那些无关紧要的描摹和渲染,那些构成记忆的线条却日久弥深,清晰如斧刻刀削过。世上何物最易摧?当然是情感。

    只是这个曾经用满腔感怀用心歌唱出《城里的月光》的许美静终究如每一个庸常女子一般在感情中沦陷,被那个今日复明日的男子许下的空头承诺所迷惑,在无期的等待中守望,在渺茫的守望中痴狂。彼时岁月,她也曾是万人梦寐的偶像,在别人的梦寐中梦寐别人,没想终究是蒙昧了自己。岁月摧毁的是容颜、青春和金钱,最终落得如旧时候一见路过的男人就揪其衣服哭诉的怨妇,声声凄厉质询你可曾有见过她的男人。

    最深的思量,也换不来伊人所期冀的“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是啊,城市和路人万千的变幻早就注定重逢亦只是擦肩而过。其实谁都明白,可到了自己头上,终究也不过是糊涂罢了。

    就如maggie,就如geo。

    甚至就如秋明浩自己。

    “怎么样,明浩?”

    maggie唱完之后,看着眼前一直沉默的秋明浩,问道。

    “唱的很好,但是”

    秋明浩看着maggie,顿住。

    “有话直说,不用跟我虚伪。”

    maggie笑道。

    “嗯,但是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空灵感,你的感情投射稍稍厚了那么一点点。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秋明浩看着maggie,努力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表达的情绪过浓呗。”

    maggie看着秋明浩小心翼翼的措辞,感觉好笑。

    “对,也不全对。”

    秋明浩挠头。

    “那到底闹哪样嘛。”

    maggie也被秋明浩说糊涂了。

    “就是说,情绪当然需要饱满,但是这首歌需要表现的惆怅和哀伤,它不是纯粹的哀伤,而是哀而不伤,淡淡的,如清风,包含希望,但也知道一切不可强求,所以,并不会过份沉溺于求而不得的悲伤情绪里。应该有一种淡淡的豁达。就如禅,通透感。”

    秋明浩想努力去解释的更清楚明白一点,却发现语言有时候其实也非常苍白无力。

    “嗯,我懂了,你不用解释了,我再唱一次,你听听。”

    maggie看着神情捉急的秋明浩,笑道。

    “好。”

    秋明浩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想不到,自己也有词穷的时候。

    maggie重新调整情绪,闭上眼睛,调整呼吸,体会秋明浩所描述的那种感觉,对于秋明浩的意见,她当然是最看重的,这首歌,她自己也觉得刚才的表现有点差强人意,的确空灵不足,情绪投射过稠。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这样的歌词,maggie感觉仿佛就是为她而写,她也知道,秋明浩懂她,所以,每一首歌的歌词都能如此契合她的心境,契合她的故事,甚至,契合她的人生。

    “现在呢,感觉对了吗?”

    一曲唱罢,maggie眼巴巴地看着秋明浩,热切地征询着他的意见。

    “嗯。非常完美。”

    这才是他想要的感觉,这才是那个叫许美静的女子所唱的那种感觉。秋明浩满意的笑了。朝maggie竖起大拇指。

    “谢谢,明浩。”

    maggie笑地天真而烂漫。

    “太棒了,maggie,我觉得我刚才其实都没解释明白,你怎么就明白了呢?”

    秋明浩自我解嘲的笑道。

    “因为,因为,心有灵犀嘛。”

    maggie努力用了一个成语。

    “不,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秋明浩故意恶心maggie一把。

    “蛔虫就蛔虫,反正意思一样嘛。”

    maggie不以为意。

    “你现在尺度很大啊,maggie。”

    秋明浩看着maggie,发现她变了好多。

    “好了,明浩,我们早点回去吧,我明天下午把这首歌交给阿旺,早点弄好,我要去录音棚了。”

    maggie现在已经迫不及待了,对于秋明浩写的每一首歌,她都觉得完美无瑕,仿佛为她私人订制。

    嗯,他简直就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嘛。maggie心里笑道。

    “maggie,别急,我明天把粤语版的歌词也写出来,一起交给你,录制的时候,两个版本一起录制。”

    秋明浩对于maggie的火急火燎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这次maggie复出的专辑是国语粤语混合大碟,所以,每一首歌他都要给他填上粤语版的歌词。

    “天,明浩,我已经对你的天赋无语了!”

    maggie已经习惯秋明浩经常性的天才发挥了。

    “录音棚那么贵,一次录两首比较划算嘛。”

    秋明浩说出了自己真实的用意。

    “哈哈哈,明浩,你真的有时候让人特别无语!”

    maggie白了他一眼,但心底却是喜滋滋开心不已。

    “干嘛,节约是美德啊。”

    秋明浩自己也笑了。

    “对了,明浩,柏伊繁导演那边晚上跟我说起,夏侯至的新歌mv需要一些学生演员,问你能不能从电影学院表演系找一些学生过来,她觉得表演系的学生是最完美的,既是学生,还会表演,演绎起那首歌来,会更自然。”

    二人走到闲云酒吧门口的时候,maggie突然想起这件事,对秋明浩说道。

    “好啊,没问题,mv的男主角夏侯至说他自己演。”

    秋明浩想起夏侯至前几天的电话。

    “他自己演?”

    maggie也觉得很有意思。

    “对啊,你忘记了,他的专业是表演啊,又不是唱歌。”

    秋明浩提醒道。

    “哈,那这样也太好了!”

    maggie笑道。

    “对啊,他自己演,还可以省去找演员的钱嘛。”

    秋明浩发现自己现在变得好庸俗。

    “哈哈哈,明浩,我发现你现在真的变得像个资本家了!”

    maggie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

    “是不是感觉你们都在被我剥削?”

    秋明浩自己也笑了。

    “但是我们乐意被你剥削,我的资本家同志!”

    maggie走过秋明浩的身边,挽着他的手,一起朝酒吧外走去。夜风吹起他们的影子,跟夜色一样幽深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