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神的文艺进化史 > 第014章 宝宝苦啊

第014章 宝宝苦啊

    秋明浩和老太太大眼瞪小眼。

    他们被廖拂衣穿花拂柳进进出出的身影给弄得眼花缭乱,每一道菜,都有一个动听的名字,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

    “上完了没有,美少女?”

    秋明浩的口水快要流出来了。

    “等等,马上就好!”

    廖拂衣还在厨房里。

    “最后是甜点,莲子糕,豌豆黄,薏米五仁粥,好了齐了,开吃!”

    “请问,你这是开满汉全席吗?”

    秋明浩看着廖拂衣。

    “嘿嘿,差不多吧,本来还准备了好几个菜的,你家这附近的菜市场买不到材料,就算了。反正咱也不吃不了这么多。对不对?”

    廖拂衣一边说,一边问道。

    “你是打算让我们吃半个月吗?”

    “没关系,吃不完就倒了,不要吃剩饭剩菜,对身体不好。”

    廖拂衣轻声笑道。

    “姑娘,你真是太能干了,明浩能有你这么好的朋友,真是他的福气啊!”

    一边的老太太眉开眼笑。

    “伯母,您说明浩啊?他肯定是没有福气咯,您不知道啊,姑娘我暗恋了他十年,他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对我没有半点意思。”

    说完,廖拂衣佯装哀怨地看了秋明浩一眼。

    “真的,他这么不识好歹?”

    老太太一听狠狠地瞪了秋明浩一眼。

    “当然是真的,所以,后来年纪大了,匆匆忙忙就找了户人家把自己处理了,说出来都是泪啊,伯母!”

    廖拂衣一边说,一边眨巴眨巴眼睛,委屈万分。

    “他这么不识好歹啊,等有时间,伯母帮你狠狠教训他,啊?”

    老太太看廖拂衣的眼神,心疼地不得了。

    “你演,继续演,廖拂衣同学,我说,你当年怎么不去上京都电影学院表演系,跑我们京都大学文学系凑什么热闹啊?”

    秋明浩被廖拂衣的表演给惊呆了,看她似真还假的惺惺作态,真是受不了啊!

    “你伤透了人家的心,还说!”

    廖拂衣不理秋明浩,起身给秋明浩母亲盛了一碗饭,然后又给她夹菜:“这是爆熘蟹黄,伯母您尝尝,味道如何?”

    “嗯,非常好吃,非常好吃,姑娘的手艺比得上过去的宫廷御厨了。明浩啊,这颗榆木脑袋瓜子,就是没福气,哎!”

    老太太一听廖拂衣的倾诉,顿时也对秋明浩生了一肚子闷气!

    “就是,他活该每天吃外卖啊,伯母。以后伯母想吃好吃的就告诉拂衣,拂衣给您做。”

    廖拂衣说完,又给秋明浩的母亲夹了一块五香羊肉:

    “伯母,您尝尝,五香羊肉,羊肉是从西北草原今早上直接空运过来的,可鲜美了!”

    “好的,好的,谢谢姑娘。”

    老太太吃地可欢畅了,倒是被冷落一边的秋明浩,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女人你来我往,郁闷至极。

    “噢,我还忘记了一件大事!”

    正吃着,廖拂衣突然起身。

    “什么事?”

    秋明浩被廖拂衣的一惊一乍吓了一跳。

    “嘿嘿,伯母,您等着!”

    廖拂衣说完,就变戏法似的,从餐桌下摸出了一瓶红酒!

    红酒已经打开。

    廖拂衣又转身从秋明浩的酒柜里取来三个玻璃杯,然后给每一个人都斟上一杯。

    “来,伯母,欢迎您来到京都,我们大家一起碰一个!”

    廖拂衣起身,恭恭敬敬站在秋明浩母亲身前,跟老人家碰了一个。

    “好的,谢谢姑娘!”

    老太太今日兴致也是完全被提了上来,竟然端起酒杯,一口而尽。

    “妈?”

    秋明浩看着眼前的老人家,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没事,一口红酒而已,你妈我一个人在家没事的时候,经常会睡觉前喝一杯糯米酒的,喝酒有益于睡眠。”

    “你看你,一点都不懂生活品味,还是我们女人懂得享受生活。来,伯母,拂衣再给您倒上!”

    廖拂衣说完,又给老太太杯中倒上红酒。

    “拂衣,你行啊!”

    秋明浩看廖拂衣如此超绝的酒品也是佩服得很。

    “那当然,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啊,那么不解风情。想起你耽误了姑娘我十年青春光阴就生气,你说,你是不是该罚三杯?”

    廖拂衣用手指了指秋明浩身前的酒杯。

    “你太过分了,哪有这样逼人喝酒的嘛!”

    秋明浩开始耍赖。

    “明浩,喝,三杯就三杯,你看我们女人都能喝,你一个大男人扭捏什么啊,快点,听拂衣的,你给妈妈错过了这么好的儿媳妇,妈妈也要罚你喝三杯!”

    老太太今日肯定是被廖拂衣给感染了,情绪之高,把秋明浩吓得差点晕过去。

    你三杯,她三杯,难道是要自己不醉不归么?

    “喝,难道你连妈妈的话也不听了吗,秋明浩?”

    廖拂衣在一边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

    “你”

    秋明浩气极无言。

    “嘿嘿,快点,六杯噢!”

    廖拂衣拿眼斜他。

    “饶了我吧,姑奶奶!”

    “儿子,快点喝,一个大男人,跟女人告饶,像什么话嘛!”

    “就是,像什么话嘛!”

    廖拂衣在一边附和。

    “哎呀,我肚子疼啊,妈妈?”

    秋明浩想着六杯红酒下肚,还不直接把自己放倒啊。

    “别装了,儿子,妈妈知道你肚子不疼。”

    “哪有您这样坑亲儿子的啊!”

    秋明浩一脸无辜,满心委曲。

    “快点吧,妈妈还要吃菜呢,拂衣的菜做得太好吃了!”

    老太太在一边催促道。

    “好了,看你那怂样,姑娘我就陪你喝好了!”

    廖拂衣说完,直接端起酒杯,跟秋明浩的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拂衣?”

    秋明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万般无奈之下,还是端起酒杯,在廖拂衣同志一杯又一杯的劝说下,干掉了六杯红酒!

    秋明浩心想,宝宝真是苦啊。

    “嘿嘿,便宜你了,你知道这红酒多贵啊,八千块一瓶呢,让你这种不懂酒的人给糟蹋了!”

    廖拂衣心疼地看着杯中的酒。

    “对了,拂衣,你真的已经男朋友了啊?”

    酒过三巡,老太太仍不死心地问身边的廖拂衣,她一直觉得廖拂衣对自己的儿子有情,或者是她开玩笑的?

    “是啊,伯母,我已经有男友了。不过,伯母,您放心,我一定帮您物色到儿媳妇的!”

    廖拂衣嘴巴抹了蜜一样今天。

    “好的,那就让姑娘你费心了。”

    秋明浩的母亲看着廖拂衣,满满的疼爱和遗憾啊。

    “没事,反正秋明浩一直都让我操心的,不操心反而不习惯了!”

    廖拂衣看了一眼秋明浩,笑道。

    这倒是实话。

    秋明浩心想。

    在他的前身秋明浩的生命里,这么多年,真正走入过他生命的女人或许真的只有樊西子和眼前的廖拂衣了。

    而廖拂衣几乎每一次都会在他遇难的时候及时出现,就像传说中的观世音菩萨一样,救苦救难,渡他于劫厄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