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坤剑神 > 第2703章 为什么是他

第2703章 为什么是他

    陆管家将修行者们的拜帖放在案头。

    这时候,照理陆管家应该离开房间。府主丁玉海已经说了,他一会再看这些拜帖,那么等府主看过拜帖后决定见哪一个修行者,自会再将他叫过来,让其到府邸门外引那名修行者进来。

    今天陆管家却没有马上离开房间。

    “怎么?还有事情吗?”丁玉海抬了抬眉,看向陆管家。

    “府主大人,还有一件事不知是不是应该向你禀报。”陆管家咧了咧嘴,小心翼翼的说道。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有什么事情就说。”丁玉海一摆手道。

    丁玉海这个人,对麾下的人平时还是挺好的。当然了,他麾下的人员不能误事,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要清楚明白。

    “府主大人,赤鹿会庄园一个叫景言的修行者,此时也在府邸外求见府主大人你。他不仅送了自己的拜帖,还带了另外一件物品,像是一件手牌。那景言说,府主大人认识此物,他让我将此物转交给府主大人。属下不敢做主,所以斗胆将此事禀报府主知晓。”陆管家躬身说着。

    “景言?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呀。”丁玉海眼神凝了凝。

    “府主大人,此人最近一段时间声名鹊起,被誉为赤鹿会庄园最出色的修行者。不仅在赤鹿会庄园地域,就连另外两个庄园地域中,都有修行者议论他。”陆管家道。

    “呵呵,我就说应该听过这个名字。嗯,这个叫景言的修行者进步速度极快。他有一个手牌叫你转交给我?什么手牌?”丁玉海转而道。

    “就是此物。”陆管家将信物手牌拿了出来。

    这信物手牌,是丁玉海亲手送出去的,虽然年代极其久远了,但他仍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赤鹿会……景言,雷涛殿主对这景言未免太大方了。”丁玉海转瞬间就相通了景言为何有信物手牌,在赤鹿会庄园中,只有雷涛殿主有一件自己的信物手牌。

    当年他欠了雷涛殿主一个人情。

    很明显,雷涛殿主将信物手牌给了景言。

    陆管家也是极擅长察言观色的人,他见丁玉海的表情,就知道府主大人还真认识这个手牌。他心中,也不禁庆幸,幸亏没有鲁莽的将这手牌扔掉。若不然事情一旦暴露,引得府主大人震怒,他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给我吧!另外,你去将这个景言带进来,我见见他,看他找我想做什么。”丁玉海对陆管家说道。

    “是!”陆管家应声。

    “这手牌,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有什么特殊意义?”

    “为什么,府主大人见到这手牌,就马上要见那个景言?”陆管家退出府主丁玉海的房间,心中嘀咕着。

    此时,景言和众多高级真我层次的修行者,还在府邸外等候着。有修行者沉默不语,有修行者聚在一起低声交谈。

    皮金修行者,也与景言在闲聊。他问景言,为什么要来见丁玉海前辈,景言告诉他,自己的目的与在这里的修行者都一样。皮金虽然早就预料到景言是为了进入沉眠之地的名额,但当他听景言亲口说出来,仍是觉得有些意外。因为景言只是六品真我层次,这样的实力,即便是能够进入沉眠之地,也是非常危险的。像景言这样天资无与伦比的修行者,进入沉眠之地冒险,应该更为慎重才是。

    这个时候,陆管家重新走了出来。当陆管家再次现身,众修行者都是露出吃惊的目光。因为,今天陆管家第二次现身距离第一次出来时间很短。在今天之前,陆管家将众人拜帖送进去后,一般都会过两三个时辰的时间才会再出来,有时候甚至是过四五个时辰。而今天,陆管家仅仅是隔了盏茶左右的时间就再次从里面走出来。

    众人吃惊后,便都露出期待的目光。陆管家这么快就从府邸内再出来,说明丁玉海前辈可能已经决定要见哪一个修行者了。

    “会是谁呢?”

    “会不会是我!”

    “一定是我,这次来见丁玉海前辈的修行者中,实力比我还要强的,丁玉海前辈在前面的几天时间都见过了。”那姜健修行者,转动着念头。

    “景言兄弟,府主大人要见你,请你跟我进来。”陆管家从正门出来后,直接就将目光看向景言,开口客气的说道。

    “什么?”

    “景言?丁玉海前辈见景言?”

    “怎么回事,这个景言今天才过来,第一次投拜帖,丁玉海府主就要见景言?”

    “难道就因为景言是赤鹿会庄园的修行者?”

    “他虽是赤鹿会庄园的修行者,可毕竟自身实力才六品真我层次。”

    修行者们,在听到陆管家说的话后,一个个都有些不敢相信。

    皮金修行者,轻轻吸了口气,错愕的看着景言说道:“景言兄弟,恭喜恭喜。我之前是说错了,真是想不到啊!”

    “皮哥客气了,那我就先随陆管家去见丁玉海前辈了。”景言对皮金笑了笑说道。

    景言跟着陆管家进入丁玉海的府邸,留下身后一片惊诧声。当然,也有人因为嫉妒而出言咒骂景言,姜健就是其中之一。

    ……

    “景言兄弟,那手牌到底是何物?为何府主大人看到手牌,就立刻决定见你呢?”在行走中,陆管家好奇的问道。

    “那手牌,是对丁玉海前辈很重要的东西。”景言应付着说道。

    “嗯。”陆管家点了点头,他见景言不愿意详细的都说,当然也不能强求。

    很快,景言就随着陆管家来到了丁玉海居住的房舍。陆管家通禀之后,丁玉海便让景言进入房间。

    房间内只有丁玉海一个人,所以景言进去后不需要辨认,直接就见礼道:“晚辈景言,见过前辈。”

    “嗯,不必多礼,坐吧。”丁玉海看着景言,指了指座椅说道。

    “多谢前辈。”景言道谢后,入座。

    “景言小友,你拿来的信物,应该是属于赤鹿会雷涛殿主的吧?”丁玉海开口问景言。

    “正是殿主大人将信物手牌交给的晚辈,殿主大人让我持此信物来见前辈。”景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