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坤剑神 > 第2538章 教你做人

第2538章 教你做人

    如果景言控制了坤凌天的仙尊塔,那么与景言有仇的八神丹宗、司马世家、天机商行等等超强势力,他们会作何感想?

    以后他们内部有新晋仙尊,还能不能进入仙尊塔获得仙尊法印?

    仙尊塔在那里,似乎并不很重要,但对于任何一个大势力而言,仙尊塔都是必须使用的东西,属于不可缺的资源。这些强横的势力,可以接受仙尊塔掌握在一个中立的天主手中,但他们绝对无法接受仙尊塔掌握在景言手中。

    刁戎天主这番话的意思,就是如此。

    不过,在刁戎天主说完这句话后,景言没有停止对刁戎天主发动的攻击。混沌之剑的剑芒,已是向着刁戎天主席卷。

    “疯了!你疯了!”刁戎天主连忙抵挡景言的攻击。

    刁戎天主的实力不弱,远比那些仙尊巅峰一流强者强大得多,不过对比侯阳仙尊,就明显要差一个档次了。景言便是不用雷霆之源仙术,也能完全压制刁戎天主。

    “轰!”

    “砰!砰!”

    几次交手下来,刁戎天主节节败退。

    “景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刁戎天主抽空怒喝。

    早知道景言如此的疯狂,他可能就不会拒绝让徐一名进入仙尊塔获得仙尊法印了。刁戎意识到,自己似乎招惹到了一个真正的疯子,一个做事情不计后果的疯子。

    此时的刁戎,已经被压制得毫无反击之力,只能勉强支撑。

    “给我跪下吧!”景言一声低喝。

    “洞清波!”高等魂术洞清波,骤然间发动。

    刁戎天主神魂体猛的颤动了一下,而后可怕的剧痛袭遍全身,他能感觉到浩瀚的威压重重压迫下来,却已是无力去抗衡。

    他的双膝,不由自主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只看到景言手中的长剑,抵在他的脑门前方。他刁戎,坤凌天的天主之一,此时就跪在景言的面前。而且,景言只要继续刺出一剑,他的性命可能就要交待在这里。

    不仅如此,他的神魂体也受损严重。

    “你……你的神魂攻击,竟达到如此程度。”刁戎天主惊怒交加的看着景言,粗重喘息着说道。

    他的眼神深处,更多的是畏惧。刁戎天主,平时是一副高高在上傲慢的样子,可他其实是非常怕死的人。

    羞恼,惊恐,他的心情此时非常复杂。

    “刁戎!”景言出声。

    “我若杀你,你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那侯阳有仙帝亲手炼制的空间宝物,所以能从我手中逃走。但你,显然没有这样的空间宝物。我的话,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景言俯视着刁戎。

    “这一次,我不杀你,让你跪下,就是教你做人。但是,我需要你滚得远远的。以后,你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否则下一次就是你的死期。下一次再见到你,我不会再手下留情,我会用这柄剑,在你脑袋上开一个洞。”景言面无表情喝道。

    “你……”刁戎脑海中一片空白,他已经无法思索今天发生的事情传出去他会多么的丢人了。

    “滚。”景言厉喝。

    刁戎站起身,有些茫然。他倒退了一些距离,然后转身,加速飞行而去。

    至于刁戎之前的那些护卫、近卫,紧跟着也就逃窜得差不多了。刁戎没有建立自己的势力,他的手下并不多。

    “一名,我们去仙尊塔。”景言望着徐一名说道。

    “城主大人,这……会不会有麻烦?那刁戎虽然可恶,但他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有一些超强势力,怕是不会愿意看到仙尊塔掌握在我们鸿蒙城的手里啊。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徐一名看着景言说道。

    “这一点,我已经考虑过了。”景言道。

    “若仙尊塔被我掌控,那确实不合适,至少暂时……时机还不成熟。我们鸿蒙城的尖端力量,还不够强。”景言轻轻摇头说着。

    说白了,就是底蕴不够厚。

    如果鸿蒙城有几十个仙韵巅峰境界的强者,那景言就不用担心分身乏术了。

    “这仙尊塔,我会请如月易大师来掌管。如月易大师,应该会答应的。”景言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暂时让如月易大师接管仙尊塔,对景言来说,是最合适的选择。如月易大师,与自己和鸿蒙城有一定的交情,如月易大师的不少晚辈,正在鸿蒙城学习阵道。

    让如月易大师掌控仙尊塔,天机商行等势力也不会太反感,他们不会因此就与鸿蒙城拼到鱼死网破。

    徐一名,进了仙尊塔。

    仙尊塔这里发生的事情,也随之传开。刁戎天主被景言打得跪地,这个消息,在天域中,也是引起轩然大波。很多大人物,都在明里暗里表达了对景言城主的谴责。刁戎天主掌控仙尊塔很长时间,当然也有一些朋友,有一些为他说话的大人物。

    不过,正如景言所料想的那样,那些超强势力也就是嘴上说说,他们在知道仙尊塔以后将由如月易大师掌管后,就打消了倾巢出动对付鸿蒙城的念头。

    但通过这件事,也是让无数的人,对景言城主的了解加深了一步。

    刁戎天主就因为拒绝让景言麾下一个新晋仙尊进入仙尊塔获取仙尊法印,景言就亲自杀上门夺了人家的仙尊塔控制权。这种霸道,震慑人心。

    当然了,霸道是需要实力作为基础的。若是没有足够大的拳头,那霸道就是笑话,就是自取屈辱。

    在徐一名进入仙尊塔的这段时间里,景言没有立刻回到雷域鸿蒙城,他暂时就待在原本属于刁戎的天主宫内。他在这里,等着如月易大师的到来。

    约莫一个多月后,如月易大师到了。

    “景言城主,你……你可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如月易大师见到景言,就一脸苦笑的表情,摇头说道。

    景言请他掌控仙尊塔,这势必会让他得罪不少人。那些与刁戎关系好的修道者,肯定会因此对他如月易有看法。

    不过,他来掌控仙尊塔,对他也并不是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如果一点好处没有,如月易又不傻,肯定不会因为景言一句话就傻乎乎的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