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隐名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青元巽令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青元巽令

    白光大盛!

    耀目的白光,不仅速度迅疾无比,并且在临近的瞬间更是光芒猛然大放,刺目以致无法直视!

    而耀目白光虽是直奔血臼老魔而来,但却不是要斩杀血臼老魔,反而白光急速闪耀间幻化成了一面白光之墙,阻挡向霸元斩下的乘离长目剑。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青色剑光和白光交替闪耀,二者同时闪耀的光芒,使得肉眼甚至包括灵识一时都是无法视物。

    “呼!”

    一阵劲风凭空生起,出现得极为骤然,消散得也是极为迅猛,就像这阵劲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也是在此时,苏望心中大惊,只因苏望的肉眼和灵识都无法看到,而唯有辅星洞明灵目可以模糊地看见的是,一个状如魔鸟的身影似是从虚空中出现,径直卷向了血臼老魔。

    而正要舍弃肉身以魔婴之体遁逃的血臼老魔,居然顿时露出了欣喜若狂之色,任由如魔鸟的身影卷起,继而瞬间远去,刹那间,如魔鸟的身影和血臼老魔都已经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苏望却是刚好召唤出了紫云幻砚,并且器灵云紫现身,将苏望紧紧地防护在内,然而苏望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如魔鸟的身影,居然丝毫没有停留,在救下血臼老魔后,立即就是远遁而去。

    不仅是苏望,就连此刻不远处的霸元,这时眼眸深处也是微微闪过了一缕讶异之色,霸元同样没有想到,如魔鸟的身影会是这般地骤然而来,紧接着又是骤然而去。

    霸元心中更为疑惑的是,如魔鸟的身影为何会出现在此地,又是为何要救下血臼老魔?

    不同于苏望只能看见极为模糊的身影,霸元的神识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那如魔鸟的身影,形状似鸟又像蟒,背长四翼,一头六目,三只极为粗壮的猛禽之足,利爪如刀,一条粗长巨尾摇摆生风。

    那魔鸟,看似极像远古神异魔兽,酸与神鸟,赫然正是变成了本体的白魔帝矾缮!

    至于那道耀目的白光,也正是矾缮祭出的一件防御宝物所发出,自然地,矾缮在救走血臼老魔的同时,也是神识急动收回了那件宝物。

    刚刚母魔带着血臼老魔逃遁和霸元瞬移而来的方向,也许是巧合,恰好就是苏望这一边,此刻,霸元神识一动,即收回了乘离长目剑,继而冷冷地看向苏望。

    不管霸元这冷目到底是何意,苏望面色如常,亦是灵识一动,收回了紫云幻砚,一起被收回的,还有星晷玄剑、胎光寒冰和羽流风罩等。

    刚才的瞬间,并不是苏望惊慌失措,而是苏望虽然未能看清身影就是矾缮,但对散发出的气息却是瞬间就已感应和认出来了,所以苏望才会急忙祭出紫云幻砚。

    灵识又是一动,苏望的指间有灵光闪烁,下一瞬,苏望和霸元之间的半空中,就凭空般多出了一个美丽的窈窕身影,正是宛芊柔。

    在宛芊柔出现的瞬间,霸元的目光猛地一寒,强大无匹的威压和神识瞬间笼罩锁定了苏望,同时也不见霸元有何动作,似乎只是神识一动,就将宛芊柔轻轻托起并拉到了自己的身旁。

    霸元伸出右手,轻揽环抱住宛芊柔,而宛芊柔才刚被苏望放出混仪戒空间,即骤然见到霸元,心中顿感大为惊喜,这时还被霸元轻揽入怀,宛芊柔更是欣喜莫名!

    宛芊柔轻抬臻首,含情脉脉地看着霸元,犹如喁喁私语一般,柔声轻呼一声:“夫君!”

    羞赧又甜蜜。

    宛芊柔的轻呼声刚落。

    见到宛芊柔安然无恙,同时神识又是感应和清晰地探查到,从宛芊柔的体内传出了阵阵诡异强大而无影无形的血气和血光,霸元已无需多问和宛芊柔多说,此刻已经明白。

    之前宛芊柔就是被血臼老魔所擒,并且还以血臼秘法禁锢了宛芊柔的魔婴、神识和魔力等,而不久前,也正是不知为何,苏望居然救下了宛芊柔。

    霸元瞬息收起了笼罩锁定在苏望身上的威压和神识,看向苏望的目光也由杀机凛然般的冰寒转为了如常,只是同时地,霸元也轻轻地放开了宛芊柔,不再环抱,就连牵手也是没有,面色看起来很是冷漠。

    似乎刚刚的温柔,仅仅只是霸元的一时情急罢了。

    宛芊柔眼眸中的欣喜为之一暗,隐隐地还带着一丝委屈,我见犹怜,不过立即地,这“一暗”和委屈之意就被宛芊柔深深藏起,消失不见。

    宛芊柔嫣然一笑,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这时霸元却是神识一动,立即地,在苏望的身前半空中,就凭空浮现出了一枚造型古朴、似金像木的青色令牌,其上有淡淡青光如云似水般缓缓流转。

    霸元看着苏望,面色依旧桀骜,冷声开口说道:“苏望,今日之情,我承下了,你身前这枚乃是青元巽令,日后但有所求,凭此令前往青元圣殿,我霸元无不应允!”

    霸元的话音尚且未落,霸元已是神识一动,施展了飞行秘法,带着宛芊柔瞬息远去,正是直追矾缮和血臼老魔而去。

    矾缮的飞行速度,冠绝于五方魔帝,因此,只是明白了简单的缘由的霸元,没有多做停留,立即就带上宛芊柔追杀而去,至于更多和更具体的情形,大可在路上或者以后再细说和计较不迟。

    看着霸元和宛芊柔凭空消失的方向,苏望脸色看不出有丝毫的变化,但苏望的心中,其实是为之暗松了一口气。

    只因苏望深知,不管血臼老魔再怎么巧舌如簧,只要苏望将宛芊柔放出混仪戒空间,而宛芊柔必定就会向霸元说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不说其他,至少霸元不会误解苏望,乃至是要灭杀苏望。

    这正是苏望直面霸元时,始终都从容不迫的底气所在。

    然而,底气归底气,苏望不知道霸元到底会是如何作想,万一霸元不分青红皂白,还是迁怒于苏望,那苏望的处境就会大为不妙了,所幸的是,青魔帝霸元,看起来真的如传闻中那样,恩怨分明。

    看着身前悬浮的青元巽令,苏望目光微微一闪,直到后来,苏望才知道的是,青元巽令极为珍贵,持令者,身份之尊贵几乎等同于青元魔殿的圣门长老!

    青元巽令一出,整个东方之地,乃至于整个北婺圣洲,认得或者只是知晓青元巽令者,莫不敢不敬!

    此刻,苏望灵识一动,收起了青元巽令,随即辨认了一下方向,飞身迅速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