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之吕布再世 > 第九零三章 怒火

第九零三章 怒火

    砰!砰!砰!

    砰!砰!砰!

    急骤的敲门声重重叩响。

    熟睡中吕布睁开了双眸,眼神里带有几分怒气。

    连熬数个通宵,精神身体俱是疲乏,好不容易有时间补觉,结果感觉还没睡上多久,便又被人吵醒了。

    这种感觉,经历过的人都知道。

    “何事?”

    吕布压着怒意,低沉的向门外问了一声。

    如果没有特别大的事情,陈卫应该不敢来打扰自己的清梦。

    “主公,大公子受伤了。”陈卫在门外小声禀报起来。

    “严重吗?”

    吕布问了一声,但随即他便知道自己问了个白痴的问题,倘若不严重,陈卫又何必这么急着来叫醒自己。

    从床榻上麻利的坐起身来,吕布拿过衣架上的衣服,披上外套,很快就走到了门口,将屋门打开。

    “篆儿现在在哪儿?”吕布询问起来。

    陈卫答:“已经从城里的医馆,移回了府内。”

    吕布便让陈卫带路,去往吕篆养伤的地方。

    刚走至东边小院儿,吕布便听见从屋里传来许多妇人的哭啼啜泣。

    心中顿时一沉,吕布脚下步子加快,立马冲进了屋里。

    房间内,除了当娘的严薇,老夫人和几位舅嫂也都在这里。

    吕篆身上的血迹在医馆的时候就已经清洗干净,移回府内的时候,他上半身缠满了绷带,闭着眼睛,就那么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篆儿……”

    看着床榻上人事不省的儿子,吕布只觉脑子里有些晕眩,他木楞的走了过去,心中更是涌起一股酸苦,他问向妻子:“篆儿他这是怎么了?”

    我不过只是睡了个觉,怎么一切就天翻地覆了呢!

    “黄医郎说,篆儿的上半身遭受重创,不仅折断了数根胸骨,还伤了肝脏。如果篆儿没有强烈求生的意志力,能不能熬过今晚,都成问题。”

    严薇红通着眼眶,眼中含泪。

    前些时日老爷子撒手人世,她还没缓过神来,如今大儿子又昏迷不醒,生死未卜。她这个当娘的,恨不得能自己替儿子承受了这一切的痛楚才好。

    听到能不能熬过今晚的时候,吕布的心脏像是被锋利的针尖,狠狠刺了一下。

    黄医郎乃是上党郡内有名的医郎,虽然医术赶张仲景还差些,但也是救人无数的杏林圣手,从医一生,几乎从未有过误诊。

    “是谁干的?”

    吕布阴沉着脸,声音里透着丝毫不加掩饰的浓烈杀机。

    堂内的氛围骤然降至冰点,明明是暖春的季节,却仿佛进入到了寒冬。

    趴在门外的小铃铛偷听到这里,便急急忙忙的跑去了府内的另外一间院子。

    好武成痴的吕骁罕见的没有练武,他坐在一棵花开灿烂的桃树底下,手里掰着桃花瓣,怔怔发呆。

    “阿弟,你怎么还在这里!”

    小铃铛飞快跑了过来,语气很是着急:“我刚刚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要待在府中,你先去外面躲躲,等到爹爹气消了,我再去接你回来。”

    “我又没做错,明明是青童提出的比试。更何况,后来我都不准备打了,是他发了疯似的找我拼命,我才反击了一下。”

    吕骁固执的摇着脑袋,不肯出府。

    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全是兄长的责任。

    小铃铛知道他这个弟弟脑子是一根筋,如果他自己不能想通,外人再怎么说,都是白搭。

    “阿弟,算姐姐求你了,你就听姐姐的话吧!爹爹这次真生气了,你如果不走,他肯定会打死你的!”小铃铛急切万分,他很清楚父亲的脾气。

    别看父亲平日里对每个人都很好,可一旦动怒,根本没人拦得住他。

    见到姐姐快要哭了,吕骁从树下站了起来,答应了姐姐。

    近两年,他的神智逐渐正常化,但小时候的事情,吕骁一直都深深记得。

    每当别人叫自己傻子、用石子儿扔自己的时候,姐姐永远都是第一个冲在前头,去跟别人拼命。每当他惹了麻烦,闯了祸,捅了篓子,也都是姐姐主动替他扛下。

    相比之下,父亲似乎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公务,和讨伐不完的贼寇。

    而母亲,虽然疼爱自己,却总是时常带着他,向那些被他打伤的孩童父母,登门告罪。明明是那些孩童先惹的自己,把他当成傻儿逗乐,还哄他去吃狗屎。

    那次幸亏姐姐出现得及时,她见到弟弟受辱,二话不说的就抓起狗屎,糊在了那些孩童们的脸上。

    从那以后,姐姐便与父亲一样,成了吕骁心中最为崇拜的偶像。

    这天下,只有姐姐,是最疼自己的人。

    只有她,始终毫不保留的站在自己这边,替自己着想。

    吕骁对此深信不疑。

    阳光明媚,洒下金色光辉。

    就在吕骁准备向外走的时候,一道巨大的黑影遮挡住了头顶斜照的光芒,笼罩住了吕骁的全身。

    吕骁回过头去,粗大的手掌,呼的迎面而来。

    啪!

    避之不及的吕骁倒退数步,嘴角竟然溢出了鲜红的血迹,脸庞很快肿胀起来,浮现出五个清晰的红通指印,可见这一巴掌的力道之大。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吕布。

    可此时的父亲,早已不复以往的亲和,从眉到眼,无一不透露着深深的怒气,语气极重且怒不可遏:“你这个畜生,篆儿他可是你的亲哥哥啊!你居然也能下这样的死手!”

    小铃铛见状,急忙挡在了父亲面前,替弟弟求情:“爹爹,阿弟他知道错了!他方才还在院子里说,心中愧疚难安,等青童醒来,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去赔礼认罪。”

    说着,小铃铛还不断向弟弟暗使眼色,示意他赶紧向父亲认错。

    吕骁收到了姐姐的暗示,可他却绝依旧不改:“老爹,我没有错。”

    “你没错?你都快把你哥哥打死了,你没错?”

    吕布显然被吕骁的回答给气得不轻,怒极而笑。

    最后,他索性用手指向吕骁:“你不是能打吗?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些年,到底学了几分本事!”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