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炼尽乾坤 > 第七百三十章 黑白双婴(中)

第七百三十章 黑白双婴(中)

    两道灵光从烈阳炉内疾射而出。

    灵光散开,露出了两物!

    这两物一黑一白,拳头大小,婴儿模样。

    清晰的五官,闪耀着金属才有的光泽,并且时刻释放着强大的生机。

    这两个一黑一白的婴儿,正是苍天弃呕心沥血炼制出来的器婴。

    两个都是,他一次性炼制出了两个器婴。

    当初锻造器婴灵胚时,之所以锻造出两个,并不是因为苍天弃害怕炼制失败,所以有备无患,多炼制了一个。

    真正的原因,是苍天弃一开始就打算炼制出两个器婴。

    一黑一白,各有千秋!

    只不过,如今这两个器婴,无论时黑婴也好,还是白婴也罢,双目都是紧闭着,并未睁开。

    并且,除了强大的生机之力外,两个器婴的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灵力波动。

    元婴与金丹一样,是修士的种灵力结晶,只要略微的一感受,便能在这两物的身上感受到强大的灵力波动。

    然而眼下这两个器婴,却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灵力波动。

    因为,此时的两个器婴,根本就没有一丝种灵力,自然也就无法感受到任何的灵力波动。

    但是,这并不代表苍天弃这对黑白器婴炼制失败了,相反,苍天弃这对黑白器婴,炼制得相当成功!

    至于为何没有灵力波动,那是因为还需要将器婴填满,性质与苍天弃炼制的器丹有些类似,却又并不是完全相同。

    探手一招,黑白器婴便出现在了黑袍天弃的身前,目光落在这黑白器婴上,他的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

    “呵呵,两件不可多得的好宝贝,要不了多久,你门将是我苍天弃威震西域的最大底牌!”

    黑袍天弃的嘴里传出了阴冷的笑声,笑容有些狰狞。

    随后,只见黑袍天弃伸出手指,手指微微一颤,自行裂开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液,从指尖破裂的口子处流出。

    流出的鲜血,并未滴落在地,而是悬浮在了空中,凝聚成了两颗拇指大小的血珠。

    灵力将指尖破裂处封住,不再有鲜血流出,指尖裂口开始快速愈合。

    “去!”黑袍天弃带着一脸的狞笑,嘴唇微动,两颗血珠如同得到了命令一般,朝着黑白双婴飞去。

    血珠触碰到黑白双婴,顿时融入了双婴的体内,随后便消失不见。

    这一刻,黑袍天弃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与黑白双婴已经心神相连。

    黑白双婴,是苍天弃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至宝,炼制成功后,只要滴血认主,那么从今往后,这一对器婴便只属于他苍天弃一人,别人就算抢走了也无用。

    除非,是苍天弃主动放弃器婴,并且将器婴做出改变,或许他人也能够使用。

    只不过,苍天弃怎么可能傻到把自己量身打造的黑白双婴交给其他人。

    此时,黑袍天弃对两个器婴所做的,就是滴血认主!

    滴血认主后,虽然黑白双婴从表面上来看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实则,此做法则是标志着黑白双婴今后完全属于苍天弃,意义重大。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你们彻底激活,收入丹田,虽然想要彻底激活你们有些麻烦,但我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你们激活,那时,你们便能够体现出价值!”

    黑袍天弃带着一脸的狞笑,正准备将黑白双婴收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眉头突然微微一皱,朝着洞府入口看去。

    “来了两只苍蝇,也好,刚夺回躯体的我,手正痒着。”

    话音刚落下,洞府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整个洞府在此之下瑟瑟发抖,落下了不少泥沙。

    有人在攻击洞府外的禁制。

    洞府外,苍天弃在进来之前就布下了禁制,并且施展了障眼法将洞府大门隐匿了起来。

    这样还会被发现,原因全部在于之前与黑袍天弃的争斗,导致身体受到影响,从而牵动山峰发生了抖动,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洞府的位置暴露。

    此时,外界攻击洞府禁制的,不是别人,正是那银玄门的男子。

    “呵呵,没有想到这禁制还挺牢固的,居然能够抵挡住我的攻击,里面的修士看来有两下子。”

    男子笑道,没有因为一击没有破开禁制就心生警惕或者是放弃,因为在他看来,这里是银玄门的地盘,而他是银玄门的弟子,就算洞府内的修士有点手段,他也毫无畏惧可言。

    在这里对他们任何一名银玄门的弟子出手,就等于是在挑战整个银玄门。

    有宗门在身后撑腰,他自然不惧。

    况且,他也不认为洞府内的修士就真的一定有什么厉害的手段,因为,他感知到的灵力波动是微弱的。

    如此微弱的灵力波动,在他看来修为一定不高,而他之所以无法一击破去禁制,有可能禁制是来自于于符篆的力量。

    “你最好小心一点不要大意,以免阴沟里面翻了船。”银玄门的女子听闻男子的话后,眉头微微一皱,劝道。

    “哈哈哈哈,师姐胆子可真小,在我的眼中,师姐可一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怎么,今日反而怕了一个野修了?”

    “不要忘了,这里是我们银玄门的地盘,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我真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哈哈。”男子大笑,不仅对女子的提醒不以为意,反而忍不住出言打趣。

    女子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心中生出了一团火气。

    “随你,最近极乐之地的事情闹得整个西域不得安宁,以你现在的心态,弄不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女子眉头紧皱,开口说道。

    “哈哈,师姐,你还真把极乐之地的事情当成真的了?算了,我现在就把洞府内的家伙揪出来,你就相信我所说的都是真理了。”

    话音落下,男子控制着法器,再度对着下方的禁制轰杀了过去。

    轰!!!

    禁制释放出光幕,将法器挡住,男子的攻击,别说破开禁制,甚至连禁制都未曾撼动半分。

    “哼!没有想到这禁制比我想象当中还要坚固几分,不过不要紧,继续这样持续下去,我不相信你不出来!”

    男子一声冷哼,自言自语,调动灵力,不停的对着禁制光幕发起攻击。

    巨响声,一声接着一声,男子的法器显得极其的软弱无力,无论他如何攻击,都无法撼动禁制光幕丝毫。

    这让男子不禁恼羞成怒!

    相反,女子则是眉头越皱越深!

    对方布置出来的禁制居然能够强大到这种地步,在她看来,不管对方动用的是否是符篆,都证明着对方并不简单,继续这样下去,弄不好会惹祸上身。

    到时候……就算将宗门搬出来,也不一定会有用。

    “我走了,你继续留在这里证明你的分析是对的吧!”

    女子的心里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那感觉就好像有威胁正一步步靠近她一般。

    所以,她生出了退意,想要离开此地。

    闻言,男子一脸好笑。

    “师姐,我们现在可是在巡逻,既然发现了此处有可疑,若是不弄个明白就离开了,一旦宗门知道,恐怕……恐怕师姐免不了会受到惩罚。”

    “你竟然敢威胁我?我可是你的师姐!”女子怒道。

    男子的话,摆明了就是威胁,此地就他二人,就算她离开了,宗门也不会知道,除非,男子告状了!

    “师姐这是什么话,师弟怎么可能会威胁你,师弟只是……”

    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让他一点都无法撼动的禁制,突然间自行消散。

    与此同时,在吱嘎吱嘎的声响中,洞府大门缓缓打开。

    脚步声,传入了两人的耳中。

    两人的目光,在这一刻,齐聚洞府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