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食供应商 > 第八百五十二章 没发现的一条龙

第八百五十二章 没发现的一条龙

    杨树心看到观众的反应,心里是有想过袁州的九龙图是什么样子,是好像他这样传统功底强硬,还是会另辟蹊径,雕刻民国时期著名九龙鱼,甚至于年轻人接受新事物,九“蜥蜴”,杨树心也是能够接受的,而这些他都有把握能赢。

    反正他自认为,他还是很开明的,自家小孩给的目标不是成绩好,不是不要挂科,而是少挂科,不是杨树心自吹自擂,能有多少家长能够做到他这一步?

    杨树心是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看到袁州作品的时候,瞳孔一缩,还是被惊呆了。

    惊呆了,并不是夸大词汇,真的是被惊呆了,杨树心一句话脱口而出:“云龙?你雕刻的是云龙?!”

    袁州点头,没有说话,正所谓此处无声胜有声。

    国内很多东西都有南北之分,先前说过冰雕界也是,云龙雕刻是南方雕刻中的代表,就好像北方特有的虬龙。虽说杨树心是北方人,但对于大名鼎鼎的云龙也是仰慕已久。

    南方有句话叫“云龙不满双”,因为已经很难,所以雕刻两条云龙,都是一件难事,更何况现在是九条。

    “云龙九现,南方雕刻双绝之一,今天竟然能够亲眼看见。”杨树心惊叹连连,每一条龙都在云中,云龙交泰,分明就是全部成功,之前心中的把握也消散了。

    “十一分。”

    十分制,在杨树心心中给了袁州十一分,从个人来说,杨树心是赢了的,突破了自己给自己定下的枷锁,但在这次比赛中,杨树心认为输给了袁州一线。

    严格来说,袁州今天是超常发挥,如果你让他雕刻一次,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大。

    袁州给杨树心的雕刻打的是十分。

    心中百感交集杨树心慢慢的收拾,准备将冰雕小心的运走,颜老也偷偷摸摸打电话叫了人。

    袁州低着头,一方面是累,一方面是心里偷偷乐着,因为他的冰雕瞒天过海成功了,杨树心等人没有发现一点

    正面看三条云龙,左侧看两条云龙,后面看两条云龙,右侧看一条云龙,算来算去只有八条,杨树心还有围观群众,甚至于颜老和顾老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杨树心是因为云龙九现的名声而满心震撼,所以根本没注意,而围观群众在人潮拥挤的情况,也不能说我这边看了,看那边,更何况距离也有点远,也看不太仔细。

    至于顾老和颜老,都琢磨自己的小私心去了,于是袁州藏在云龙九现中的一条龙,根本就没人发现,也没人发现,这幅画除了是云龙九现,其实还是“云中一龙化九身”。

    后来,因为一次意外,才被人发现,那时候杨树心的心情是复杂的。

    言归正传,这是后话,暂且不提,杨树心经过这次比赛收获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他觉得他应该改改对自己儿子的态度。

    怎么改……具体参照袁州。

    排队委员会的组织下,大规模的人群,有序的散开了,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颜老找到了袁州,一件要事要谈。

    和大师比拼是很过瘾的,袁州自觉身心舒畅,但晚上的时候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入夜。

    小店还要开,袁州虽说很累,但还是准备着开店。

    下午的时候因为袁州小店是放不下冰雕的,而且要知道冰雕保存起来是非常麻烦的。

    是以,在颜老的建议下,就暂时将《九龙图云龙九现》存放在颜老自家的私人博物馆中。

    颜老作为著名收藏家,他的私人博物馆在圈子里是很著名的,只对一部分人开放。

    这个冰雕作品,颜老是主动的说帮忙保存,这也侧面反映了云龙九现的价值,说起来颜老会不远千辛万苦的从北边来到蓉城,除了是收到了杨树心的邀请之外,还有关键的一点,就是给自己的私人博物馆增添宝贝。

    这就是之前所说,颜老的一点小私心,至于顾老的小私心,现在先不说了,杨树心的九龙图,颜老也是想帮忙保管的,只不过作为著名的冰雕师,连放自己冰雕的地方都没有?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所以没成功。

    因为冰雕算是完成了袁州自己的目标,并且也被妥当保存,现在袁州还是有些身心清轻松,就剩下准备烧烤的材料了。

    是的,烧烤,因为晚间的蓉城下雨了。

    还好有系统的准确天气预报,袁州早晨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今天没酒喝。

    到了晚上又来了许多的人,而这些人则是等着吃烧烤的。

    是的,店里的烧烤和酒从来都不在一个时间卖,下雨不卖酒,卖烧烤。

    而卖烧烤的时候不卖酒,这就是袁州小店奇怪的地方。

    食客们也很是熟悉这个规矩了,但最近却有些不一样了,因为店里的酒增加了啤酒,而啤酒的价格比较让人承受的起。

    这下子,喝酒的人就多了不少。

    就连陈维都有些抱怨说道:“是现在喝酒的次数都减少了许多。”

    然而其实陈维的次数是增加了的,每人五扎啤酒不是每个人都能喝的完的,许多喝不完的会卖这个次数。

    反正袁州并不禁止别人带人来喝,酒一直就那么多,喝完就没。

    这样一来倒是形成了一个小生意,袁州店里302而得到名额的早早交了全部的钱,自己喝一杯,剩下的四杯则多加一百卖掉,这就是那些人的套路。

    当然,因为每天的只有三个名额,倒是没有兴起黄牛,也没有人故意抬高价格。

    是以,陈维喝酒的次数那是增加了,并不是减少了,只是抢的人太多了他更加不容易抽到奖了。

    “你就编,天天缠着这个缠着那个的不是你?”乌海毫不犹豫的鄙视过去:“对于你这种死缠烂打的人,我根本不惜得和你说话。”

    “去去去,你个乌不要脸还敢说我缠人喝酒,那你缠人吃东西怎么不说。”陈维被人戳破有些不好意思。

    “我那是天性使然。”乌海道:“看见一些东西,我手就不受控制的过去了,我也不想。”

    “你还要脸不。”陈维无语。

    “我这就要批评你了,我说过多少次,我说过多少次吗,我不要脸,我不要脸,你为什么老是要不我没有,并且不需要的东西,强行加在我身上。”乌海摸着胡子皱着眉头,不满的说道“脑子秀逗了?”

    “你厉害。”陈维这下是甘拜下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