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食供应商 > 第六百一十八章 以貌取人

第六百一十八章 以貌取人

    来人的脚步声很大“踏踏踏”的,走路也比较快,风风火火的,就那么进来了。

    袁州打开柜台隔板,走了出去,准备面试。

    眼前的年轻男人穿着一件深绿色的休闲款棉袄,一条黑色工装多袋裤子,白色的鞋子上是有些灰尘。

    脸上有些年轻的胡茬冒出,头发盖过了耳朵,看起来有些油腻。

    “你这里招人对吧。”年轻男人说话的时候,习惯性的用手挠了挠头。

    “招做一天的临时工。”袁州点头,脸上的神情是一贯的严肃。

    “一天刚刚好,需要看简历吗?”年轻男人面露喜色,对着袁州问道。

    “需要,工作时间是凌晨开始。”袁州点头,然后认真说了工作时间。

    “好的,等我一下。”年轻男人点点头,从身后的背包里翻找起来。

    “”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年轻男人就拿出一个文件袋。

    期间袁州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这人找东西。

    年轻男人抬头看了看袁州,然后说道“等等,马上就拿出来了。”

    袁州并未答话。

    然后,袁州就那么看着年轻男人从文件袋里抽出一张a4大小的简历,递了过来。

    眼神很好的袁州能看到那个文件袋里,还有许多的简历。

    和眼前这张一样,都是复印的,就连姓名这些都是。

    袁州并未多说,直接接了过来,但却并没有看的意思。

    “不好意思,你不符合我得要求,慢走。”袁州说完,把简历递了过去。

    年轻男人皱了皱眉头,看了袁州一眼,这才开口“为什么?你都没看我得简历,怎么这么说?”

    “你的着装和样貌,乃至行为都不符合我的要求,慢走。”袁州说这些的时候很是自然而直接。

    “你!你怎么能以貌取人。”年轻男人脸上带上了明显的羞恼。

    这次袁州没再理会,只等着人走。

    而这样无视的态度,更加让年轻男人觉得被冒犯,气愤的大步离开。

    “哼,半夜请人,能有人来才怪。”年轻男人气愤难当的嘀咕。

    然而袁州并不为所动。

    “哟哟,想不到咱们袁老板也是个看脸的人,还是个外貌协会的。”一旁改流程的姜嫦曦是被年轻男人愤懑的声音所惊动。

    “穿着随意,胡子未刮,头发三天没洗,带着油腻,鞋子至少五天没擦,简历没提前准备,我确实是个以貌取人的老板。”袁州皱了皱眉头,直截了当的说道。

    袁州的声音不小,刚刚走出门的年轻男人脸色有些羞赫,这下子才快步离开。

    “像你这么说,那我也是个以貌取人的人了。”姜嫦曦耸肩,认真的看着袁州。

    袁州点头,并未说话。

    在袁州看来,面试是一个双向的,是以在年轻男人进来的时候,他就快速出去,站的笔直,身上自然是一尘不染的。

    然而进来的男人却不修边幅,简历是随意从文件袋里取出的。

    是以,袁州拒绝了他的面试,并未翻看简历。以貌取人,和尊不尊重这件事,并不矛盾,袁州作为面试官,穿得很正式。

    从某种意义来说,袁州很固执。

    就在姜嫦曦想再次开口的时候,又有人进来了,袁州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目光转向来人。

    这次袁州有些惊讶,因为来人是个老爷爷。

    一个鹤发鸡皮,穿着雪白西服,外罩个黑色大衣,脊背微驼的老人。

    老人看了看店里,又仔细的看了看袁州,这才开口“这是什么店子?”

    “您好,这里是袁州小店,是个小饭店。”袁州客气而认真。

    “哦?饭店?改的真快啊,不是别的店子?”老爷爷往里走了两步,再次看了看。

    “是的。”袁州并未多说,直接点头。

    “那小伙子你开店多久了?”老爷爷站定在袁州面前问道。

    “快要一年了。”袁州耐心的回答。

    “那你前面这家店是做什么的?”老爷爷再次问道。

    “前面是面馆,是一家面馆。”袁州说这话的时候,很是认真。

    “不对不对,怎么会是面馆呢,不对。”老爷子摇头,一脸不信。

    “是面馆,在很久以前就是面馆。”袁州这话说的很是肯定,毕竟那面馆可是他父亲开的。

    “那面馆以前呢?”老爷爷想了想再次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袁州摇头,自他有记忆,就是面馆。

    “这样啊。”老爷爷像是有些失落,转身又出去了。

    袁州对于来询问的老人并未放在心上,毕竟有时候还是难免会遇到这样来找什么的人。

    就像问路一般平常。

    老爷子人一走,姜嫦曦就开口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发请柬?”

    “就今晚开始。”袁州说出早就想好的时间。

    袁州这里确认了发请柬的时间,而乌海那里却没空注意这个。

    因为他接到了郑家伟的电话,要他履行在日本答应的事情。

    也就是下次活动肯定参加的事情。

    乌海当然一口拒绝,直接对这样郑家伟说道“你就当我把那话吃了,我不去。”

    说完,乌海直接挂断了电话。

    “想我说的这种话什么时候履行过嘛。”乌海得意洋洋的躺在沙发上。

    看了看电话,乌海得意的想着,郑家伟肯定放弃了,毕竟他觉得郑家伟应该习惯了,所以没再打来了。

    最近乌海的习惯是下午补觉,晚上画画,这不,挂了电话,顺便静音后,就直接睡了。

    还没等乌海在自己的生物时钟中醒来,他就被巨大的门响声弄醒了。

    刚刚睁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人直接一拖而起。

    “乌琳!我的门是不是又坏了!”乌海一脸无语的说道。

    “那当然,这还用说,快和我走,你答应了家伟的。”乌琳拖着人就往门外走。

    乌琳还是一身方便运动的衣服,根本不管乌海穿的是睡衣,还没穿外套。

    而郑家伟则负责开门,然后把门合上。

    有些迷糊的乌海被拖到了一楼才挣扎起来。

    “不去,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去了,让郑家伟自己去就行了。”乌海一把挣开乌琳的手。

    “你确定不去?确定要食言而肥?”乌琳凌厉的杏眼微眯,看着乌海。

    “当然不去!”乌海头一甩,就准备朝着袁州小店而去,这个时间,袁州的晚餐时间就快开始了。

    “家伟,打开。”乌琳没管走了几步的乌海,而是对着一旁的郑家伟说道。

    “嗯。”郑家伟点头,然后打开了乌海前面几步银色suv的后备箱。

    紧接着,乌琳一把拉过乌海的手臂直接一个精准的过肩摔,把人扔进了后备箱。

    乌琳和郑家伟的动作,直接体现了快、狠、准的意思。

    然后就是关后备箱,上车,开车一气呵成的飞速离开了桃溪路。

    而乌海则维持被过肩摔的样子,傻不愣登的僵在那里……

    ps:乌琳威武~希望菜猫也能早日练成过肩摔的绝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