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土崛起 > 封推感言
    半个多月前就得知今天大封推,编辑远征让我准备个封推感言,我就一直在想,我要写点什么?

    临到昨夜都还稀里糊涂,一大早醒来就在细细梳理自己码字这五年的经历,连我自己都唏嘘不已。我就把我这倒霉催的经历大概写一写,给自己留个纪念吧。

    我最早为什么要写书?是因为大概09还是10年的时候《娶姐》太监了,内心火大!

    后来有个叫‘陈小白’的家伙跑出来写《淫龙》,太监,又写《夺金记》,继续太监,内心火很大!

    于是我冒出自己写的念头,从10年到12年,断断续续瞎折腾,有时候一丢就几个月,然后又捡起来反复修改。最开始想写dnd架构的西幻,最后却写成了《辐射的秘密》,最早发在起点。

    请注意,我的血泪扑街史正式开始了。

    最早《辐射》发在起点,半个月的时间,我绞尽脑汁的想弄个签约,然并卵。最后稀里糊涂跑去了‘纵横’,并且签在了哪里。

    知道我最苦逼的是什么?我刚刚把跟‘纵横’的合同寄出去,结果起点的签约短信就来了。

    我当时脸皮不够厚,觉着合同都签了不能毁约,去‘纵横’就去‘纵横’吧。于是我在‘纵横’呆了一年半,一直到14年初。

    这一步路走岔了,后面就一直走不顺!

    《辐射》这本书么,给我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那时候每天一更,一更3k,我是兼职码字,还算悠闲,心态比较好,不着急。

    但有时候自己也叹气,好多人说这本书要是在起点,说不定就没后头那么多破事了。

    《辐射》成绩最好的时候,均定五百。很长时间,别人都是通过这本书知道我的。

    《辐射》临近结束的时候,有朋友介绍我在台湾九星发实体,西幻类型的《亡命徒》,签在‘纵横’叫做《世界之敌》。

    那个时候好兴奋啊,感觉自己牛逼了,都出实体书了,大好前途就在眼前啊!说不定一眨眼我就成神了!我辞职了,专职码字!

    结果书上市两个月就被腰斩,出版社说‘卖不出去,你别写了’。最后十二册七十万字,太监!

    ……,知道我当时啥心情么?我无法形容,大概只能用当头棒喝来比喻吧。或者其他负面的词汇形容,一定没错。

    苦逼的人自然有苦逼的事啊!

    当时跟‘纵横’的编辑讨论第三本该怎么写?据说无线文火,我就琢磨写玄幻。写了一堆开头都没用,被‘纵横’的编辑枪毙枪毙再枪毙。

    大爷我不伺候了,我实在写不来小白文!

    我开始新一轮的作死……,我去了‘创世’。我现在的笔名后头加了个‘.qd’,就是因为我在‘创世’注册了‘通吃道人’,没办法在起点用了。

    有人调侃我这是不是‘缺德’的意思,我只能撇着嘴,表示自己清高不搭理。

    在‘创世’写都市文《征服者》,后来觉着这书名太背,改为更背的《都市之未来战士》。五十万字,又太监。

    这说明不是书名不好,而是我不好。至于哪里不好,我也不清楚。

    记住哈……,这都三姓家奴了,但这不是作死的终结。

    到了14年底,我真的焦虑了,有朋友给我在北京找个活。朋友脸面足,啥事不干让我每个月领几千大洋的工资,还能继续写书。

    可这好事只持续了四个月,因为我的傲娇加逗逼加……,很多原因,过了年老板不要我了。

    估计老板对我这种只拿工资不干活的厚脸皮棒槌也是很气愤!

    而在14年底到15年的年中,我跑去‘3g’写了两本书《龙魂武帝》和《无敌破坏王》,跟‘未来战士’一样,扑了。

    这也是很奇葩的经历,没啥好说的,反正就是拼命的写,然后看别人成功。

    15年的七月到11月,我又想着是不是给台湾出版社投稿。写了两个稿子投两家出版社,一家渺无音讯,一家婉言谢绝。

    说白了还是看不上我。

    那是我最困苦的时候,从14年年初辞职到15年年底。两年时间,我啥成就也没有,都没脸说我是个码字的。没人支持我,真的没人,我受的打击太大了,以至于严重失眠。

    那年我还作死的跑到股市去,想着能不能……。结果大家都知道,股市大崩,被套牢了。我到现在还没缓过来,还舍不得割肉,只能硬挺着。

    由于亏的太惨,懒得打理,到现在我连自己股票账户的账号和密码都忘记了。

    可笑的是情绪极度低落的我还乱吃药。因为乱吃药,我曾经半夜两点倒在家里的沙发上,脑子炸裂,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死掉。至于其他的病痛就别提了,有作者写着写着就挂了,这又不是没有的事。

    那时候我真的走到绝境了,我荒废了两年时间,把过去十多年赖以谋生的技能给荒废了,我回不到原来的路。码字的路眼看也走不通,我还要经受各种冷嘲热讽,我的家庭都快要完蛋了。

    我当时就想老天爷可怜可怜我,给条路让我走,我就谢天谢地了!

    那时候有人拉我去当枪手,千字十五,写小白文,连大纲都给我列好了,我只要写就行。

    我给拒绝了。

    大爷我当年也是税前月薪近万的人,现在千字十五打发我。我付出这么大代价,就为吃个狗食?

    呸……,大爷我不服啊!

    可不服有卵用。

    我的同学给我来个电话,说要不要帮我介绍个工作,说也许能来个月薪一万五。

    我说‘好啊,好啊,好啊’,乐坏了!

    等半个月没消息,打电话去问,说‘介绍了,人家老板不要你,觉着你不行’。

    心都凉了。

    15年十一月,我继续折腾,跑到龙空去找各家网文网站的收稿邮箱,然后发稿子求买断。

    这是我最后的垂死挣扎了。

    大多数邮件石沉大海,有个红薯的编辑搭理了我一下,但要我改稿。网易的编辑可怜我,最后给我个千字二十的买断。

    还记得我在几家网站待过吗?

    五家!

    五姓家奴

    千字二十啊,我还价千字三十,人家拒了。好吧,也算有口饭吃,不能要求太高。于是我第六本书《花花世界》在16年过年后上传了。

    我当时觉着这是我最后一搏了,虽然我之前已经多次叫嚷自己是最后一搏,可这次要是再不成功,我真混不下去了。

    在网易的倒霉过程就不提了,有时候并不是努力就能成功。反正写了一百一十万字,坑了网易云阅读两万来块的稿费,大爷我自己都没脸继续在那边骗钱了。

    至于我为什么没脸,我会说我在网易待了几个月,收藏最多的时候就一千么?

    别人亮稿费都是几万,我几百。

    爷们我是自尊心很重的人,反正也没脸了,节操啥的都是笑话,我自己滚吧!

    转了一圈,好多人都跟我说‘你为什么不回起点啊?’

    我觉着起点好高端啊,咱配不上啊!

    竞争那么激烈,我能出头吗?

    好像还有黑幕什么的,我就一死扑街,我混的进去吗?

    别笑话,我真是这么想的,我当时被一连窜的打击折腾的极度不自信。

    要感谢‘土土的包子’,他在起点混,。想来是看我可怜,他有天跟我说‘你写个开头,我帮你送到起点科幻的五月老大那里去试试,哪里随随便便就能买断个千字四五十’。

    有这种好事?!

    那是今年三月份的事,反正我也士气为零了,试试就试试呗。要是五月老大眼瞎看中我了呢?

    结果人家老大没眼瞎,觉着没价值,拒了!

    这就结束啦?

    这就彻底over啦?

    这就自我了断,干脆告别人生啦?

    我发火啦!

    你说拒就拒啊,你说没价值就没价值啊,你不给买断,我就不发书啊!

    大爷我反正不要脸的人,我自己上传,自己混,我还就不信了!

    于是我发书三天就收到签约站短。

    天可怜见,我当时就三万的开头,也就是现在各位看到的《废土崛起》。

    这他娘*是我自己的崛起,好不好!

    从四月底到现在十一月,我写了一百五十多万字,一路跌跌撞撞的走过来。这过程也是一把把的辛酸和眼泪,但好歹我的自信回来了。

    感谢起点这个平台,让我从扑街混出来了,让我好歹有个温饱了。

    要早知道这样,我12年写《辐射》的时候就不走了。我这么多年的悲催经历就证明一件事找个好的平台比自己瞎捉摸作死靠谱多了。

    也感谢我的责编远征,像我这样的逗逼写手恐怕是不多的,还请多多包涵。

    我不知道我写的这些文字对别人有没有点帮助,我只知道每个人的成功都是不同的,具体的路大家自己琢磨吧。

    如果没有个好爹好娘好运气,好歹要有个经得住摔打的自我。

    文字粗陋,纪念我多灾多难的码字生涯。希望有天我也能成月入十万百万,回头再来笑谈自己经历就是磨炼。而如果失败,这就不是磨炼,而是笑话和耻辱。

    到那时候……,先到那时候再说,我现在还是脚踏实地的去码字吧。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