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剑皇 > 第一七九六章 换日手段

第一七九六章 换日手段

    “嗯?竟是这样?”

    破霄门主脸色一沉,看向十三护法,“这是真的?神虫甲壳是在十三护法你那里?”

    “放……”十三护法破口大骂,却是及时收口,意识到面前站着门主,第一护法,还有大长老,他若是出言不逊,一样会被抓到把柄,会依照门规严惩。

    “禀告门主,这个老家伙的话怎能相信,若要验证还不简单,神虫甲壳就在这老家伙身上。”一个破霄门强者冷笑,盯视着胡三爷,他曾窥见这老头怀中有神圣光辉,说明神虫甲壳就在其身上。

    哗啦……

    下一刻,胡三爷已是将全身脱光,只剩内衣,并将百宝囊交给破霄门主检查。

    “哪里有神虫甲壳?”

    破霄门主将百宝囊检查了好几遍,虽是惊讶于胡三爷得家底,却是没有找到神虫甲壳的踪迹。

    而且,瞧着胡三爷排骨一样的身板,已是没有任何藏物之处,根本就没有至宝的气息。

    此时,秦墨一行同伴也是震惊不已,他们分明看到胡三爷装起了神虫甲壳,怎会一个都不见?

    另一边,十三护法一群强者也是双目圆瞪,这如何可能?难道这老家伙将神虫甲壳,藏到其他同伴身上?

    “一定在其他鼠辈身上……”

    十三护法低喝,指着秦墨一行,忽然觉得袖中一沉,一件物体坠地,顿时,神圣光辉爆发出来,其光辉如同一轮烈日,刺得周围众强者一时都睁不开眼睛。

    地面上,赫然是一枚虫子的甲壳,其中的一面有着神秘的纹路,散发着无比神圣的波动。

    即便是从未见过神虫甲壳,也知晓这枚甲壳十有**就是此物,更何况,在破霄门的典籍中,都有着关于神虫甲壳的图鉴。

    “十三护法,神虫甲壳在你身上,你却要污蔑第一护法的后辈?”

    破霄门主瞪目,脸上浮现怒意,“这几个小家伙是奕铭风的弟子,你以为当初干得那些事情,本门主毫不知情吗?逼走奕大师,现在还想诬陷他的弟子,还要侵吞本门的至宝神虫甲壳!你该当何罪!”

    十三护法脸色惨变,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枚神虫甲壳,嘶吼道:“这不可能!神虫甲壳怎会在我身上,这不可能,一定是那群鼠辈……”

    说到此处,他却是说不下去,就是他自己也不相信,秦墨一行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将神虫甲壳偷偷放到自己身上。

    要知道,十三护法乃是实打实的皇主境大高手,即便在战力上,秦墨一行都是无比可怕。但是,若说能够做到这一点,即便是大长老解元羽也未必能做到,还是在其没有发觉的情况下。

    轰隆!

    一股枪势涌现,破霄门主身形膨胀,其威势如巨岳冲天而起,直耸入云霄,笼罩了一片天地。

    这一股力量勃发,仿佛天地之间的万物,一瞬间被破霄门主掌控,在场的强者们都是兴不起抵抗之心。

    秦墨一行皆是震撼,他们很清楚,若论真正的力量,破霄门主绝对没有怎么可怕。这是借助了那件手套的力量,由此战力得到全面增幅,释放的力量能够通天彻地。

    这,即是大陆级神器的威力吗?

    “门主,息怒!十三护法也是一时糊涂。”

    大长老身形一晃,挡在十三护法面前,却是转身拍出一掌,结结实实印在后者的胸膛上。

    一阵骨骼碎裂声响起,十三护法倒飞出去,半空中,他的身躯呈现不规则的扭曲,如同是烂泥一样。

    显然,大长老解元羽这一掌,蕴含着无匹的力量,瞬间粉碎了十三护法全身的骨骼,便是其修为也遭到重创。

    砰!

    一声闷响,十三护法跌落在地,全身骨骼尽碎,瘫软在地,瞪视着大长老解开元,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声音被封住,说不出话来。

    他是不愿相信,大长老会对他下狠手,这一掌太狠了,让他丹田都受了重创。

    对面,破霄门主一群强者,还有秦墨一行见此情景,都是眸子微微收缩,皆是震惊于解元羽的狠辣,对于自己的心腹也能毫不犹豫的下此狠手。

    诚然,解元羽这样的做法,乃是想要保下十三护法,但是,何尝不是想要给自身开脱,避免找到破霄门主的追究。

    突然,远处的破霄枪林前面,那块石碑发光,出现一道光门,一个身影从中飞掠而出。

    确切的说,这道身影并非是自愿出来的,而像是被某种东西抛飞出来,重重的落在地上。

    “周师侄……”有人惊呼出声。

    这个身影正是此前,进入破霄枪林的其中一名强者,此时却是满身伤痕,面目全非,气血微弱,似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

    “不……,我要继续,一定要通过枪林,获得破霄神枪的认可……”周师侄呻吟,已是神志不清,却还想闯入破霄枪林中,继续这场磨砺。

    此时,已是有人上前,将周师侄打晕,抱回去救治。

    在破霄门主身后,一个老者微微鞠躬,说道:“门主,十三护法终究是我门的护法,既是大长老出手责罚,关于他的处置,就回去再讨论吧。现在当务之急,乃是破霄枪林……”

    “嗯。确是如此。关于十三护法的责罚,以后再议。”破霄门主点了点头,探手临空一摄,已是将那枚神虫甲壳攫取到手中,掂量了一下,满意点头,揣进了怀中。

    周围,严成影一群强者都是露出笑容,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结果是再好不过了。

    己方这一脉没有任何损失,甚至都没有出手,就重创了十三护法。十一长老也被斩杀,又将神虫甲壳掌握在手,实是凭空得来一连串的好处。

    反观大长老那边,一群强者则是脸色阴沉,一个个脸黑的都要滴出墨汁来,这一次他们的行动,乃是损失惨重,损兵折将不说,还眼睁睁看着神虫甲壳落到破霄门主手中。

    “这帮家伙看来都不清楚,神虫甲壳到底有多少呀?”银澄察言观色,得出这样的结论。

    秦墨一行暗中点头,却是对胡三爷投以无比惊异的目光,这老家伙的手段实是层出不穷。究竟是如何将一枚神虫甲壳,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到十三护法的衣袖中?

    先不说十三护法自身,就是皇主境的大高手,在场的破霄门主,蔺前辈,解元羽更是修为惊世的盖代强者,想要瞒过他们的耳目,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一点,简直是无法想象。

    胡三爷决口不谈,传音告知,这是他压箱底的保命手段,是不能告知第二人的。

    对此,秦墨一行同伴虽是恨得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这老家伙的嘴巴一向严实,若是不想说,还真没办法。

    ……

    片刻之后,破霄门主就做出了决定,又选出一批强者,送入破霄枪林中接受磨砺,严成影就在其中。

    “门主,我这几个后辈前来拜访,受了这么多委屈,我提议也让他们进入破霄枪林中,接受此次的试炼。”蔺前辈忽然开口道。

    “不可能!?”

    “让外人进入我门第一重地,绝无可能!”

    一群强者脸色骤变,皆是厉声反对,甚至有人要以死相逼,绝不允许此事发生。

    见状,银澄则是眯着眼睛,盯视着要以死相逼的那家伙,叫道:“之前就是你这家伙追杀我们,追得最凶。过来一战,将恩怨就此解决。”

    叫嚣“以死相逼”的那家伙立时脸如猪肝,却是不敢应战,他很清楚若是单打独斗,根本不是这头妖狐的对手。

    秦墨也是眼睛微眯,淡淡道:“我们代表阵宗来访,却遭到这样的对待,门主前辈,您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既是贵门中的人这样刚烈,让他们现在自杀,以死铭志,我也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话音落,那些叫嚣的人群立时沉寂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