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的年代 > 第七百七十三章 九死一生!

第七百七十三章 九死一生!

    “我给了你机会了!现在!给我去死吧!”林凌的声音之中满是冰冷!一位本源真仙境界初期的修士,竟然嚷嚷着要一位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的准天仙去死!本是一场滑稽的一幕,但是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天空之中的那九道声音,紧张万分!

    林凌手中的灌输了完整的剑之本源的金剑迅速的劈了下去,陡然之间,一种致命的感觉,浮现在司徒博纳的心头,司徒博纳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要逃离!但金剑虽然还未落下!但是却给了司徒博纳一种自己全然被锁定了的感觉!虽然只是九个剑影,但是司徒博纳,却感觉,仿佛所有的方向,都充斥着剑影了似的!

    一时之间司徒家的众多修士都急疯了!因为在他们的视角之中看来,司徒博纳,完全除了不断的施展防御术法,不断的激发自己身上的防御法宝,竟然连暂避锋芒的意思都没有!虽然他们距离二人的很远,但是他们却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得到,林凌的这一剑之中所蕴含的威力!恐怕就算是司徒博纳大长老,也没有办法撑下这一剑吧!

    司徒家的这一任族长司徒海!见状,简直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由于心中估计司徒博纳的颜面,毕竟,在这么多司徒家的修士的注视之下,让他躲开林凌的这一击,多少有些丢面子!所以,嘴巴张开了又和起来,张开了又合起来,终于司徒海还是忍不住了!焦急的大声喊道!

    “大长老,快躲开啊!快躲开啊!”

    声音还未传到司徒博纳的耳朵之中,九个林凌的身影,九把金剑就依然落了下来!所有人都以为这九道林凌的虚影,只有一个是真的!剩余的八个都是虚张声势而施展出来的幻影,更不用说这九把金剑了!

    但是当这九把金剑落下来的时候,众人才知道,原来,这九道虚影,或许并不都是真实的,但是这九把金剑却是真的!

    因为九道金剑落下来的时候,所到之处,空间破碎,刚刚完成自我修补没多久的,空间屏障,此时此刻再一次断裂了开来!空间乱流激射而出,可见林凌这太玄九剑的威力,并不比刚刚司徒博纳施展出来的那致命一刀来的弱!

    就把金剑,迅速的就接触到了司徒博纳布置在外围的防御术法,五颜六色的术法屏障,煞是好看,任何一道防御术法,在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的术修的施展之下,威力都相当的惊人!如果林凌的这一剑,并没有九剑,只是一剑落下!或许林凌的这一剑,就会像林凌自己刚刚对付司徒博纳那致命一刀的时候是一样一样的!都会被司徒博纳慢慢的化解!

    但是奈何这次是九剑!太玄九剑!九道和司徒博纳那致命一刀威力相差无几的金剑!九剑的威力,此时此刻已经开始叠加在一起,就算是本源真仙境界后期修士,布置的防御阵法那又如何!一样和窗户纸似的,一捅就破!

    司徒家的修士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可是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修士施展出来的防御术法啊!别说是这么多层术法叠加在一起了!就算是一道也足够他们这些修士狂轰乱炸,十天半个月,还不见得能够轰的开的!

    但是就是这么强横的防御术法,放在一般宗门之中,足以成为护宗阵法的术法,竟然真的像是窗户纸一般,丝毫没有阻碍那九柄飞剑劈下去的作用!虽然司徒博纳布置的防御术法,有足足三十七层,但是三十七层的防御术法屏障,连太玄九剑一秒钟都没有挡下来!

    太玄九剑,本身就是太玄剑门之中核心弟子才掌握的了,杀手锏级别的剑术之一,死在这太玄九剑的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的大修士,不计其数!如果一个区区紫云界这种中级大世界之中的世家之中的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大修士级别的太上长老,就能够凭借着术法,挡下来这一剑,那太玄剑门东华天庭第一剑道圣地的名头,还真的有待商榷!

    防御术法瞬间就消失不见,司徒博纳的心头大惊一件件仙器级别的防御类型的法宝浮现在他的周围!有下品仙器,中品仙器,甚至还有一件极为难得的上品仙器级别的防御法宝!

    防御类型的法宝的价值,一般都是攻击类型的法宝的两倍,甚至三倍,就比如这件上品仙器级别的防御类型的法宝,他的价值堪比一件极品仙器级别的攻击法宝!法宝刚一祭出,瞬间,一道土黄色的屏障,就出现在了司徒博纳的周围,看到这土黄色的阵法屏障,司徒博纳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

    这件土神盾,乃是土属性防御仙器之中的佼佼者!当年他花费了异常庞大的价格,才从一位刚刚晋升陈我给天仙境界大修士的土属性仙人的手中买来的!虽然只是上品仙器级别的防御类型法宝,但是其中蕴含的土属性天地本源,堪比一个小世界!就算是一位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的大修士,全力攻击,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轰开这件法宝的防护!

    就在这个时候,林凌的太玄九剑,已经接触到了第一件防御类型的仙器级别的法宝!没有任何的悬念,这件法宝的器灵发出一声哀鸣,一下子就变得黯淡无光,瞬间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来!紧接着,一件又一件,足足七件仙器层次的防御类型法宝,被林凌的太玄九剑,直接变成了器灵都趋于崩溃的状态!

    “咚”一声闷响,太玄九剑,终于被司徒博纳的那件上品仙器级别的土属性的土神盾给挡了下来!虽然是一声闷响,但是声音传出去之后,巨大的声浪,让周围方圆上千里的范围之内发,仿佛刮起了一阵龙卷风似的!

    不少靠的稍微近一点儿的修士,即便是,归真破凡境界的大修士,也是口鼻流血!

    司徒博纳,看着土属性的屏障之上的那就把金剑,悬着的心充裕彻底放下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咔嚓一声,一道裂缝竟然出现在了土神盾延展出来的土黄色的屏障之上,司徒博纳悬着的心,一下子又一次提了起来,就在司徒博纳惊慌失措的时候,那一道裂缝,就宛如一道长蛇似的,迅速的游走在整个法宝的屏障之上!然后一个眨眼的功夫,长蛇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宛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缝!

    “轰!”终于在司徒博纳震撼的目光之中,土神盾地器灵,也发出一声哀鸣,土神盾所延伸出来的阵法屏障,迅速的碎裂的干干净净!

    太玄九剑,一下子就要刺在司徒博纳的身上,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让林凌感觉到心悸的气息出现了,气息出现的方位是司徒家的司徒大灵脉之中!一个晶莹剔透,温润如玉,泛着玉石光泽的手掌,出现在了众人的不远处!

    这手掌,除了看起来温润如玉之外,其他和普通人的手掌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下一秒之中,林凌就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还真是错的离谱!只是一瞬间的时间,那刚刚看起来还十分普通,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手掌,竟然嗖的一下子,变得宛如苍天巨木一般,凭空变大,那一根根手掌,就仿佛传说之中,支撑着天地的参天巨柱一般,肉眼都看不出来他有多大!

    那手掌出现之后,迅速的朝着司徒博纳所在的位置伸了过来,太玄九剑,距离司徒博纳已经非常近了!但是,就是这么近的距离,太玄九剑,最终却没能刺下去!几乎就仿佛瞬移一般,那巨大的手掌,依然出现在了司徒博纳的上方!一股让林林凌内心发颤的感觉,从这手掌之中传来!这是天仙境界规则的气息!

    这是天地规则的气息!林凌心头猛地一惊,出手的竟然是一位天仙境界的仙人!司徒家之中,竟然还隐藏着一位天仙境界的仙人!

    确认了自己的心中的想法之后,林凌根本没有任何迟疑,金剑都不管了,整个人,瞬间就逃出去数百里!开玩笑!他虽然是一位掌握了基础五行天地本源,空间本源,雷之本源,剑之本源,还是太玄剑门的弟子!综合实力,对上一般的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的大修士,基本上都能战而胜之!

    但是天仙境界的仙人!呵呵呵呵!林凌只能呵呵呵了!开玩笑天仙境界的仙人,虽然听起来,仅仅会本源真仙就境界的仙人差上那么一个字!但是天地本源和天地规则的差距,那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够轻而易举的打破的!

    在太玄剑门之中,也有使用太玄九剑,击败天仙境界初期修士的天才修士存在,但是这种情形都发生在那位核心弟子的修为达到了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成为一名准天仙的时候!自己就算再怎么妄自尊大,也不可能去面对一位天仙境界的修士啊!除非不要命了!

    林凌转身离去之后,太玄九剑,一下子就刺在了那强横的手掌之上,连续破开三十几道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仙人施展的防御术法,一连打破七八件仙器级别的法宝的防御的太玄九剑,刺在这突然出现的手掌之上的时候,竟然连表皮都没有破开!那手掌轻轻的一挥,九道金剑,迅速的只剩下一把!紧接着,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司徒博纳的跟前,手中拿着那一柄金剑,轻声说道!

    “太乙金母炼制而成飞剑,啧啧啧啧!还真是糟蹋东西啊,这么大一整块的太乙金母炼制而成的飞剑,竟然没有一下子炼制成,上品,乃是极品级别的飞剑,竟然还是一件宝器!不过也难怪,能够承受剑之本源的灌输,不是太乙金母的材质,这柄飞剑早就已经报废了!”

    声音传来,终于人影也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人的长相有点消瘦,三十多岁的面容,五官长得很和谐!天生的一副笑脸,一身极为普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天青色长袍,长袍的布料,竟然不是修行世界之中修士所用的那些,利用灵材炼制而成的布料,只是凡俗世界之中最为普通的玩意儿!

    但是司徒家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个人给惊呆了!开什么玩笑,刚刚差不都就能够直接杀了司徒博纳大长老的那九把飞剑,竟然就这么让这人给轻轻松松的挡了下来!他用的是什么?一只手啊!仅仅是一只手,竟然就挡下来,能够被本源真仙境界后期巅峰层次仙人,带来致命一击的飞剑!

    那这人是什么修为?联想到这里,司徒家的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肯定是天仙境界的大修士!之有天仙境界的大修士,才能够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您!您!您!您!您不是!”捡回来一条命的司徒博纳,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穿车天青色长袍的身影,身体猛烈的抖动了起来,好久都没能张开口,终于他还是颤颤巍巍的说到!

    “您不是已经离开那么多年了吗?怎么回在家族之中?”

    “呵呵呵呵!我回来差不多有两三万年了吧!我在司徒大灵脉之中,开辟了一个小世界,在其中潜修,怎么,你小子,不欢迎我回来呀!我如果不回来的话,你今天,恐怕就命丧在太玄九剑之下了!”

    “什么!三万年,大长老,您竟然回来了三万年之久了!天哪,我竟然一点都不清楚,还请大长老责罚!”司徒博纳说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司徒家的修士都傻眼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司徒博纳不是太上长老会之中的大长老吗!怎么他现在跪倒在那里,喊着这个人大长老!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