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的年代 > 第一百零一章 南陵仙卫

第一百零一章 南陵仙卫

    陨星式一击耗费全部真元力,确实没错,但林青修炼的乃是经过零号优化的五行秘法,方才那一招‘陨星式’确实耗费了林青金属性的全部真元力,可剩下的四种属性的真元力,那是真的几乎没怎么消耗……

    司壮小心翼翼的走到死去的冰火雄狮的尸体前,用飞剑划过冰火雄狮两头脖子中间的位置,然后直接伸手抹了进去。

    在众人一群人不解的疑问下,一颗鹅蛋大小的珠子被司壮从冰火雄狮的尸体之中掏了出来。

    “这种东西果然真的存在呀!难怪冰火雄狮一直都成为高阶修士们猎杀的对象,林青给,接着,你可得放好了,这东西价值连城!”

    司壮把珠子仔细的擦了擦,看了又看,然后才恋恋不舍的扔给了林青。

    “不就是一颗妖丹吗,二阶妖兽的妖丹虽然贵了点,最多也就几十块灵石而已,怎么可能会价值连城?”

    听到司壮的话,一旁的冯世豪一阵无语道。

    林青伸手接过冰火雄狮的妖丹,零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他反倒是没有注意司壮和冯世豪的对话。

    “主人这个能量聚集体里面居然有一丝能量,类似咱们从大虚仙府之中得到的大虚仙人的力量本源,真是奇怪!”

    零号的话让林青终于明白司壮说这东西价值连城是怎么回事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当年那个雇佣我爹一块前去猎杀冰火雄狮的修士说,冰火雄狮的妖丹有普通妖兽妖丹所不具备的神奇,价值连城,具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林青见状心中明白,看来司壮对这件事情真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你说的没错,冰火雄狮的妖丹,确实是可遇而不可求,价值连城。”

    一直沉默不语的黄千珊突然插话进来。

    “难道你知道,能不能告诉我?我爹就是因为这冰火雄狮的妖丹而死,我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听到黄千珊这么说,司壮的情绪激动了起来,当即问道。

    “你自己也知道,冰火雄狮在特殊情况下可以直接跨过三阶进阶成为四阶妖兽,它之所以能够进阶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是两头不同属性妖兽的后代,而两种不同属性结合在一起的同时,这两种不同的属性也会慢慢发生变化,这种变化经过长时间的酝酿,会更进一步。”

    说到这黄千珊停了一下,看着凝神聆听的众人,又特地看了一眼丝毫也不在意的林青,继续说道。

    “这进一步的变化,就会让冰火雄狮进阶到四阶妖兽,而咱们人类修行者在一定时期也会发生类似的变化,那些发生变化的修士开始窥视世界之中各种力量的本源。”

    黄千珊说到这,司壮顿时眼前一亮。

    “我明白了,原来如此,这冰火雄狮的妖丹之中一定蕴含着力量本源,难怪当时当时那个修士会说这东西价值连城,本源!那可是归真期的大修士才能窥视的力量啊!”

    司壮说完顿时引起周围一阵叹息之声。

    “确实没错,这冰火雄狮的妖丹,如果是被修炼了水属性,或者是火属性功法的登仙后期修士炼化的话,那么他们进阶归真的可能性至少能增加一倍,如果是归真期的修士,也能增加他们掌握水火两种力量本源的几率,你说它是不是价值连城!”

    黄千珊看着一脸平静的林青,心中无语,得了这么一件宝贝,居然还能面色如常,看来这太玄剑门的强大,恐怕超过自己的想象。

    黄千珊这么想如果被林青知道了,也许林青比她还无语,太玄剑门虽然强大,但是自己压根就没去过,冰火雄狮的妖丹虽然珍贵,但是已经有了一个完整力量本源的林青,自然不会对得到一枚可能蕴含着几丝本源力量的妖丹表现的太过惊喜。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旁凑热闹的韩飞白,在听到,登仙突破归真,归真掌握力量本源,价值连城,贼溜溜的眼睛之中仿佛不断有光芒闪现。仿佛是想到了什么,韩飞白突然走到林青几人跟前,毕恭毕敬的说道。

    “多谢各位前辈的救命之恩,在下带领一队仙卫外出巡视,可现在众多同僚都葬身妖兽腹中,晚辈必须马上返回仙卫处,把这里的事情和上司报告,在下公务在身,这就告辞了!”

    韩飞白说完,不等林青几人有所动作,迅速激发一枚神行符,整个人飞速的离开了大同村。

    “我怎么感觉这韩飞白这么快离开,有点怪怪的?”林青本就对韩飞白印象非常不好,见他逃一般的离去,心中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切,一个吓破了胆的仙卫而已,有什么奇怪的,林青咱们还是赶紧帮大同村的村民埋葬他们的亲人吧,哎,造孽呀,这么一个风景如画的村子,如今成了这副模样!”

    冯世豪看着身后哭哭啼啼寻找自家亲人残破不全尸身的大同村村民,哀叹了一声道。

    林青看着消失在视线之中的韩飞白,心头虽然疑惑,但也不再想什么了。

    南陵县县城三面环山,巨大的城墙横亘在两个山脉之中,整个城墙全部都是由一尺见方的青石巨砖堆砌而成,城墙之上一丝弱不可见的天地灵气慢慢的运转着,如果不是修行之人,恐怕根本看不出这城墙居然被布下了阵法。

    高大的城门洞上,两扇朱红色的铁门打开着,一颗颗象征着威仪的黄铜门钉密密麻麻的镶嵌在大门之上,两队身着兰幽帝**服的卫士驻守在城门的两侧。

    突然间一道人影飞快的从远处靠近,速度之快,绝非正常人所能做到的,守卫城门的卫士登时一阵大乱,纷纷拔出武器,严阵以待。

    人影越来越近,一个队长装扮的汉子突然大声喊道。

    “把刀都给我收起来,是仙卫处的飞白大人。”这名队长说完,当即一个小跑前去迎接。

    可飞奔而来的韩飞白连看都没看这名队长一眼,直接奔入城中,留下一众尴尬的城卫队。

    南陵县仙卫处,就在南陵县正对着城墙的那一脉山峰的山脚之下,虽然对面就是繁华的南陵县成,但仙卫处所在的山脚处却终年有云雾缭绕。

    反倒是仙卫处背后的那座山峰,即便是上百丈的山腰处,也一干二净,不见一丝云雾,南陵县的民众都引以为奇。

    可谁曾想这只是一个连汇聚灵气的功效都没有的阵法罢了。

    仙卫处的正门前,有一座白玉牌坊,上面精致的纹路,加上描金,显得富丽堂皇,非但没了修行之人所应该有的清虚缥缈,反倒充满了世俗的味道

    牌坊下,两个身着仙卫处服饰的脱胎中期修士,一身的酒气,因为脱胎中期还无法御使法宝,所以两人配置了两柄亮银枪,可此时这两柄在凡俗人眼里不可多得的宝贝兵器,却被两人当做支撑,放在屁股后面,枪尖死死的抵在了牌坊之上,两个人居然歇着倚在亮银枪上睡着了。

    心急火燎的韩飞白大口喘着气,哪怕使用了神行符,但是毕竟不是飞剑,还得用自己的双脚在地上行走,长途跋涉让韩飞白累得半死。

    “谁!”哪曾想韩飞白刚到仙卫处的门口,急促的呼吸声居然把两个酒鬼给惊醒了。

    “死一边去,小乞丐!也不睁大眼睛瞧瞧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这种人能来的吗?”醉汉忽地抡起亮银枪,脱胎中期的修为陡然间爆发了出来,亮银枪的枪尖闪烁着丝丝光芒,你还别说,还真有那么回事。

    “陈二,刘丁,你们两个想死了不成,快点让开,本大人要进去!”

    韩飞白本就因为赶路口干舌燥,心头上是堆满了火气,没想到到了家门口又被自家人拦在路上,一下子就炸开了,怒吼道。

    “吆喝,还本大人!你这小乞丐居然敢在我们仙卫处面前自称本大人,真是不是死活啊!陈二,刘丁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是你这种人能叫的吗?”

    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破烂,浑身散发着尘土味道的小乞丐居然和自己大声嚷嚷,两个浑身酒气的家伙顿时也毛了,抡起亮银枪就朝着韩飞白砸去!

    “真是反了天了!反了天了!陈二,刘丁你们居然敢打我!居然敢打我!”韩飞白一边躲闪,一边憋屈的叫喊着。

    韩飞白一路使用神行符疾驰而来,浑身的灵力早就已经消耗殆尽,刘丁和陈二两人虽然不过脱胎中期的修为,但奈何两人周身灵气充盈,自然不是现在的韩飞白所能对付的!

    仙卫处的门口顿时噪杂一片,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影从牌坊里面走了出来,这人背着一柄长剑,可他的身材更加修长,给人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来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了起来。

    “陈二,刘丁你们干什么!值守期间一身的酒气,还殴打上司,你们两个人不想活了吗?”

    “还有你,韩飞白,你这一身算怎么回事?难道仙卫处还缺你的俸禄不成?”

    -------------------------分割线-----------------------------今天搬砖结束的早,回家的早,就多更一天,更新了六千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