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行的年代 > 第二十九章 道歉

第二十九章 道歉

    ps:看《修行的年代》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就是,怎么不看了?刚才装的不是挺认真的吗?怎么?装不下去了?哼!一个刚考入丹院的炼丹师学徒,去看《一阶至三阶丹方大全》,你看得懂吗?丹道基础都没接触过,去看丹方,真是……”

    紧跟着林青走过来的沈碧玲,在背后冷冷的说道。

    “就是,碧玲学姐这些日子一直都在看这块《一阶至三阶丹方大全》丹院之中谁不知道?难不成这小子想追求你?故意用二十块灵石借到这块玉简?”

    “咦,小绿,你这么说我也这么觉得,一个刚刚考入丹院的炼丹师学徒,除非疯了,不然不可能用二十块灵石这么大的代价,去借阅一块自己压根看不懂的玉简,除非是因为爱!”

    两个年纪相仿,身着炼丹师学徒的少女,出现在沈碧玲的身后,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在她们的嘴里,林青居然是因为爱慕沈碧玲,所以特地在这里用二十块灵石为代价,创造一个和沈碧玲见面的机会。

    “周红,周绿,你们两个够了!这都什么跟什么?他一个刚通过考核的炼丹师学徒,根本就不认识我,借阅这块《一阶至三阶丹方大全》,兴许就是一个误会,兴许就是他灵石多的没地方扔了!”

    沈碧玲居然一转身没有继续搭理林青,反倒和身后的周红周绿解释了起来。

    “你们觉得我看不懂这《一阶至三阶丹方大全?》”一直沉默的林青这个时候,突然转过身来,颇有气势,一字一顿的说道。

    “怎么,你看的懂这块玉简?”先说话的居然不是沈碧玲,周红,周绿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位,而是林青身后的司徒潜。

    林青本不想暴露自己的“天资”,但事情如果就这样不管不顾的,让周红周绿在丹院里传播的话,那他以后还怎么在这里安心修炼?

    但是林青没有想到的是,司徒潜居然率先开口。

    “司徒老师,这块玉简之上记载的所有丹方,我都已经牢记在心。”林青刚一开口,周围就一片哗然,特别是沈碧玲。

    沈碧玲为了这块玉简,前前后后足足耗费了近三十块灵石,饶是如此,这块玉简上的丹方她也仅仅是记住了自己需要的那些而已,至于全部记下来,沈碧玲想都没想过。

    凝神期的修士,凝练神识,记忆力相比脱胎期强的不止一星半点,但丹方何其复杂,各种灵药的配比,组合,每一种都各不相同。

    除非修为达到登仙期,凝结紫府金丹,真正过目不忘,不然短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记下这么多的丹方。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一阶至三阶丹方大全》,虽然不像它说的那样,是全部的一阶到三阶灵丹大全,但也足足数百种,你全都记住了?”

    “小子,真是大言不惭!如果都像你这样随便看一会,都能把这么复杂的玉简记下来,那典籍馆还收谁的灵石去?”

    沈碧玲和司徒潜两个人说完,看向林青的目光已经从开始的戏谑,变成了怜悯。

    似乎林青就是一个被揭穿心底秘密的,沈碧玲的追求者,而现在,在做垂死挣扎。

    “不好意思,小子我从小就过目不忘,这是我的天赋!”

    林青的声音平平淡淡,平淡的就好像微风拂过,没有半点力道,但是这平淡的话语,听进旁人的耳朵里,却异常刺耳。

    “你这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碧玲,周绿,周红,你们跟我来,做个见证,我倒是要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过目不忘!”

    司徒潜在典籍馆已经上百年了。见过许多天资聪颖的修士,这些修士之中,有的成为了登仙期的高阶修士,有的成为中级炼丹师,甚至是高级炼丹师,。

    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林青这样,这样大言不惭。

    正如沈碧玲说的那样,如果真的有人过目不忘,那这典籍馆还收什么灵石!

    四人跟着司徒潜走进了典籍馆的深处,这司徒潜似乎在典籍馆之中地位颇高,一路上无论是年长年轻,男人女人,见到司徒潜都是微微行礼

    五人来到了一件净室之中,净室清新典雅,除了一个放满了书籍的桌子和一块青玉*蒲团之外,别无他物。

    司徒潜站在那里,戏虐的看着林青,林青觉得司徒潜的目光,就好像小的时候,父亲陪自己一块看杂耍的时候,自己看那小丑时的目光一样。

    “你叫林青是吧,我已经和李亦之问过你的情况了,他对你的考核可是印象深刻啊!这块《一阶到三阶丹方大全》要不要再看一遍,别一会我问你的时候你回答不出来。”

    听到李亦之的名字,林青算是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看来自己之前藏拙藏的李亦之很是不满,肯定和司徒潜说了不少自己的坏话。

    “不用了,不过,司徒老师,如果你的问题,我都回答出来了,我希望听到这三人的道歉!”

    林青从储物手镯之中取出一块青玉*蒲团自顾自的坐在那里,轻声说着。

    “你!真是,让我们给你道歉!”

    沈碧玲没有说话,反倒是周绿周红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似的,大声嚷嚷了起来。

    “我答应你,如果司徒老师的问题,你全部都做出了正确的回答,我跟你道歉,但,要是你回答不出来,回答错了呢?”

    沈碧玲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林青,那目光冰冷的简直能杀人。

    “如果我回答不出来这司徒老师的问题,或者回答错哪怕一个问题,我就离开林家基础学院,继续回我的灵田,去做药农!”

    林青虽没有杀人的目光,爆裂的气势,但话音之中的那种洒脱,却在气势上更胜一筹。

    “我怎么看不透了!”司徒潜心里暗道。

    作为一名高阶修士,这么多年他见过形形色色,各行各业的各种人,但像林青这样的还是头一次。

    一个连炼丹师学徒的考核还是靠“运气”通过的小子,在自己面前居然表现的如此自信?

    除非他的心理素质强大到逆天,那就是他成竹在胸,或者,这小子在炼丹师学徒考核的时候藏拙。

    想着想着,司徒潜也有些迷糊了,李亦之也是一百多岁的人了,这小子演技这么好,能骗过李亦之。

    “回灵田做药农大可不必,能来林家基础学院,都是天资聪颖之辈,怎能在灵田之中虚度一生呢,无论结果怎样,道个歉就行了。”

    “林青,你听我的第一个问题,土还丹的丹方是什么?”

    “土还丹,以百年地骨龙为主药,配以君汉草,小首乌…………”由于《一阶至三阶丹方大全》零号虽然扫描录入,但林青还没有记忆。

    所以林青只能让零号在脑海里诵读,然后自己再一字一句的复述,没了刚刚那种淡然,反到是有种在背书的感觉。

    周红周绿,听得一脸茫然,两人虽然早就已经成为炼丹师学徒,但在炼丹上的天资并不怎么突出,以至于现在还是炼丹师学徒。

    林青嘴里说的那些灵药,她们有的知道,有的压根就没听说过,林青究竟是对是错,她们一点都不清楚。

    “学姐,土还丹的丹方,这林青说得对不对?”终于憋不住的周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这土还丹的丹方,我也不太熟悉,看司徒潜老师的表情,这林青背的应该没错。”沈碧玲的眉头皱了起来。

    本以为林青只是一个傻小子的她,在听到周绿周红的话之后,把林青也放在了那些用各种拙劣的手法追求她的人中间去了。

    土还丹的丹方沈碧玲完全不清楚,但作为一名炼丹师的她还是能推算出一些的。

    “难道是我错怪他了?”想到这,沈碧玲觉得自己的脸颊在燃烧。

    一个拥有过目不忘天赋的修士,居然被她说成看不懂丹方……人家能过目不忘,干嘛要看懂?只要记住了不就行了?

    “不错!没想到这土还丹的丹方,十几种灵药,你居然全部都记住了,不错,那益神丹呢?”听完林青的回答,司徒潜心中已经有了决断,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起来,但他却没有停下来,反倒是继续问道。

    “益神丹,三阶灵丹,能够温养神识,滋润灵魂,是三阶灵丹之中价值最高的几种之一,需要用到的灵药有三叶芝,凝神草……”

    随着林青的叙述,沈碧玲的脸颊越发的红润,简直和那熟透了的蜜桃一般似的。

    土还丹她不清楚,可是这益神丹,她刚记下没几天,丹方几何,她心里明明白白,林青的叙述和玉简里面的记载简直一模一样。

    林青刚把益神丹复述完毕,还没等司徒潜继续发问,沈碧玲就插话进来了。

    “司徒老师,不用继续问了,我给这位林青学弟道歉!”

    “周红,周绿,来快点道歉!”沈碧玲一把喝住想要离开的周绿周红。

    “不用了,三位学姐,这典籍馆是学院放置典籍的地方,是知识的殿堂,任何人只要付得起配上它的价值,都能够去学习,典籍馆之中的知识是公开的,不是你一个人的,沈学姐,还请以后不要打扰其他人学习。”

    林青淡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