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悚乐园 > 第十一章 我是侦探

第十一章 我是侦探

    和白天路过时一样,赫伯特庄园的大门紧闭,冰冷的铁栅栏和训练有素的保安让这个占了整个蔻奇柯缇岛大约2%面积的地方显得触不可及。

    这里,是岛上唯一一个比阿尔弗雷德酒店更加豪华的地方;即便是放眼整个西欧,“赫伯特府”的盛名也是首屈一指。

    当然了,岛上的平民们通常是没有机会进去做客的,他们最多就是进去工作……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当山姆和封不觉来到庄园的大门前,岗亭中的保安便立即用模式化的口吻问道。

    尽管那名保安有意想表现出镇定的样子,但封不觉还是一眼就发现这人的神色有异。

    所有人都会说谎,但不是所有人都懂得如何说谎;绝大多数人都能控制好说谎时的语气和措辞,但一些细微的表情和小动作,却是人们很难去控制的……而优秀的侦探,往往可以将这些细节作为一种突破口。

    “你不认识我?”山姆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将自己头上那顶帽子的帽檐朝上抬了抬,并上前几步,将脸凑到了灯光下。

    “您是……”那保安的表情变化已说明他将山姆给认了出来。

    “我找约翰有事,请通报一声。”山姆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直接言道。

    “这……”保安犹豫了两秒,才道,“好的……您稍等。”

    说罢,他就拿起了桌上的内线电话,按了个速拨键,并将身下的靠背椅转了半圈,准备跟什么人通话了。

    “警察已经来了。”几乎在那保安转身的同时,封不觉便压低了声音,轻声对山姆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闻言,山姆还是显得颇为惊讶的,他随即就隔着栅栏往庄园里眺望了一眼,但那夜色之中,丝毫瞅不见半点警车的灯光。

    “不用找了,他没有报警。”封不觉知道山姆在找什么,故而接道。

    “可你说警察已经来了?”山姆疑道。

    “如果你是约翰,在遇到某种突发状况后……”觉哥缓缓接道,“你是会直接打电话报警,让一队警车鸣着警笛乌央乌央地开进自己的家门呢……还是会拨通警察局长办公桌上的电话,让他带些人手低调地过来看一看呢?”

    他的话,令山姆茅塞顿开。

    连山姆自己都在心里笑了一句:“呵……我在想什么呢?出事的人可是约翰赫伯特啊……”

    不管人类社会的制度发展到了何等先进的程度,“少部分占有更多资源的人会拥有特权”的现象也是不可能消灭的。

    作为蔻奇柯缇岛上“岛主”般的存在,约翰赫伯特自然是没有必要去走什么常规流程,只要他还没到穷途末路的地步,他绝不会让一队执法部门的车子鸣着笛、亮着灯、排成一字开进他家来。

    至少在这座岛上,约翰不会留下那种让人可以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的事实。

    “呃……”不多时,那名保安的通话结束了,他回过身来,开口前稍微停顿了一秒,似是在思考着应该如何称唿眼前的山姆,“赫伯特先生,您……”他又瞥了眼山姆身旁的觉哥,“……和您的朋友可以进去了,警长已在恭候二位……”

    说罢,他已按下了手边操作台上的按钮,开启了庄园的大门。

    山姆也没跟对方客气,连声谢谢也没说,扭头就走;倒是封不觉在路过保安面前时,还歪着头、冲那保安露出了一个迷之笑容,好像在为自己同伴的失礼说“抱歉”。

    就这样,两人快步穿过了大门,沿着一条石子铺就的路径(石子路是供人行走的,旁边的车道是沥青路),走向了庄园内的大宅。

    这条路不长不短,一路上都有路灯,但依然无法将这片开阔地照得处处分明。

    “对了,封。”没走几步,山姆就想到了什么,“你还是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警察已经到了的?”

    “当然是通过对那名保安的观察。”封不觉回道。

    “哦?”山姆斜了觉哥一眼,“你都观察到什么了?”

    “首先,从他的脸色和年纪判断,这显然是一名长期值夜班的保安。”封不觉并不介意把自己推理的过程说出来。

    “脸色我明白……但年纪和夜班有什么直接关联吗?”山姆的思维倒也不慢,即刻又提出了一个疑问。

    “当然有了……”封不觉用很平常的语气回道,“谁都愿意把年轻的、形象好的保安搁到白天的岗位上,因为白天往来进出的人多,放个精神点的保安能撑门面;另外,白天的事情也多,万一遇上一些年轻人处置不了的麻烦事,反正大家也都醒着,年轻人可以随时通过电话去请示上级。

    “但是,到了晚上,像这种‘单人岗’,就必须要一个上点年纪、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来守着;这个年纪的人办事比较稳妥,若是出了幺蛾子,他们也有一定的单独处理能力。再者……晚上的工作量少,甚至很可能一夜无事,让临近退休的人来做刚好。”

    “哦……”山姆点头道,“你对这行还挺了解的嘛。”

    “我对很多行业都很了解。”封不觉道,“从底层的服务性行业,到中层的事务性行业,再到高端的创造性行业……我的职业要求我了解‘人’,以及与‘人’密切相关的一切……很显然,‘职业’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诶?”山姆听到这儿,不禁问道,“说起来,我还没问过……你是干什么的?”

    “侦探。”封不觉很干脆地回了这两个字,并在一秒后补充道,“也许这话由我自己说出来不太合适,但我必须再加一句……一名十分出色的侦探。”

    话音落时,山姆的反应……如觉哥预期的一样精彩。

    这位仁兄几乎是难以掩饰地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也一下子变得煞白,就连他行走的脚步都不由得乱了。

    此刻的山姆,已经开始后悔……他后悔自己找上了这么一个“不在场证明人”,更后悔自己把这个“朋友”带到了案发现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