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悚乐园 > 第1260章 剑神一笑(十六)

第1260章 剑神一笑(十六)

    “哈!哈哈哈哈……”觉哥话音未落,顾蛟龙便大笑出声,“还以为你有何高见……结果竟说出了这种废话。”

    他说着,便上前几步,眼睛望着封不觉,手指则指向了前方的中年男人:“按照你的意思,凭他们这区区三人,就想对抗整个中原武林?”

    “不止三人。”中年男人接过了他的话头,“原本……有五个人。”

    “呵……”封不觉闻言,恶意满满地笑了,“现在,一样是五个人。”

    “哦?”中年男人从他这话里听出了什么,神色微变。

    “我想,你也应该知道,‘镜’已经死了。”封不觉道。

    “我知道。”中年男人道。

    “但你还不知道的是……‘花’的任务,也失败了。”封不觉道。

    这个消息,让中年男人的表情变得前所未有的阴沉。

    “这不可能……”他应道。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封不觉道,“反正你今天注定是要死在这里的,我想你也没有余裕再去关心别人了。”

    中年男人沉默了,但没有沉默很久。

    “你既然能看破我的计划……”他再度开口时,声音变得很冰冷,杀意已在他的周身弥散开,“……就该明白,哪怕只有靠我一人,今日之局,我也有九成的把握。”

    “你原本的把握有几成,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封不觉却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轻松念道,“你只要记住……既然现在我来了,那你就连一成的机会都没有。”

    这话,未免有些狂了。

    至少在那中年男人听来,这是不自量力。

    但周围的玩家们却没有那种感觉,因为……说这话的人是封不觉。

    你永远不知道他是在虚张声势还是在阐述实情,对他来说,“不可能”和“可能”之间的界线很模煳。

    “你们聊完了没有?”完全没听懂那两人在说什么的顾蛟龙这时又发话了,这位海龙门的扛把子可是很讨厌被人无视的,“什么五个人十个人的?你……”

    那个“你”字出口的瞬间,他便反手往自己腰间一摸,快速出刀,刀尖直指中年男人的鼻梁。

    面对这突然的出手,中年男子却是纹丝未动;结果……那刀的确也没有碰到他。

    顾蛟龙的臂展加上刀身的长度,刚好让刀尖来到了距离中年男子的脸两公分的地方。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打得什么主意。”顾蛟龙就这么拿刀指着对方,高声言道,“本少也是讲理的人……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只要你交出剑舞草记,我便饶你不……”

    最后那个字,他没有说出来。

    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出来了。

    冷欲秋的剑很快,快似闪电。

    当他的剑刺入顾蛟龙的咽喉时,后者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有些人的兵刃,就算出了鞘,也和放在地上没什么两样。”冷欲秋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收回了剑,边收边道,“还有些人的眼睛……”他说着,又看向了罗残、凤美玉和那些三帮弟子们,“……虽然睁着,但和瞎了也没什么区别。”

    “冷欲秋……”凤美玉即刻用森冷的目光瞪住了冷欲秋,厉声道,“你这算是何意?想从咱们的嘴边儿抢食?”

    她此时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凶狠,这并不是因为她有多恨对方,更多的……是一种本能。

    方才冷欲秋是从哪儿杀出来的、是怎么拔剑的……凤美玉和罗残都没能看清;也就是说,如果冷欲秋刚刚的目标是她或者罗残,那他们两个的下场多半也和顾蛟龙一样。

    因此,凤美玉现在的反应,就好像是弱小的野兽遇到了比自己更强大的捕食者时一样唯有张牙舞爪,期盼着从气势上压倒对方,才能占得一些先机。

    “抢食?呵呵……”冷欲秋笑了笑,“别把我说得和你们这些人似的……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来临闾镇是为了抢剑舞草记。”说话间,他瞥了眼已经倒在地上的顾蛟龙,“我杀顾蛟龙,只是因为……”他又退后半步,转头朝身旁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他冒犯了我的师父。”

    “什么?”

    不仅是罗残和凤美玉,所有明处的、暗处的武林人士,以及几名尚不知晓这一情况的玩家,都被这话给惊了一跳。

    他们虽不清楚那个中年男人的实力,但冷欲秋的实力人们还是略知一二的。

    即使假设这个男人的武功只比冷欲秋高那么一点点,今天的这场胜负也是很难料了。

    “诸位中原武林的帮主们、侠客们、武道家们……”片刻后,那中年男子,忽然运用内力开始传音,“事已至此,我就有话直说了……”

    他才说了半句,已经有很多人冷汗直流;而这些紧张的、恐惧的、震惊的人,多半都是武林中准一流以上的高手……正因为他们的武功修为已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体会到支撑这次传音的人内功有多可怕。

    “在下……贺阳信次。”那中年男人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人们也都明白了觉哥所言非虚这还真就是个东瀛人,“用你们中原的说法……吾乃‘神传极剑流’剑派的掌门。”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中原了,他对汉语的掌握、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比起很多中原人来可能都要更深刻。

    “今天,我设下此局,将各位引来,只为一件事……”做完了自我介绍,贺阳信次便接着说道,“素闻中原武林钟灵毓秀,卧虎藏龙……在下不才,想以自创之‘神传极剑流’剑法,向天下英雄讨教一二。”他微顿半秒,“诸位……不必跟我客气,无论是一拥而上、还是暗箭伤人……在下都能接受。只要你们能杀了我……”

    话至此处,他从怀里拿出了那本让所有人武林中人魂牵梦萦的那件东西。

    “……那这本由‘剑圣’裴所着之‘剑舞草记’,自当归你们所有。”虽然贺阳信次所说的内容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不利到了极点,但他的语气依然很平静,平静得让听的人都感到头皮发麻,“但……倘若今日无人能胜过在下……”他又把秘笈收回了怀里,“那么……从今日起,中原武林,便由我贺阳信次统领,谁若不从……七日内,我便会让他的门派从世上消失。”

    “笑话!”听到这里,罗残忍不住打断道,“且不说你今日能不能活着离开此地……就算你的武功真的冠绝天下,就凭你们这几个人,也想把别人的门派赶尽杀绝?”

    “你说的……的确有些道理。”贺阳信次终止了传音,用普通的说话方式,对罗残道,“像江家堡那样的地方,几十口人,杀起来是很快的;但像你们丐帮这样帮众满天下的门派……当年连朝廷都没能杀尽,我肯定也办不到。”

    “哼……”罗残听到这儿,冷哼一声,脸上还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

    然,下一秒,贺阳信次便将话锋一转:“不过……那也没关系,我可以只杀掌门。”

    罗残的脸僵住了,他的身体则已本能地运起了真气。

    “杀一个掌门不够,我就杀两个,谁当上掌门,我就杀了谁……杀他的时候谁在他周围,我也一并杀了。”贺阳信次的话还在继续,“我想,不需要太久,这个门派就不会再有人愿意当掌门了……就像一条没有头的蛇,很快就会是一条死蛇了。”

    “岂有此理!”罗残再也等不了了,他爆喝一声,当即摆出架势,欲先发制人。

    这个时刻,倒并不是罗残急着想出手,只是因为贺阳信次和冷欲秋仅仅是站在那里,也几乎要用气势将众人压垮……罗帮主若再不出手,只怕他身后那些帮众就要四散逃跑了。

    “欲秋。”贺阳信次这边,却是对罗残的行动不以为意,他淡定地喊了冷欲秋一声。

    “师父,有何吩咐?”冷欲秋在师父的面前,就可以正常说话。

    贺阳信次随即就转头朝封不觉那边看了一眼,言道:“要活的。”

    “明白。”冷欲秋应了一声,一晃眼,就从原地掠出去十余米,直扑路边屋顶上的封不觉。

    觉哥也是机警无比,见得此景……转身就跑,一个闪身便不知跃出了多远。

    冷欲秋见状,不禁对觉哥的“轻功”暗暗心惊,但他既已承了师命,肯定得竭力为之,故而运上了十成的脚上功夫,拼命追了上去。

    同一时刻,罗残也出手了。

    降龙十八掌乃是外功巅峰,天下无双,即便罗残的天资不算绝顶,但能将这失传的武功重现出来、且融会贯通,其武学造诣亦可见一斑。

    眼下,罗残全力施招,打出的掌劲骇人之极……别说是十八掌了,在旁观战的武林群豪中,有自信接下他二招三式的人都屈指可数。

    然而……

    “这掌法确是不错。”贺阳信次低着头,看着手中那条正在滴血的右臂,波澜不惊地评论道,“可惜……你的功力太差了。”

    话音落时,罗残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他双眼暴突,缓缓转过头,茫然地看向了自己的右肩。

    他不敢相信……自己不但没看见对方出手,甚至连自己的手臂被人斩断都是后知后觉……

    不止是他,正在看着这边的各帮派掌门、弟子……也全都没有看清贺阳信次干了什么。

    他是什么时候移动的?什么时候出手的?用何种方式斩断罗残右臂的?又是什么时候回到原位的?

    这些问题就像恐怖的梦魇,迅速在人们的心中蔓延……

    “多余的动作太多、且太慢,内力运行的速度也是慢若静止……明明内力也不算多强。”贺阳信次说话间,随手将罗残的手臂扔到了地上,“你这样的人,也能当上一帮之主……中原武林的水准,令人担忧啊……”

    他这无疑是在嘲讽,但一时间,也没人出来反驳。

    随之响起的,只有罗残倒地时那痛苦的呻吟……

    “啊……啊”一息过后,一名海龙门的帮众率先惨叫出声,并连滚带爬地开始逃跑。

    他的举动,瞬间就激起了连锁反应,海龙门的人几乎在转眼之间就跑了个干净,连他们少帮主的尸体都不要了。

    丐帮的人倒是比他们好点儿,也不知人群中谁喊了一嗓子……“快保护帮主!”接着,便有几个离得近的丐帮弟子冲上去把已经昏迷的罗残拖了回来,跟着大伙儿一起撤了……

    这两派一跑,按说白梅教也没必要再留了。大家都不傻,谁都能看出来,这个贺阳信次的武功之高,已经不是用“人数”可以填的程度了;虾兵蟹将再多,对他也不管用。

    没想到……

    “白梅教众听令!”凤美玉的神态,却是出奇得冷静。

    “在……在!”她身后的弟子们被她这么一喝,也纷纷回过神来。

    “你们立刻兵分两路,撤出镇外,申时不见我出来,你们就自行撤回总坛,再行计议。”凤美玉用十分坚定的态度下达了命令。

    而她手下的教众们……在略微的犹豫后,也很快执行了这个命令。

    和很多影视作品中表现得不同,他们没有说出“教主,我们不走!”或“要走一起走”之类的台词。

    真正的江湖,真正的人,在生死关头,往往都是薄情寡义的,能将生死置之度外去尽忠义的人,并没有那么多……事实上,少得可怜。

    不多时,白梅教众也都跑光了;街心,就剩下了四个人、一具尸体、和一条胳膊。

    “看这架势……你是打算以死相搏了。”贺阳信次并不着急动手,他知道,要将恐惧种到那些人的心里,自己就不能太快。

    有时候,恐惧不仅源自“未知”,也会源自“理解”。

    他需要放慢杀戮的节奏,才能让人们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不怕死。”凤美玉说的是事实,她的人生早已是一出悲剧,复仇之后,她得到的也只是无尽的空虚和身心上的双重折磨,所以她并不很在意自己的性命,“但我也不打算白死。”

    “你打算和我同归于尽?”贺阳信次又问。

    “那也未必。”凤美玉道。

    “哦?”贺阳信次其实已经察觉了正悄然靠近的威胁,但他依旧是不慌不忙地示意对方说下去。

    “因为……和我一样不怕死的人,还有不少。”凤美玉接道。

    当她这句话出口时,街上,又多出了几个人来。

    准确地说,是五个人。

    这五人有男有女,年纪不同,门派也不同,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五个人,用的都是剑。

    “儒剑客谢修文,紫竹居士孟禾,天纵剑裘八奇,毒蛛剑唐玲,南海驼仙马踏云……”贺阳信次的视线依次扫过这些人的脸,口中则一一报出了这些人的名号,“嗯……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裘八奇是个四十多岁的瘦子,看上去文质彬彬,但他的个性却是相当冲动好斗,“你的寿命吗?”

    “呵……”贺阳信次轻笑一声,对这挑衅不以为意,“我的意思是……你们几位往这里一站,中原武林威名显赫的剑客,便算来得差不多了。”

    他这话不差,除了段克亦和棉道人这两个已死之人,以及冷欲秋这个神传极剑流的传人之外,江湖上就属这五名剑客的名声最盛。

    “你知道就好。”唐玲的手已握在剑上。

    “我这就让你瞧瞧,中原武林是不是无人了!”裘八奇显然是那种为了一口气可以不要命的人。

    “其一,我想要剑舞草记,其二,我不想听命于你,所以……我觉得……还是杀了你吧。”紫竹居士说话有个习惯,就是按部就班、主次有序,而且……他也不爱说谎。

    “哼……我倒是没有别的意思,反正只要是倭寇,我见一个杀一个!”马踏云的儿子、儿媳、孙子……皆是死于倭寇之手,可谓苦大仇深,所以,对于东瀛来的人,他不分好坏,就是个杀。

    “你这倭国的蛮夷……今日我便要你血债血偿!”而谢修文会站出来,也不算意外。

    这位已在府中处于半退隐状态的谢家门主,这次是特意乔装改扮,暗中来到临闾镇,只为在关键时刻能保护自己的孙儿。

    他本以为,孙子有刘伯陪着,也不必太过担心;到了晚上、还有除夕这天,才会需要自己出手。

    没想到……谢无花竟会在大白天死在客栈里。

    谢修文得知孙子的死讯后,就一直在找冷欲秋,但那时,后者已离开客栈、不知所踪,直到今天才在这里现身。

    因此,无论是作为中原武林的一份子,还是出于个人恩怨,谢修文肯定也是要出来跟对方拼上一拼的。

    “好……来得好……”贺阳信次面对五大剑客加一个白梅教主,仍是面无惧色。

    相反,他的脸上,显出的竟是兴奋。

    “你们不用客气……六个一起上吧。”这一刻,贺阳信次……解开了他手边那根兵器外的带子,扯下了那一层包裹用的破布。

    接着,一把总长在一米五左右、无鞘的、锋刃奇钝无比的武士刀……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贺阳信次抄起兵刃之时,终于摆出了真正意义上的“架势”,并言道:“你们的话……应该能让我稍微享受一点乐趣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