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六十章 审讯

第六十章 审讯

    端末跟着陆无川进了监控室,屏幕中,严一帅和蒋沐阳已经在审讯台后面落座,不一会儿,尚凡平被带了进来。

    他身量不高,长得倒是挺壮实。国字脸,眼睛不大,眼尾略向下垂着,带着这个年龄该有的皱纹。下巴和腮边泛着青色的胡茬,神情有些萎靡。

    尚凡平坐到审讯椅里,带他进来的警员并没有将他的双手铐上,只是放下了挡板,便退了出去。

    挡板放下时发出的咔嗒声让他的肩膀抖了抖。由此可见,他现在的精神有多么的紧张。

    蒋沐阳例行公事问了他的个人信息,之后审讯室里便是一阵静默。

    严一帅盯着他一直看,却是迟迟没有开口问话。这让尚凡平的情绪更加紧绷,他抬了抬眼皮,却又迅速地放下,目光落回到不自觉紧握的双手上。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严一帅终于说话了。

    “休息得怎么样?”

    尚凡平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愣了一下,茫然地点了点头:“挺……挺好的。”

    “吃饭了吧?”

    “吃了。”

    “嗯,比我强,我这忙得脚打后脑勺,一整天了,水米未沾牙。”

    监控室里的端末暗自腹诽,这家伙还一整天水米未沾牙,白天不知道,就刚才那顿,他可没少吃,恐怕现在打嗝还得有一股麻辣花螺味。

    严一帅长吁短叹一番后,说道:“老尚呀,该交待的政策我上午都跟你交待了,该讲的道理呢,也都讲了。你这也吃饱了,休息好了,是不是也该说说了?早点儿结束,咱们都能早点儿休息不是?”

    尚凡平皱了皱眉:“警察同志,我都跟你们说好几遍了,我跟朴顺爱就是跳过几回舞,真不熟。我们好长时间都没联系了。”

    严一帅咂了咂舌:“哎呀妈呀,都睡到一个屋里了,这还叫不熟?”

    尚凡平踌躇着说道:“我承认,我跟她做过那事儿。但就是单纯的男女关系,没别的。”

    “老尚你可真逗,都男女关系了,还能叫单纯?”严一帅嗤笑。

    笑过之后,他突然把脸一板:“尚凡平,我跟你好言好语,是想给你个机会。既然你不领情,那咱们就按章办事。我可警告你,证据拿出来,你再想说,那可就享受不了坦白从宽的待遇了。”

    “警察同志,证据上午不是看过了嘛,我也承认是在朴顺爱家过的夜,可我真没见过她女儿。”

    上午的时候,他看过两段视频,分别是九月二十六与晚和九月二十七号一早,他的车子出入孝廉小区时拍下的。

    他承认自己在朴顺爱家过夜,却不承认见过朴顺爱的女儿李善贞。他说凌晨的时候的确有人敲门,是朴顺爱出去开的门。

    听见外面有人说话,为了避免尴尬,他没出屋,直到李善贞睡了,才悄悄离开。从那之后,他就再没跟朴顺爱见过面。

    严一帅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冷哼道:“我看你还真是不开窍。你想想,如果我们手里只有那两段视频,至于把你带到这儿来么?尚凡平,我给你提个醒吧。九月二十九号,你跟一个肉联厂的朋友借了辆面包车,第二天还回去的。你用那辆车拉什么了?”

    尚凡平眼中划过一丝惊愕,瞬间又敛下眸:“这些年来,我店里存了不少旧家电。这年头家电更新太快,我存的那些好多都过时了,太占地方,就借辆车给拉走了。”

    做记录的蒋沐阳放在电脑键盘上的手不停,抬头看了他一眼,嗤笑道:“拉个旧家电,还用得着冷链车?”

    “那……那是凑巧。我就是想借个普通的箱式面包,谁知道他怎么把那辆车开过来了。”尚凡平解释道。

    “尚凡平,你的店统共不到一百平,就算是全掏空,也用不了一天,剩下的时间干嘛去了?都拉了什么旧家电?送去了哪里?又是谁跟你一起去的?”

    严一帅连珠炮似的抛出了一系列的问题,他并不指望对方能够一一回答,而是想迫使他的神经更加紧张。

    “上午跟你说过,朴顺爱落网了,你不信。来,你看看这人是谁。”

    几张朴顺爱被女警押着,进入羁押室的照片摔在了审讯椅的挡板上。之后又有一张照片覆了上去,是一辆黑色东风风行suv。

    “你说巧不巧,朴顺爱就是在二道沟被抓的,而且在她租住的小区附近发现了这辆车。虽然车喷了黑漆,但大架号和发动机号跟你原来那辆车一模一样。这……你又怎么解释?”

    严一帅突然打了个响指:“对了,还有几样东西忘了给你看。”

    他说着从审讯桌上拿了个证物袋过来,里面是陆无川和端末带回来的行驶证和几张身份证。

    “二道沟,小到得把地图拉到最大才能看到的地方。你从那儿出发转车回莲城,朴顺爱在那儿落网。诶?你是不是觉得拿两个假身份证,警察就什么都查不到了?别忘了,房东虽然不知道你们的真实姓名,但总会认得你们俩的脸吧?”

    “老尚,你这是何苦呢。”严一帅语气又软和下来,“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就能混过去。现在不是古代的衙门,必须得签字画押才行。现行法律,零口供一样可以定罪。我念在你是两个孩子的爹,才顶着上面的压力给你留了机会。要知道,认罪态度是会影响到量刑的。”

    他把证物袋拎在手里,啧了啧舌:“这玩意儿做得真象,要不是二代身份证有芯片,没准真能蒙混过关。”

    之前还算平静的尚凡平,在看到朴顺爱的照片时额角渗就出了汗珠,一双眼睛游移不定。在听到严一帅的一番话后,手攥得更紧了。

    好半天,他才憋出了一句:“警察同志,可不可以给我支烟?”

    严一帅起身,从兜里掏出半包烟,抽出一支点燃,塞进他的嘴里。却没有回到自己的坐位,而是也点了一支,往审讯椅旁边的墙上一倚,和尚凡平对吸起来。

    “他这是处于崩溃的边缘了吗?”端末悄声问,就好像怕那屋里的人听见一般。

    陆无唇角勾勾:“差不多吧,不过结果如何,还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