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五十九章 奢侈外卖

第五十九章 奢侈外卖

    端末诧异地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情况?一个未卜先知来车站接她,一个不用介绍就知道对方是谁,难道是被神棍集体附身了?最重要的是,陆无川居然夸奖她,这是闹哪般?

    就在她还没琢磨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陆无川又接着说道:“不好意思,许先生,我们还有公务在身,先走一步了。”

    “好。”许怀峥笑容不改,又对端末说,“小末,我先回公司处理些事情,晚一点儿去接你下班。”

    端末刚要开口拒绝,就听陆无川说道:“今天可能会忙到很晚,下班我……们会有人送她回去,”

    “好吧,那就麻烦陆警官了。”许怀峥又叮嘱道,“小末,好好工作。”

    “哦,知道了。怀峥哥哥再见。”端末产生了一种自己是个学龄前儿童,在幼儿园门口被家长交给老师的错觉。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许怀峥的眸子几不可察地缩了缩,随即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警用面包车一路呼啸着回到市公安局,把朴顺爱带到羁押室,严一帅已经等在那里。

    办好手续,四人乘电梯上楼,一进到办公室,严一帅就迫不及待地问:“无川,这一路上还顺利吗?”

    “折腾了两回。”陆无川打开柜子,在里面翻找着。

    蒋沐阳凑到端末跟前,手撑在她的办公桌上:“怎么回事儿?讲讲。”

    “也没什么啦,就是朴顺爱撞了两次玻璃。”端末轻描淡写地说道。

    话音刚落,陆无川把一只印着红十字的药箱放到她桌上,眼神示意她把手伸出来。

    蒋沐阳急切地问:“伤哪儿了?”

    “根本算不得伤。”端末嘟囔了一句,抬头乞求地看向陆无川,“不用了吧,陆哥!”

    “别废话。”陆无川已经拉了把椅子坐在对面,药箱也打开了,那架势完全不容反驳。

    端末认命地把袖子往上卷了卷,左手放在桌子上。

    严一帅也凑过来,和蒋沐阳一起围在桌边。几双眼睛同时盯着那只纤细的手腕。

    纱布被剪断,一圈圈拿下来,伤口已经结了痂,周围稍微有点红肿。

    “手铐卡的,能成这样,劲儿不小哇。”严一帅啧了啧舌,“什么情况?”

    端末不想一再被追问,干脆一股脑地把在火车卫生间里和吉山站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陆无川处理好她的伤口,重新系上纱布,边收拾东西边问:“尚凡平怎么样?”

    “回来过了一堂,跟挤牙膏似的。”严一帅说道,“开始说不认识朴顺爱,后来看到证据,才说是认识,但很久没联系了,只是舞伴关系。他说他是夫妻感情不合,离婚不成才离家出走。现在他老婆同意了,他是回来办手续的。”

    “告诉他朴顺爱落网了?”陆无川问。

    “嗯,说了,特意强调是在二道沟被抓的。他还是死咬着不松口,估计是不相信,存着侥幸心理呢。不过,回羁押室之后,一直没睡,送进去的饭也几乎没动。”严一帅挑了挑眉,“看得出,很焦虑啊。再过一次怎么样?”

    他的话让端末不免有些担心:“现在提审,会不会有疲劳审讯的嫌疑呀?”

    蒋沐阳看了看时间,说道:“不会,不会,中午结束的,到现在早就过时间了,午饭和晚饭都是三菜一汤四两米饭,荤素搭配。你就放心吧,小学妹。”

    陆无川思忖片刻点了点头:“先准备准备。”

    “我跟沐阳审就行,你们俩这两天来回奔波挺辛苦的,吃口饭歇歇。”严一帅说道。

    “你们吃了吗?”陆无川拿出手机,准备叫外卖。

    “早就吃了。”严一帅停顿了一下,“你打算吃什么?”

    “食玉斋的捞饭。”陆无川扭头问端末,“葱烧没问题吧?”

    端末也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就连忙答道:“我吃什么都行,不忌口。”

    这一天就吃了两个包子,四分之一都不到的汉堡,之前一直精神紧张没觉得怎么样,进到办公室放松下来,她就觉得饿了,只是一直没好意思说。

    “陆哥,陆哥,他家的古法杏仁汁好喝,给我带一杯。”蒋沐阳说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今晚食堂的包子有点儿咸,正好润润喉。”

    “你呢,要什么?”陆无川问严一帅。

    “我不得意杏仁味。”严一帅翻着眼皮四十五度望天,思索着说,“你给我来个酱香龙骨,卤鸡爪,再要个麻辣花螺就行了。对了,还有雪莲子绿豆汤。”

    “你不是吃过晚饭了嘛?”陆无川嫌弃地瞥了他一眼。

    严一帅不以为然:“不过是些小零食,你别那么抠门啊。今儿个是平安夜,吃点儿好的也是应该的。”

    蒋沐阳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有明文规定,不准过洋节,小心政委找你谈话。”

    “嘿,谈就谈,又不是没谈过。”严一帅不以为然。

    等待送餐期间,几个人开始着手准备提审用的资料。

    四十多分钟后,门卫打电话问是不是订了外卖。蒋沐阳赶紧下去取,等他把两袋子餐盒提回来,端末差点没惊掉下巴。

    陆无川给她点了葱烧花胶捞饭和桂圆红枣汤,他自己是黄焖鲍螺捞饭配松茸汤。除了严一帅和蒋沐阳要的那些,又加了一份白灼秋葵,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

    悄悄瞥了一眼被蒋沐阳随手丢在桌边的小票,居然小四百块。人均消费将近一百,还是在其中有两个人已经吃过晚饭的情况下。

    “小端,还愣着干嘛,赶紧趁热吃呀!”严一帅啃着鸡爪子,含糊地说。

    端末打开餐盒,犹豫道:“这外卖,也太……奢侈了吧!”出了两天差,欠了好几顿饭,这回是不是得再加两顿啊?

    蒋沐阳笑道:“陆哥请客,你只管吃就是了。”

    “嗯,”陆无川点了点头,“抓紧时间,吃完干活。”

    “看吧,这就是周扒皮的本质。”严一帅咽下嘴里的东西,说道,“时刻想的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压榨我们的剩余价值。”

    吃过饭已经快八点了,审讯时间定在八点半。为了更有威慑力,严一帅和蒋沐阳都换上了警服。几个人带好资料,前往审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