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五十八章 接站

第五十八章 接站

    朴顺爱被反铐在身后,端末说这样不方便,还是自己跟她铐在一起。陆无川说什么也不同意,后来干脆打开一只铐在自己的手腕上。

    虽然铐在一起,他始终尽可能地跟朴顺爱保持着距离,两人之间明晃晃的手铐也就暴露无遗。再加上端末走在朴顺爱的另一边,紧紧攥着她的胳膊,谁看到这个组合都会下意识地躲远些。

    到莲城的高铁还有一个小时发车,他们直接到候车站的肯德基点了三份套餐。

    虽然早就过了中午用餐高峰期,餐厅里人还是不少。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之后,端末帮两人把汉堡打开,朴顺爱却说自己只用左手没法吃东西。

    陆无川瞥了她一眼,把自己手腕上的手铐打开,给她重新铐好。

    朴顺爱没吃早饭,这会儿显然是饿了,抓起汉堡连吃了几大口,又去拿饮料。天冷,他们把套餐里的饮料换成了奶茶,盖子是打开的。她刚拿起来,突然手一歪,杯子的饮料泼了出去。同时,她铆足了劲儿起身朝左边的玻璃墙撞去。

    就在她的头即将碰到玻璃的时候,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还有一只手拽住她脑后的发髻,整个人被硬生生拉了回来。

    这一切都发生于瞬间,餐厅里的其他客人反应过来发出惊呼时,就见一个女人趴伏在餐桌上,对面的小姑娘扣着她的肩膀,旁边的男人大手掐在她的后颈上。

    朴顺爱面如死灰,呆滞如提线木偶般被陆无川拉起来,打开一只手铐,重新反铐在身后。她的身上、脸上脏兮兮的,又是面包屑又是沙拉酱,甚至还有生菜叶。

    “madam好棒!”口哨伴随着赞扬从身后传来,陆无川沉着脸转过头去。

    四五米外的一张餐桌坐着三个二十左右岁的小青年,其中一个鬓角剃得很薄,头顶的长发扎成个小丸子,竖起的大拇指还没放下,另外两个同伴正跟着起哄。

    陆无川目光从他们脸上扫过,那眼神过于冷鸷,一时间气氛凝至冰点。最尴尬的莫过于丸子头,他只是开个玩笑,并非出于恶意,更没想招惹谁。

    端末对着周围的人歉意一笑:“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大家继续用餐吧。”

    说完扯了扯陆无川的衣袖,递了几张纸巾。他刚才虽然反应很快,但为了及时拉住朴顺爱,还是被溅到了不少。

    现在三个人当中属端末最干净,仅仅是前衣襟粘了沙拉酱,她随便擦了几下,开始帮朴顺爱清理。

    桌面上一片狼藉,东西都不能吃了。餐厅主管和服务员过来帮着收拾干净,问他们还有没有其他需要

    陆无川想再给端末买个汉堡,被她拦住,之前这么一通折腾,谁还有胃口。何况,离发车时间只剩下二十分钟,也该去检票口了。

    一直到上车后,朴顺爱始终处于呆滞状态。陆无川把她的手重新铐到前面,低声警告:“如果你再耍花样,我不介意采取强制措施。”

    火车一路疾行,在天色渐黑的时候,端末的手机响了。她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以至于被突如而来的铃声吓了一跳。

    接起电话,就听见许怀峥说:“小末,下班先别走,我过去接你一起吃饭。刚下飞机,可能会晚一点儿,到了给你打电话。”

    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容商量,端末轻吐了一口气,说道:“你别过来,我没在莲城。”

    “出什么事儿了?”许怀峥问道。

    “没事儿,出差。”

    电话那头静默了几秒,就在端末以为断线了的时候,许怀峥的声音再次传来:“注意安全,先挂了。”

    晚上六点五十二分,火车准点停靠在了莲城站。

    蒋沐阳等在站台上,跟他同来的还有两个女警。打过招呼,陆无川把朴顺爱交给女警,叮嘱她们要小心。

    两个女警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一左一右攥着朴顺爱的胳膊,目光也警觉起来。

    一行人顺着地下通道往外走,蒋沐阳露出一如既往的和煦笑容:“小学妹,吉山冷吧?”

    “还好,没想像那么冷。”端末说道。

    蒋沐阳撇了撇嘴:“得了吧,这两天我一直关注天气预报,那边最低气温都达到零下四十度了。”

    端末笑了:“多亏有你之前的提醒,我把自己捂得可严了,一点都没冻着。”

    “嗯,听哥的话准没错。”蒋沐阳有几分得意。

    快到出站口的时候,端末似乎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向前张望,赫然发现许怀峥立于栏杆外的人群当中向她招手。

    “小学妹,那人是来接你的?”蒋沐阳疑惑地问道。

    除非是需要保密的大案要案,一般情况下执行任务可以跟家人朋友联系,只要不透露案件的细节就行。但外出押解肯定要先回局里,他觉得端末不该不知道,怎么还会让人来接呢?

    端末当然也知道这些,她纳闷地说道:“我什么都没跟他说,也许是碰巧吧。”

    蒋沐阳摇了摇头:“不象偶遇,那架势倒是象专程来接站的。”

    “他听到广播了。”陆无川突然说道。

    蒋沐阳没听明白,但已经到了出站口,他也不好再问。

    端末快走几步到许怀峥面前问:“你怎么来了?”

    许怀峥笑了:“接你呀!”

    “你怎么知道我这时候下火车?”端末问道。

    “掐指一算就知道了。”许怀峥略低下头,朝她挤了挤眼睛,“我说过的话一定不会失言,你知道的。”

    “这不是失不失言的问题……”

    端末话说一半,身后传来陆无川的声音:“许先生,是吧?”

    许怀峥微微颔首:“正是,您是……”

    “端末的同事,我姓陆,这次执行的任务就是我们俩一起去的。”陆无川说道。

    “原来是陆警官,幸会幸会。”许怀峥面露微笑伸出了右手,“小末刚刚步入社会,缺乏经验,给陆警官添麻烦了。”

    陆无川在他指尖上轻轻一握,随即松开:“许先生客气了,我们之间谈不上麻烦不麻烦。况且她一直很认真,也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