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五十五章 行动

第五十五章 行动

    端末在陆无川不遗余力的打击下决定不再说话,以免再被这个毒舌男给气到。她加快了脚步,闷头往前走。

    这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话,速度倒是快了不少,与老金他们会合的时候,时间刚刚四点一刻。

    陆无川给严一帅打了电话,他们那边也已到位。接下来面包车里一片安静,几人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开始行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四点十分左右,严一帅传来消息,尚凡平已经落网。

    其他三人的目光都盯着陆无川,见他点头,崔英花拿起对讲机,语调沉稳,只说了两个字“行动”。

    这个时间人们还处在睡眠当中,整个住宅区昏黑一片,几乎没有亮灯的人家。

    到单元门时,崔英花压低了声音:“让丫头在楼下等着吧。”

    陆无川毫不犹豫地说道:“不行,她得跟着我。”

    崔英花和老金对视一眼,朝先摸过来的两人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点头,脚步停在了单元门外。

    到了三楼,陆无川贴在门侧的墙边站定,把端末拉到他身后,老金在另一侧。见大家都准备好了,崔英花上前敲门。

    敲了几下后,她大声说道:“我是楼下的,你家是暖气跑水,还是水龙头没关,都漏我们家了!”

    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家地上也没水呀。”

    “不可能搞错,刚才我起夜,卫生间顺着墙滴答,你到我家看看就知道了。”崔英花说道,“你要是不管的话,我可报警了。”

    显然报警两个字起到了作用,里面的女人说:“这事儿用不着找警察,我家真没漏水,不信你进来看看。”

    门刚开了一条缝隙,崔英花先是把头探过去,紧接着抬腿就是一脚,铁皮门咣当一声,把里面的人撞倒在地上。

    “朴顺爱!”

    “啊?”地上的人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随即脸色一变,也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根擀面杖,握在手里胡乱挥舞,嘴里啊啊直叫。多亏崔英花躲得快,不然非得砸着不可。

    陆无川挡在端末身前,一脚将擀面杖踢飞。

    老金冲过去把人按住,拽出手铐,将女人双臂反剪铐在了身后。随后站起身来急切地问:“英花,打着没?”

    “这要是能打着,我也不用混了。”崔英花冷哼了一声。

    老房子隔音效果不好,这边的动静吵醒了邻居,对面屋门开了,一个穿着衬衣衬裤的男人怒吼:“大半夜的,折腾什么呢!”他身后还有个女人,跟着探头往外看。

    崔英花翻了个白眼:“关你屁事,回去睡觉!”

    这彪悍的一吼,让两人都愣住了,女人先反应过来,拽了男人一把:“别管闲事。”随即门咣当一声被关上。

    “哼!睡迷瞪了咋地,都几点了,还半夜。”崔英花不满地嘀咕着。

    地上的女人双手被反铐在身后,索性就躺在那里,嘴里乱七八糟不知道在哭喊些什么。经过刚才那番折腾,拖鞋掉了,身上的睡衣也皱巴巴的,脸贴着地面,根本就看不清相貌。

    “鬼叫什么,老实点儿!”崔英花瞪了她一眼,从兜里掏出烟点了一支,退到大门,“是先问问,还是怎么的?”

    “搜!”陆无川毫不犹豫地说道。这种情况下问也是白问,只能浪费时间,还不如先找证据。

    这是一套两居室的格局,南屋是卧室,北屋被当成了客厅,整套房子面积不大,东西也不多。南屋除了床、梳妆台、大衣柜,还有一张躺椅和一个小边几。

    北屋更是一目了然,电视柜上摆着一台老式电视机,不大的玻璃茶几上放着纸巾盒和遥控器,沙发上有件没织完的毛衣和几团毛线,靠窗的角落里是一大一小两只拉杆箱。

    衣柜里只有几件现穿的衣服,拉杆箱倒是放得满满当当。

    端末在拉杆箱里找到一只女士手拿包,里面有身份证、护照和银行卡,还有几样首饰。

    “看,这是什么?”老金得意地晃着手里的车钥匙,“我下去看看那辆车。”

    陆无川点了点头:“顺便跟楼下那两位说一声。”

    “你不说我倒是真把他俩给忘了。”老金嘿嘿一笑,开门下楼去了。

    “陆哥,你看。”端末把手拿包拿了过来,身份证一共有六张,护照四本,其样式各不同,文字也是多种多样,有中文的、韩文的、蒙文的,但上面的照片无一例外都是尚凡平和朴顺爱。

    崔英花从门口踱步进来,瞄了一眼,说道:“做得还挺象,估计不是二道沟,咱们这小地方没这手艺。”

    陆无川把所有的证件都看了一遍,连同另一张身份证一起递给端末,那是从放在床头柜上的小背包里找到的,“这还有一张,收好了。”

    过了一会儿,老金回来了,手里拿了一本车辆行驶证:“扶手箱里找着的,车架号和发动机号都对过了,一点不差,照片也一致。”

    陆无川拿出手机对照了一下,确定地说道:“是尚凡平那辆,重新喷的漆,又做了个假行驶证。”

    屋子就那么大点,该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没再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朴顺爱也不喊叫了,蜷缩在地上,目光呆滞。

    崔英花和端末合力将人弄进卧室,从衣柜里找了衣服让她换上。朴顺爱就象个神志不清的木偶,让穿衣服就穿衣服,让梳头就梳头,表情木讷一言不发,只是眼圈一直红着。

    整个抓捕过程很顺利,从楼里出来时六点刚过,天还是黑漆漆的。

    上了那辆五菱面包车,之前守在楼下的两人分别坐在驾驶和副驾驶位上。

    朴顺爱被崔英花和端末夹在中间,坐到最后一排,陆无川和老金坐她们前面。

    关好车门,老金说道:“没来得及给你们介绍,大龙,是二道沟分局的。”接着又指了指副驾驶上的年轻人,“这小子叫纪宇,我搭档。”

    两人回过头打了招呼,大龙问:“是先回我们局,还是直接去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