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五十章 二道沟

第五十章 二道沟

    以前也有人问过类似的问题,陆无川都是敷衍了事,他认为过去的事情再提起来,没有任何的意义。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小丫头的提问,他非但不烦,还愿意讲给她听。他自己都觉得,这……似乎有些不象他了。

    随着午餐时间的到来,餐车里的旅客渐渐多了起来,乘务员也陆续推着小车出去开始工作。人来人往,说话不方便,端末索性认真吃起饭来。

    火车上的饭菜虽然贵了点儿,但味道还算可以。奈何她早上吃得多,这一上午不是睡觉就是坐着,活动量太少,只吃了半碗饭就吃不下去了。

    陆无川见她放下了筷子,说道:“别剩饭。”

    “吃饱了。”也不知道这个人今天怎么了,总逼她吃东西。端末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要把自己喂胖,然后卖个好价钱。

    “晚饭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呢,赶紧趁现在多吃点儿。”到了吉山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能按时吃饭的可能性很大。

    端末哭笑不得:“陆哥,你当我是骆驼呀?人家有驼峰,多余的可以储存起来,我没有那设备啊!”

    陆无川被她这话逗乐了,也不再管她,自顾自吃饭。

    绿皮火车的最大特点就是容易晚点,他们这趟车还算幸运,只晚了不到半个小时,到达吉山是下午两点四十。

    吉山是真的很冷,虽然日头高悬,正值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候,却还是寒风凛凛,喘口气都能冒出一道道白雾。

    陆无川临下火车前联系了吉山负责布控的刑警,两人一出站就直接坐出租车赶往吉山下属一个叫二道沟的县城。不过,他倒是没忘在站前给端末拍了两张照片。

    出租车开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到达二道沟,来接他们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黑脸汉子,黑棉袄,头上戴了顶棉帽子,两只手抄在袖筒里。如果不说,任谁也看不出他是警察,还是个刑警,那形象就是个进城卖山货的农民。

    “我姓金,你们叫我老金就行。”他说话带着特殊的口音,联想到他的姓氏和长相,不难猜出他是个朝族人。

    老金把他们带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五菱面包车,车上烟味很重,似乎还萦绕着淡淡的烟雾。

    驾驶位上坐着个女人,差不多三十出头的模样。老金介绍说她是二道沟分局的,叫崔英花,是分局唯一一位女刑警。

    双方打过招呼,老金开始说,二道沟北侧环山,南侧与林场接壤,离得不远,还有个水库。朴顺爱和尚凡平租住的地方在前面的那片住宅区里。

    说是住宅区,其实不过十来幢楼,开放式,是十几年前,县城改造盖给动迁户的。

    “看见没,就临街那幢楼,三楼,带花架的那个,是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南北户型。我们另外还有一组人在那头。”

    老金指了指楼角的方向,又接着说道:“昨天尚凡平走后,那女人一直在家,晚上房间的灯亮到十一点多才关。凌晨三点二十亮了几分钟,估计是起夜。今天上午她去了趟街里,买了几球毛线,当时她还拿着自己带去的一团对比颜色,想是织毛衣线不够了去配线。之后又在市场买了袋醋和辣椒酱,十二点不到回了家,再没出来。”

    陆无川听完点了点头:“我们那边也都安排好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可以收网。今晚还得辛苦辛苦,把人盯住了。”

    老金拍了他胳膊一下,嗔道:“说辛苦就见外了,我跟你说兄弟,十年前我去过你们莲城。当时是追个走私团伙的头目,还是你们的人帮着逮着的。”

    他这一把手伸出来,端末看到他左手背靠近虎口的位置上有一块疤,便问道:“您这是执行任务时受的伤?”

    老金微怔了怔,另一只手抚上伤疤:“也是抓走私,那伙人有枪,被流弹崩着了。”说着,他又把手抄回袖筒里。

    这时候一直坐在前面没作声的崔英花突然悠悠说道:“咱们这儿离边境近,走私的多。这些年打击力度不断加大,还好些。以前,那些人可猖獗了。大到汽车、黄金玉石、象牙,小到烟酒糖茶、生活用品,就没有他们不倒腾的。遇到小来小去的还好,大团伙那真是荷枪实弹。”

    她的语速不快,却透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味道。

    老金轻咳了一声:“都怪我,不该提这些。英花,你别往心里去。”

    他说着,掏出包烟:“兄弟,来一根。”

    陆无川摆了摆手:“谢谢,我不会吸烟。”

    端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吸就不吸,这怎么又说不会了?之前为了拿到刘超的dna样本,还跟着一起吞云吐雾呢,看样子不象不会呀。

    “干咱们这行的,没几个不抽烟,难得啊。”老金先是从烟盒里抽出一支叼在嘴上,又递给崔英花一支。

    崔英花没接,说道:“别把丫头呛着了。”

    老金嘿嘿一笑,把烟又塞了回去:“不好意思啊,我们都习惯了,隔会儿就想抽一根。”

    端末连忙说:“你们随意,我无所谓的。”心想,难怪车上烟味这么重,原来这二位都是老烟枪。

    崔英花微侧了头,说道:“老金,他们俩一路往这边赶,估计还没吃饭,街里饭店多,你带他们去,我在这盯着。”

    “我们在车上吃过了。”陆无川说道。

    崔英花从车内后视镜瞟了他一眼:“那就先去休息,你们地面不熟,到时候再过来就行。”

    听这话茬明显是在赶人,端末有些不服气:“还没看着人呢,等她出来先确认一下再说。”

    “我对照过照片,错不了。除非,你们发过来的照片不是她。”崔英花眉头蹙着,又嘀咕了一句,“不过是个女人,用不着都在这儿耗着。再说了,人多目标大。”

    这话貌似有道理,但听着却让人别扭。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老金赶紧出来打圆场:“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肯定累了。先歇歇,回头需要你们的时候再过来。”

    留下来也是尴尬,两人只好跟老金一起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