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四十六章 速度与激情

第四十六章 速度与激情

    陆无川看了看腕表,十一点四十五分。以前办案熬通宵也是经常的事儿,这个时间对他还说根本就不算晚。但考虑到端末……他还是点了点头:“那剩下的你们抓紧时间落实,辛苦了。”

    端末想说自己不累,手头上还有点儿资料没有打完,听陆无川这么说,把话又咽了回去。

    这一点儿小动作落到严一帅的眼里,他贼兮兮地笑了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你要是真过意不去,等结了案给我们放几天假。”

    “行,到时候我跟谢局申请一下。”陆无川爽快地答道。

    临出门的时候,蒋沐阳不无担心地叫住端末:“小学妹,你记得穿最厚的衣服,千万别冻坏了。”

    看得出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端末点头应下,让他放心。

    从办公楼里出来到了停车场,陆无川没让端末开车,而是直接坐上了驾驶位:“先陪我回家换衣服,然后去莲北新城,今晚我住林飞那,明早让他送我们。”

    陆无川的家离市公安局不远,大概十多分钟就到了。

    等到了地方,看见园区大门前那璀璨的四个大字,端末才知道,陆无川居然住在——莲香雅苑。

    在莲城,恐怕没有人不知道莲香雅苑。这里是城市中心屈指可数的高档园区,以环境优美,配套设施完善,全方位管家式物业服务而著称。当然,在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这样的园区,房价更是超一流。

    车子开进了地下车库,端末想在车里等着,毕竟这么晚去人家里,不太妥当。

    陆无川却说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安全,并做出她不上去,他就在这里不走了的架势。无奈,端末只好跟他一起下了车。

    电梯一路上行,停在了二十五楼。陆无川按了指纹锁开门,随手开了灯,端末差点惊掉了下巴。

    目光所及面积已是不小,更何况那墙边还有个楼梯,这上下两层加在一起,恐怕二百平米也不止吧?

    “你那是什么表情?”陆无川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粉红色的毛绒拖鞋放到她脚边。

    端末边换鞋边问:“陆哥,你一个人住?”

    “对呀,你不是知道我家不在莲城嘛。”陆无川也换了鞋,指了指客厅里的沙发,“进去坐。”

    端末还处在实习阶段,并不知道正式的警务人员工资待遇怎么样,也从来没打听过。但无论如何,肯定也买不了这么大的房子呀!更何况是这种地段。这个人,不会是**了吧?当然,这些只是她的心理活动,她可不敢直接把话问出来。

    陆无川进了厨房,不大一会儿拿了瓶矿泉水出来:“我家除了啤酒,现成的就只有这个和牛奶,牛奶要现热,凑合喝它吧。下次有时间,煮咖啡或者泡茶给你喝。”

    “谢谢。”端末接过来,坐到沙发上,“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

    “那行,你先坐会儿,我很快就好。”

    陆无川上了楼,端末把矿泉水放到了茶几上,抬头环顾四周。

    客厅的装修风格有些特别,实木真皮沙发,充满异域风情的地毯,清一色的深木色复古家俱,还有高扬着铜喇叭的留声机。

    怎么说呢,如果此刻一位身穿高叉旗袍,烫着波浪头的民国时期美女站在这里,一点儿都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陆无川会喜欢这种调调,着实让人意外。

    端末倒是挺适应这样的风格,有点象东山镇的老宅,哪怕只是一个小摆设,都充满了时代感。

    只不过,这个客厅里除了必要的家具之外,装饰物很少,到处都纤尘不染,干净是干净,就是显得过于空旷,缺少了点人气。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陆无川从楼上下来,换了件浅驼色高领毛衣,深蓝色牛仔裤,提个小号运动背包和一件黑色羽绒服。

    “走吧。”他背上背包,羽绒服没穿,挽在胳膊上。

    “外面冷,你还是把衣服穿好再出去吧。”端末边换鞋边说道。

    “你当谁都象你似的,把自己裹成熊一样。”陆无川嘴上说着,却还是把羽绒服穿上,只是敞着怀,没系拉链。

    好心好意的,却换来他的揶揄,端末懒得理他,直接丢了个白眼。

    夜色已浓,路上连车都很少,更别说行人,几条街也遇不到一个。陆无川把车开得飞快,端末说了几次他也不听,平常就算不堵车也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硬是二十分钟就到了。

    刚刚体验了速度与激情的端末下了车,长长吁了一口气:“你这是严重超速,都可以吊销驾照啦!”

    “没事儿,真到那个时候,我就说车是你开的。”陆无川毫不在意地说道。

    端末冷哼一声:“你当交管处都是傻的,不会看监控呀!”

    “这倒是个问题。”陆无川若有所思,“诶,你说我找找交管处的同学,会不会帮我把监控给销了?最近一直是你开我的车,这事儿好多人都可以作证,任你怎么狡辩也没用。”

    端末气得直咬牙:“陆无川,你不觉得自己太无耻了吗?”还找人把监控销了,有那本事,干嘛不直接把超速记录销了。

    “别咬了,再咬,牙掉光了,可真就变成无齿了。”

    见端末瞪着自己,陆无川食指比在唇间,故作神秘地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刚才走过的这些路,目前还没有测速设备。”

    “没有怎么啦?没有就能随便开?你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好,下次注意。”陆无川话锋一转,“回家赶紧睡觉,明天把最厚的衣服穿上,吉山是真的很冷。”

    被他这么一叮嘱,端末的怒火顿时消退不少,应声道:“哦,知道了。”

    “明早四点五十出发,用不用我早上打电话叫醒你?”

    “不用,我定闹钟。”

    “别做早餐了,多睡会儿。到火车站,我请你。”

    端末奇怪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体贴了?这还是那个毒舌男吗?

    想要问他是不是脑壳坏掉了,电梯已经停在了十五楼,陆无川按着开门键,说道:“还不下去,难道今晚想睡在电梯里吗?”

    呃……这才是陆无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