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四十五章 同时进行抓捕

第四十五章 同时进行抓捕

    从那以后,端末跟所有人都保持了距离,以至于现在,对于她来说关系再近也只能算是熟人,称不上朋友。

    突然的沉默让陆无川感觉到了异样,侧着头看她:“怎么不说话了?”

    “这不是开车呢嘛,得专心驾驶呀。”端末随口扯了个连她自己都不信的理由。

    街道上的霓虹透过车窗映在她的脸上,尽管微扬着唇角以作掩饰,却还是透出些许寂寥之色。

    陆无川眸色微沉,他看出小丫头的情绪低落,想要安慰几句,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眼看着市公安局也快到了,他觉得这不是一个谈话的好时机,干脆选择了闭嘴。反正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想知道什么,以后找机会再问就是了。

    严一帅和蒋沐阳家离局里都不算太远,等端末跟着陆无川进办公室时,他们俩早就到了,一个在打电话,另一个紧盯着电脑看资料。

    听到开门声,电脑前的蒋沐阳转头看了一眼,起身走过来,压低声音说:“吉山那边的电话,不知道是不是有新进展。”

    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严一帅,就听他嗯了几声之后说:“我们这边做好方案,马上通知你们。还得麻烦兄弟们辛苦辛苦,把人盯紧喽。”

    接着他又说了两句感谢话,这才挂了电脑,本来不大的小眯缝眼带着亮光说道:“吉山的兄弟还真办事儿,发现那两个人之后就没闲着,从邻居那打听着他们有辆黑色的东风车,挂的当地车牌,这一查,车牌居然是假的。”

    尚凡平有辆深红东风风行,还曾经不止一次在朴顺爱家附近出现过。他们两人失踪后,那辆车也不见了。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为了隐藏行踪将车改色,又换了吉山当地的假车牌。

    “前风挡下面不是有车架号嘛,看一眼不就知道喽。”蒋沐阳的语气里透着兴奋。

    “你以为就你知道呀,”严一帅翻了个白眼,“那辆车前风挡放了个电话号码牌,正好把车架号给挡上了。现在想看,除了用钥匙,就是撬车,你觉得哪条可行?吉山来电话,就是问我们,是直接把那个女人控制了,还是先按兵不动。”

    “直接控制呗。”蒋沐阳说道,“刚才我把吉山发过来的照片放大仔细看过,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两个人就是尚凡平和朴顺爱。”

    “他们俩现在没在一起,万一另一个闻风而逃了怎么办?”端末问道。

    陆无川把刚脱下来的外套挂到衣架上,示意大家坐下,这才说:“端末的担心不无道理,尚凡平随时都有可能跟朴顺爱联系,如果被他发现异样,人在路上,逃跑的机率较大。”

    严一帅立即表示同意:“最好是双管齐下,两边同时进行抓捕。朴顺爱那边还好说,尚凡平可不好掌控啊。”

    陆无川点了点头:“来的路上我和端末分析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尚凡平有可能是想从通平转车回莲城。坐火车到吉山,就算是普快也会比他到莲城早至少半天时间,正好可以同时收网。”

    “我看这个法子可行,反正到时候咱们也得去把朴顺爱带回来,不如现在直接过去。”严一帅拍了拍蒋沐,说道,“跟勤务那边借个女警,跟咱俩跑一趟。”

    “等等!”蒋沐阳还未来得及起身,便被端末拦住,“还是我去吧,方便些。”

    吉山当地没有机场,从莲城过去,坐火车有两种方案,一是直达的绿皮车,要十个小时,二是高铁再转绿皮车,那也要七个小时左右。朴顺爱是个女人,肯定要有女警在场,跟勤务借人,肯定没有自己人方便。

    “拉倒吧,”蒋沐阳说道,“吉山现在最低气温都将近零下四十度了,你一个小姑娘,万一冻坏了咋整!”

    端末噗嗤一声笑了:“吉山市那么多小姑娘都好好的,怎么我就得冻坏了。放心,我体质好得很,这几年连感冒都没得过。别说是吉山,就算去北极也没问题。”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生病的事儿不能叨咕,叨咕什么来什么,赶紧呸两口,去去晦气!”蒋沐阳煞有其事地说道。

    严一帅不屑地嘁了一声:“你小子怎么跟个老太太似的,跟谁学的。”

    “你还别说,这话还真是从我奶奶那听来的。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蒋沐阳显然不想放过端末,朝她扬了扬下巴,“小学妹,赶紧的!”

    尽管端末不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对于他的关心还是觉得很温暖,扭头朝地面呸了两下。

    “行了,说正事儿。”陆无川手指敲了敲桌面,“吉山,我和端末去,尚凡平就交给大帅和沐阳。”

    “我也不用去了?”严一帅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最近都是他与吉山警方进行沟通,本以为势必会有一趟吉山之行的。

    陆无川并未多做解释,只是嗯了一声,拿出身份证丢给端末,让她订票,他和另外两人开始研究如何进行抓捕。

    端末在订票软件上查询了一番,最快的线路是明早五点四十分由莲城开往林春市的高铁,再从林春到吉山,加上中途转乘的时间,全程一共七个小时二十三分钟。征求陆无川的同意后,下单订了票。

    两个多小时之后,抓捕方案终于制定完毕,其中包括了他们能想到的一切细节。

    陆无川把方案发给主管刑侦的谢副局长,很快谢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叮嘱大家要随机应变,注意安全。

    尚凡平和朴顺爱虽然牵扯命案,但和那些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毕竟不同,这次抓捕行动的危险系数并不算高。陆无川和严一帅都有一定的刑侦经验,有他们带着,想必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接下来,要联系其他城市的警方,请他们予以协助。局里这边也要安排人手,做好准备工作。

    一番忙碌之后,严一帅抻了个懒腰,无意间瞟到墙上的挂钟,低呼一声:“靠,都这么晚了。无川,你跟小端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起早赶火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