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四十四章 守株待兔

第四十四章 守株待兔

    陆无川食指的关节在桌上轻磕了两下:“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食不言寝不语都忘了?吃还堵不上嘴。”

    燕林飞翻了个白眼想要反驳,客厅里突然响起了一段童音:起床了,七点了,刷牙,洗脸,吃饭,准备上学,老师说,上学不可以迟到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们都是好榜样……

    端末歉意一笑:“你们先吃,我去接个电话。”

    “这铃声还真是积极……”后面“向上”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燕林飞就闭上了嘴巴,因为他好像听到端末叫了声什么哥哥。

    来电话的是许怀峥,自从上次见过一面,两人没再联系。说实话,若不是接到这通电话,端末都要忘了这个人也来了莲城。

    许怀峥说他这段时间一直没在莲城,所以才没跟端末联系,问她最近怎么样,工作忙不忙。

    端末当然说自己挺好的,虽然忙碌,却很充实。

    寒喧之后,两人倒也没再多说,许怀峥叮嘱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重新坐回到餐桌边,燕林飞问道:“你还有哥哥?”

    “没有呀。”端末突然意识到他指的是她跟许怀峥的对话,于是又说,“刚才是我小时候的邻居。”

    燕林飞挑了挑眉:“刚才听你叫什么峥哥哥,还以为是你亲哥,原来是青梅竹马呀!”

    “你是不是言情剧看多了。”端末轻笑,“他叫许怀峥,我从小就叫他怀峥哥哥。”

    “这位许先生也在莲城?”

    “他之前一直在南方,最近来到莲城发展的。”

    “做什么的?”

    许怀峥的家世比较复杂,没有必要跟外人说那么多。况且端末与他多年没有联系,对他的情况并不了解,于是说道:“他十几岁就离开了东山镇,我们也是前些天才又见到,我只知道他在公司里做事,具体做什么,还真不太清楚。”

    燕林飞抬眼看了看对面一直默不作声的陆无川,心念一转,突然打住了继续问问的念头。人家就是警察,查个人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自己一个外地人何苦这么操心。

    他这一止住话头,屋里总算是静了下来,然而安静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被另一阵铃声打破。

    这次是陆无川的手机响了,他放下筷子接通了电话,随即面色一正,起身说道:“我和端末这就回局里,你通知沐阳,让他也赶紧过去。”

    端末一听这话,就知道肯定是有紧急情况,也不多问,站起身就去拿双肩包。

    见燕林飞手里的筷子举在半空,上面还夹着咬了一半的小黄瓜。呆愣愣地看着他俩,陆无川说:“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回家。”

    正在门口换鞋的端末说:“你慢慢吃吧,走的时候把门带上。”

    陆无川看了她一眼,随即丢下一句:“吃完把桌子收拾干净,碗都洗了。”

    等燕林飞反应过来,两个人都已经走了,他把剩下的半个小黄瓜塞进嘴里使劲嚼着,嘀咕道:“靠,要洗这么多碗,早知道还不如回家叫外卖呢。”

    黑色越野车疾驰出莲北新城,端末才开口问发生了什么事。

    陆无川说电话是严一帅打来的,吉山那边传来消息,在下属的一个县城发现了一男一女,貌似尚凡平和朴顺爱。

    “貌似是什么意思?”端末不解地问道。

    坐在副驾驶上的陆无川说:“吉山警方怕打草惊蛇,没有冒然行动,只通过中介看到那两个人租房用的身份证复印件,照片看着象尚凡平,名字却不是,所以暂时无法确定他们的身份。”

    端末了然地点了点头:“假身份证,就更能说明这两个人嫌疑很大。那我们该怎么办?过去抓人吗?”

    “不用那么麻烦。”陆无川说道,“本来吉山警方是想进一步调查后再给我们反馈,就在傍晚,那个男人上了开往通平的长途汽车。”

    端末思索片刻,突然说道:“守株待兔?”

    “哦?说说。”陆无川明显是要听听她的思路。

    “火车站的安检系统比较严,假身份证很容易被识破。吉山到莲城没有直达的长途汽车,通平虽然比吉山远,却有直达车,而且中途停靠站不多。他这个时候往通平去,很有可能是要赶明早的车,不出意外的话,后天上午就能到达莲城。”

    端末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之前技术科追踪到尚凡平是在吉山一带往家里打的电话,她查阅了吉山的相关资料,其中就包括吉山到莲城的交通线路。

    “有这种可能。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一会儿到了局里还是要发几份协查通报,请沿途警方予以配合。”

    陆无川的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许,只可惜端末正目视前方,并没有看到,否则她肯定会小小地得意一下。

    两人就案子的事情又讨论了几句,陆无川转换了话题:“你就这么把家交给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还真放心。”

    端末不以为然地反问:“如果换作在你家,你出门前会赶他走吗?”

    “当然不会。”

    “我虽然跟他不熟,但他是你的朋友,我信任你,所以没什么不放心的。”

    听她说信任自己,陆无川的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些许:“林飞从小就大大咧咧的,长大了也没改,但人品不错,可以信赖。”

    “你们从小就认识?”

    “我们两家是世交。”

    “哦,那可真不容易。”端末心中感慨,从小就认识,到现在还能和这个人做朋友,燕林飞的心理得多强大呀。

    陆无川自然不知道她心里的吐槽,淡淡地说道:“小时候几乎是形影不离,后来长大了,有出国的,有去外地的,这才分开。不过,我们始终保持着联系,每年都会抽出时间聚一聚。”

    “不止你们俩,还有别人?”端末倍感惊讶,没想到还有跟燕林飞一样心理强大的人。

    “那当然了,”陆无川奇怪地瞟了她一眼,“难道你从小到大就只有一个朋友?”

    无心的一句话却让端末心里微酸,曾经被她视作闺蜜,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她家出事的时候,不站出来维护她也就罢了,还跟别人一起在背后议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