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四十一章 包饺子

第四十一章 包饺子

    蒋沐阳吹了声口哨,想到了什么,又说:“陆哥,小学妹,你们回家也都是自己一个人,要不都去我家吧。”

    端末笑了笑,婉言拒绝。她又不认识他的家人,冒然跟他回家算怎么回事。

    “算了,我还是不打扰你们家人团圆了。”陆无川也摆了摆手拒绝。

    “我舅舅也会去。”蒋沐阳又说。

    陆无川轻哼了一声:“那我就更不去了。”

    严一帅哈哈大笑着拍了拍蒋沐阳的肩膀:“你慢慢游说吧,我先走了。”

    “别的呀,我还得搭你的车呢。”蒋沐阳连忙抓起棉衣往身上套。

    “臭小子,一天到晚占我便宜。”

    “我前天还帮你加油了呢,到底谁点了谁的便宜!”

    两人连说带闹往外走,办公室里终于安静下来。

    端末收拾好东西,正准备跟陆无川打声招呼下班,就见他把档案柜关好,把车钥匙丢进她手里:“走吧。”

    见她站着没动,又说道:“愣着干嘛,走啊!”

    吖?这是几个意思?

    “去……哪儿呀?”

    “冬至不是该是吃饺子么,去你家包饺子。”

    “诶?你要去我家包饺子?”

    “是你包,我吃。”陆无川说得理所应当,“别跟我说你不会,馄饨能包,饺子自然不在话下。”

    刚想好的理由还没说出口,就被他给挡了回去,端末瘪了瘪嘴。

    好吧,刚才听严一帅他们说话的时候,她就琢磨着趁今天下班早,回家包三鲜馅饺子。反正自己也是一个人,就当搭个伴儿吧。

    还没到晚高峰,路上的车并不算多,趁着等信号的时候,端末问:“一会儿我去买菜,三鲜馅行吗?”

    陆无川靠在座椅上,狭长的眸子半眯着:“可以。”

    离莲北新城两公里的地方有一个菜市场,端末在路边找了个空位把车停好,身边的男人似乎睡着了。夕阳最后一抹余辉从车窗照进来,映在他的脸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了许多。

    狭长的眼眸微翕,鼻梁直挺,薄唇轻抿着,凭心而论,这个男人长得还真是挺赏心悦目的。难怪走在办公楼里,常会有大姑娘小媳妇偷瞄他,就连食堂的小妹每次打饭都会给他多盛几勺。

    但是端末清楚,高冷禁欲只是男人的表象,只要他想,一开口就能把人气得轻则翻白眼,重则直接仰倒。

    她的目光正在男人脸上勾勒,那对浓密的睫毛突然轻微颤动了两下,眼眸倏然睁开:“看够了没有?”

    “呃……不是,”偷看被抓包,让端末瞬间感到有些窘迫,“到……到菜市场了。”

    看到小丫头那略显慌乱却故作镇静的神情,陆无川突然有一种想要逗弄她的冲动,他微侧过身,唇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为什么盯着我看?”

    “谁……谁看……看你了,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想看就大大方方地看,不用不好意思。”

    “都说不是了,你还有完没完!”

    端末没好气地熄火、拔钥匙、开车门,下车的一瞬间身体却被禁锢住……麻蛋!居然忘了解安全带!

    陆无川心里觉得好笑,伸手按了安全带的卡扣:“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黑色冲锋衣、藏蓝牛仔裤、黑色马丁靴,看似平常随意的衣着,但浑身上下的气质,怎么看和菜市场都极其的不搭,跟他一起走进摆放着各色蔬菜瓜果的大厅,还真是让人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顺着排列有序的摊位往里走,顺便打听了一下菜价,端末最终选定一家挑了几样青菜。摊主刚过完秤,她还没来得及付钱,陆无川已经扫了摊位前挂着的二维码。

    “还是我来吧。”上次买过不少东西,端末不想再让他付钱。

    “已经付好了。”若无其事地把手机放回口袋,陆无川还把菜接过去,提在手里说道,“走,买虾去。”

    接下来也是同样,都是这边摊主刚算完账,那边他就把钱付了,东西也都是他拿着。

    端末紧走了两步,与他并排:“你有伤,还是我来拎吧。”

    “这点儿东西不要紧。”陆无川避开她的手。

    见他态度坚决,端末没再坚持,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刚才的花费,直接转了一半的钱过去。

    陆无川腾不出手来,直到上车才拿出手机,看到转账信息,不由蹙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买菜的钱,咱俩平摊。”端末启动了车子。

    陆无川面色不虞:“非要算得这么清?”

    “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我也不能总占你便宜呀。”

    按照常理,此时他应该说你再这样,以后我不去你家吃饭了。

    可端末听到的却是:“我去你家吃饭,买菜是应该的。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我多去几次好了。”

    唉……这本来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别指望他能象正常人一样。

    也不是端末小气,吃顿饭没什么,况且人家还买了菜,她只是受不了陆无川那让人琢磨不透的脾气,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

    菜市场离莲北新城不远,很快就到了。停好车子,刚走到楼下,还没来得及开门,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道声音:“无川,无川,无川!”

    陆无川黑着脸回过头去:“你是复读机么?我耳朵又没聋,用不着叫那么多声!”

    “我这不是看见你太激动了嘛!”燕林飞几步跑了过来,招了招手,“嗨!警花小姐姐,又见面了。”

    最近两人在楼下或电梯里碰到过几次,他每次都会热情地打招呼。

    端末颔首:“你好,又去哪儿拍照了?”

    “珍珠湖,那里的景色很美,我拍了不少满意的照片。”燕林飞很是得意,看到陆无川手里的一堆袋子,问“都买什么了,我午饭还没吃,正饿着呢。”

    “鲜虾、肉馅,还有韭菜,你吃哪样?”陆无川极不耐烦。

    “靠!怎么都是生的?”燕林飞摆出了一张生无可恋的模样,“你这是打算闹哪样?”

    端末开了单元门,说道:“包饺子,今儿个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