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四十章 突然发飙

第四十章 突然发飙

    “有可比性吗?”陆无川无情的声音传来。

    “陆警官,我承认看到那些东西是有点儿恶心,可我没耽误工作,也没影响到别人。”

    小姑娘眼圈微红,却倔犟地昂着头,一副不服输的样子。

    陆无川的心头划过一丝异样,还未来得及再次开口,就听曾维雅说道:“无川,你就少说几句吧,别总是要求那么高。”

    说完扯了扯端末的胳膊:“小末,别往心里去。他那个人就那样儿,回头我替你好好说说他。”

    陆无川顿下脚步,看着两人的背景,抿了抿唇,眉头轻轻蹙起。

    严一帅撞了他肩头一下,低声道:“维雅说得对,你就是要求太高。不过是个刚二十出头的小丫头,就算是对着那些玩意儿犯恶心,也还是该干啥干啥,你就别纠着不放了。”

    “我没有。”陆无川生气,是因为那种场合根本不需要端末做什么,钟凯一声招唤她就往前凑,明明对那些尸块感到害怕,却还强撑到最后。

    往回走的时候,他本来是想关心一下小姑娘,怎么就话赶话搞成了现在这样呢?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烦闷。

    “小末,你是莲城人吗?”曾维雅边走边问。

    “不是,”端末摇了摇头,“我老家是东山镇的。”

    “鹿港那个东山镇?”

    “是啊,一个小镇,难得维雅姐知道。”

    “我去过,挺美的一个地方,尤其是东山上的古庙群,很有特色。”

    “嗯,东山的庙始建于唐代,集佛道儒三教合一。东河镇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旅游开发,除了每年农历四月十八的庙会,其他时间游客并不多。”

    虽说那里有些并不美好的记忆,但并不防碍端末对家乡的热爱。

    曾维雅挽着她的胳膊紧了紧:“都说东山镇人杰地灵出美女,以前我还不以为然,现在看到小末,倒是信了。”

    端末被她说得脸颊一红:“维雅姐说笑了,我哪算什么美女。”

    “你就别谦虚了……”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走出了荒地。

    端末从兜里掏出黑色越野车的车钥匙,被曾维雅一把拿过去,回头扔给严一帅说:“大帅,小末不舒服,你来开车。”

    近年来独立生活的端末对于这种细致的照顾有些不适应,抿着唇,不好意思地说:“维雅姐,我没事儿。”

    曾维雅开了后车门,推她上车,自己也跟着坐进去,说道:“让你歇着就好好歇着,来的时候不就是你开的车嘛,回去也该换换班了。”

    蒋沐阳见曾维雅上了黑色越野车,很有眼色地没跟过来,直接去别的车上坐了。

    端末坐在后座,即便有椅背挡着,看不见前面副驾驶上的人,却还是能感觉到一阵阵的低气压。

    真搞不明白,前面那个人到底是搭错了哪根筋。毒舌也就罢了,现在还添了阴晴不定,难以揣摩的毛病。也没惹他,就突然发飙,难道是更年期提前了?

    路上,曾维雅给她讲如何克服心理障碍。

    说实话,端末的心理并没有那么脆弱,不适感是有,但并不强烈。但碍于人家的好意,她也就一直虚心地听着,间或点头表示受教。

    刚一进到市区,陆无川突然让严一帅停车。自己下去到路边的饮品店买了两杯热奶茶,上车递给做在后面的两个人。

    严一帅重新启动了车子,问:“无川,怎么只买两杯?”

    陆无川目视前方说:“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严一帅余光瞟了他一眼,颇为不满:“你不喜欢没关系,我喜欢呀!尤其是香芋味的。”

    “奶茶,还是香芋味的,啧啧……你还能不能行。”陆无川咂了咂舌,满脸嫌弃。

    严一帅瞪了瞪眼:“行不行跟奶茶有什么关系!”

    端末把捧在手里的奶茶往前递了递:“严哥,我这杯还没喝,给你吧。”

    “还是小端知道疼人……”没等严一帅说完,陆无川冷声道:“开车喝东西影响驾驶,不知道么?!”

    ……呃,又被斥责了,端末讪讪地吐了下舌头,重新缩回后座。

    曾维雅嗔道:“无川,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接着把手搭在端末的膝盖上拍了拍,安慰道:“闹着玩儿呢,别理他们。”

    “话说,我认识无川时间不短,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细心,看来还是维雅的面子大呀。”严一帅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后视镜。

    见陆无川并没有反驳,笑意在曾维雅的脸上荡开,她抿了抿唇:“无川是比以前会照顾人了。”

    端末把吸管插到杯子里,吸了一口。这借着别人的光喝到的焦糖奶茶,味道似乎没有平素里那般醇香。也不知道是这家甜品店的原料不好,还是店员的手艺太差。

    ……

    刘越抛尸选择的都是他认为比较安全的几个荒凉之处,正因为他觉得这几个地方不会有人来,所以抛尸的时候也没有固定的位置,而是随意为之。

    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在不同的位置起出尸块,致使于整个寻尸任务耗费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直到冬至这天才终于得以结束。

    虽然尸块的数量明显与失踪人数不相符,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能先验尸,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才能决定下一步的工作。

    将最后寻得的尸块送到法医处,回到办公室,严一帅扯了几张面巾纸使劲擤了擤鼻涕,囔着鼻子说:“无川,能不能早点儿下班?”

    “有事儿?”陆无川整理着桌上的资料问。

    “这不是冬至嘛,我妈叫我回家吃饺子。”严一帅说道,“再说,这也不算早,天都要黑了。”

    “是呀,陆哥。”蒋沐阳跟着附和,“咱们都忙活这么多天了,今儿个就早走一会儿呗。我都好长时间没回家吃饭了。”

    陆无川看了看时间,四点二十五分,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而已。这些天加班加点,大家确实都挺累的,况且目前没有什么急需完成的工作,一切都要等检验报告出来再继续进行。

    于是,他合上手里的文件夹,说:“行,今天都早点儿回去休息,明天按时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