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追凶 > 第三十九章 寻尸

第三十九章 寻尸

    法医处除了钟凯和曾维雅,还来了六个法医辅警。他们平时的工作就是协助法医进行解剖和运送尸体,此次他们做为这次寻尸的主力,负责在前面开路。

    后面跟着技术科的人,还有勤务指挥部派来的外勤,再加上陆无川他们四个,一行二三十号人浩浩荡荡进入了荒地深处。

    要在面积不小的一片荒地之中寻找一口小小的枯井,虽比不上大海捞针,难度却也不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冻雪被挖开了好几处,却还是不见其踪影。

    天寒地冻,又是在荒郊野地这种没遮没挡的地方,寒风一个劲地往脖领子里灌,任是身强力壮的男人也会觉不适。

    钟凯拢了拢大衣的领子,没好气地白了刘越一眼:“到底是不是在这儿呀?”

    刘越缩着脖子,近日来的颓废更甚了几分。他吸了吸鼻子,试探着问:“能先给支烟吗?”

    尽管心生不满,钟凯还是跟一个辅警要了支烟,塞进刘越嘴里,点燃后把打火机扔还回去,说道:“赶紧好好想想那周围还有什么特征,总在这地方待着,对谁都没有好处。”

    陆无川看了一眼刘越,沉声说道:“休息十分钟。”

    “是,是。”刘越紧忙应着,然后就使劲吸着嘴里的烟。

    一转头,陆无川就看到端末从背包里拿出一只保温壶,弹出吸管轻轻吸着。

    她戴了一双淡粉色毛绒手套,双手捧着保温壶,一小口一小口啄着吸管。

    可能是热水进肚感到舒服,晶亮的眼睛还不时眯一眯,那模样就象捧着松果大快朵颐的小松鼠。

    一只戴着精致鹿皮手套的手递过一块细条巧克力,挡住了陆无川的视线:“补充补充热量。”

    “我不冷,谢谢。”

    毫无温度的话语让拿着巧克力的手停在半空,温婉关切的微笑在曾维雅的脸上短暂地一僵,随即恢复了正常。

    钟凯一把抽走了那块巧克力,剥开包装塞进嘴里:“嗯,黑巧克力,我喜欢。还有没?再来两块。”

    “你也不怕吃多了牙痛。”曾维雅嗔笑着,从背包里拿出个袋子,把巧克力分发给大家。

    轮到端末时,她说:“谢谢曾法医。”

    “别总那么见外,叫我名字或维雅姐都行。”

    曾维雅说着,又多塞了两块在她兜里:“一会儿饿了吃。”

    “谢谢曾……维雅姐。”端末弯了弯眼睛。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不仅长得漂亮,还很有亲和力。同来的人当中,有以前就认识她的,从他们之间的相处就能看出,她很受欢迎。

    休息结束,按照刘越所指的方向,队伍继续向荒地内部推进,终于在积雪和荒草中找到了一口枯井。

    青砖堆砌的井口残缺不全,一眼望去满目苍凉。

    枯井的清理工作艰难却有序地进行着,积雪、冻土、荒草枯枝、甚至还有小动物的残骸,一一被清理出来。

    最终,总算找到了几个残破的黑色垃圾袋。

    曾维雅脱下鹿皮手套,换上了医用塑胶的,又拿出口罩戴上,小心翼翼地将垃圾袋打开。

    钟凯搓了搓手,挨着曾维雅蹲下,陆无川也跟了过去,却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只是旁观。

    其中一个垃圾袋被一点点展开来,黑红色不规则的大块小块,间或有类似脂肪的东西附着在上面。好在现在气温很低,并没有什么太难闻的气味传出来。

    “我靠,这都是什么玩意儿!”蒋沐阳低呼了一声,扯着端末往后退,“小学妹,别看!”

    “已经看到了。”端末神色如常。

    严一帅丢过来一个鄙视的眼神:“瞧你那点儿出息,还不如个小姑娘。”

    “我这不是怕把小学妹吓着嘛。”蒋沐阳呲了呲牙。

    钟凯扭过头,眼睛弯弯,招了招手:“小末,过来,这儿看得清楚。”

    过于亲昵的态度让端末微窘,碍于在场的人太多,又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只好凑了过去。

    小姑娘乖巧的模样让陆无川没由头地心头发燥,起身跟后面的法医辅警要了医用口罩塞到她的手里:“戴上。”

    完全命令式的语气,丝毫没有拒绝的余地,端末说了声谢谢,接过来戴好。

    曾维雅的目光在几人脸上快速扫视一圈,随即敛了眸,专注手头的工作。

    这些疑似冻肉的块状物体,都有不同程度的腐烂,严重的几乎看不出原有的形态。冻在一起,看着就恶心。

    但在场有三位经验丰富的法医,还是很快就得出了初步结论,第一个垃圾袋里是人体躯干,其他的袋子分别是腿骨、内脏,甚至还有一只缺了手指头的手掌。

    他们在这边检查垃圾袋,那边法医辅警再次下到井里,尽可能地将散落到井底的尸块收集上来。

    尽管戴着口罩,端末还是不自觉地摒住了呼吸。不是第一次看到尸体,但这种腐烂后又被冻硬的尸块却是头回见,一想到这些都是人身上的某个部位,感觉气温好像都变得更低了。

    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枯井的清理工作终于得以完成。之后,又按着刘越的回忆在另外两处也起出了尸块。

    一直忙活到下午三点多,这一片荒地的寻尸工作才算完成。

    钟凯带着法医辅警抬着尸块和技术科的人一起先走了,刘越被押着紧随其后。

    曾维雅等了一会儿,待陆无川等人过来,拍了拍端末的肩膀,关切地问:“不舒服?”

    “没有。”端末虽然脸色不是太好,却还是扯起唇角笑了笑。

    旁边的陆无川说道:“非要凑热闹,现在知道难受了吧。”

    “谁难受了,我好好的,什么事儿都没有!”端末扬了扬下巴。

    曾维雅挽着她的胳膊,说道:“刚开始都这样,以后接触多了自然就不怕了。”

    “维雅姐,我没怕,就是有点儿不太适应。”

    “小学妹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走在前面的蒋沐阳扭过头来,暗指着队伍前方,压低声音继续说道,“看着前面穿灰色羽绒服那位没?他是勤务指挥部的内勤,这次人手不够,被临时调过来帮忙。我看见他悄悄跑到一边去吐了。”